爱尚小说网 > 帝炎 > 第六章 宁死不屈的母亲

第六章 宁死不屈的母亲


  风族大厅内,宝座上的风傲天阴沉着双目,下面两个风族长老也是静坐着,神情却是在等待风傲天开口,终于,身穿白色长袍的长老问向他。 

  “已经是六年了,从把她救回,到她肚子的孽种都五岁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神兽的下落吗?”天绝山庄的唯一生还者,冷清泠是绝对知道神兽的下落!白袍长老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是说族长早已经知道,却不说出来想独霸神兽? 

  “白长老,我已经用尽了方法,可是就是套不出任何与神兽有关的线索,那个女人虽然没有灵力,头脑却精明之极!”风傲天悠悠说着,目光对着白长老怀疑的眼神,又是一怔,这老家伙竟然不相信他! 

  “傲天,你别怪我们两个老家伙多嘴,冷清泠已经是你枕头边上人,全族内室弟子都知道,你却连一个女人都控制不了,五年来连个神兽的下落都问不出!”一旁的黑袍长老按捺不住,目光幽深的看向风傲天。 

  风傲天脸面十分的不好看,平日两大长老对自己亦是恭敬有加,唯独神兽这件事情,两人隐藏的心机就差点,要当面直接曝露,现在还大声指责一族之长,看来,这样拖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只有得到神兽,才有可能赢过两个老家伙!想到这,风傲天目光一寒,狠绝的说道。 

  “现在把她隔绝在风族,苍月大陆上除了我们,其他三族都认为她已经死了,只要她还在我们手上,我们就还有机会!再不行,把她那两个孽种关到别处!看她还有心力能耗多久!” 

  这样一说,两双锐利的目光才渐渐缓和,白袍捋着胡须,眼色一亮。 

  “听香华说,冷清泠的两个孩子,是妖物?” 

  “您老,别听香华乱说,不就是两个刚出生的婴孩朝她笑了笑,她就疑神疑鬼!”已是不悦的傲天,提起他这个夫人就是头疼不已! 

  “嗯!好吧,傲天,我们风族能不能在苍月大陆稳固乃至更强盛,你一定要抓住机会,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撬开那女人的嘴!”白袍长老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因语气的激动而气血上涌,颧骨乏红。“等等,师兄,我觉得还是去看看那两个孽种,会比较稳当。” 

  “嗯,师弟说的也不无道理,傲天……”两个长老相互使着眼色,白袍认为黑袍的说法确实比较稳当,这些年,早已经让他等的有点不耐烦,碍于身份,族长的命令他们亦不能公然不放在眼里,不然早就将冷清泠抓来审问了! 

  “好!现在就去!”风傲天眼色一转,起身走向厅外,不带两个老家伙去,他们是不会死心!见风傲天答应,黑白长老当即跟在身后,一起朝废弃的大院走去。 

  “娘亲,你做的菜好香哦,云夕很喜欢吃!”两个孩子,叽吧叽吧欢快地吃着碗里的菜,清泠一脸幸福的笑着,两个孩子从来都不挑食,从没吃过一次像样的饭菜,虽然风傲天承诺照顾他们母子三人,可是他们的待遇连下人都不如,清泠看着两个清瘦的孩子心痛不已,眼睛又是一红,她也想带着孩子远走高飞,自小就体弱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修炼的材料,现在唯一能保护孩子的,就是神兽的秘密,因神兽而全族被灭,也因神兽而活下命来;此时,风族的忍耐坚持不了多久,他们从自己嘴里得不到任何线索,以风傲天的心机,迟早会拿两个孩子来威胁自己,当年的承诺早已随着时间淡化,那个小人怎么可能还会再顾忌这些,就算是杀人灭口,得不到任何好处,也是不会便宜任何人。 

  这时,院子大门外传来开锁声,该来的终于来了,五年了,整整被锁在这个荒废的院子五年,除了每月仆人从大门底下的窗口丢进来满是石子的大米,便再也没有任何人会特地从这里走过; 

  “娘亲,是有人来欺负我们了吗?”云夕一口扒光碗里剩下的饭,望着清泠问道,早放下碗筷的云霄冷冷的注视着院门外已经进来的三人,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吗?娘亲把握住三人唯一生存的筹码,因为时间的原因,让风族已是按捺不住,此刻,能做些什么才可以安全渡过,近在眉睫的危机! 

  “云夕乖,云霄你们千万别说话,知道吗?”清泠看着两个小人儿,叮嘱道。“娘亲……”外面走进的风傲天和两个黑白长老,看着干净的院子和绿嫩的蔬菜,一旁井口上厚厚的青苔和旁边光滑的一块形成鲜明的对比,必然这是长期有人打水,才会这么光滑。 

  “哼!看来她这几年过的倒很是逍遥!”进到屋内看着低头吃饭的清泠,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白袍长老脸色不悦的讽刺清泠。 

  “清泠,我来看你了。”风傲天盯着在吃饭的她,期望这次他不会像五年前一样,失望而归。 

  “看完,就请回吧,这里不是你们这种身份尊贵的人来的地方。”清泠放下碗筷,扫了一眼正在打量云夕、云霄的黑白长老,立刻下了逐客令。 

  “哼!岂有此理,好嚣张的女子,要不是我们风族救了你们母子三人,你们早就命上黄泉,还有命在这里吃喝六年吗?”白袍长老愤慨的说着,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是清泠不知好歹。 

  “做人必须知道感恩图报,饮水思源,我们救了你,你得把神兽的秘密告之我们,这样也算你还了我们的恩情!”一旁的黑袍语气故意加重,提到神兽两字,眼里满是精光。豁然站起的清泠,凌然地看着面前两个老奸巨猾的长老,清冷的眼眸看向风傲天,冷笑着。 

  “啊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们救我的时候,我有求你们救我吗?是你们自己要救!我冷清泠没有求你们!更别说我不知道神兽的秘密,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那个秘密已经随我爹娘的死去而烟消云散。”“好一张刁钻的利嘴!找打!”白袍长老气的吹胡子瞪眼,唤出灵兽‘白雕’,体态雄健的白雕挥舞着强健的翅膀,带着一股灵力朝清泠煽去。 

  没有任何还击能力清泠,被重重的煽倒在地上,几声重咳之下嘴角已有鲜血流出,却还是凌然的抬起头,她恨!恨自己为何没有修真的体质!落得如此田地!恨自己没能力保护两个孩子,恨自己以后再没有机会看着他们长大! 

  “哼哼,怎么样,要不要说?”白袍不屑的盯着地上的清泠,神情厌恶之极。 

  “清泠,你就说吧,命重要啊,你看你这样,你的孩子怎么办!”风傲天假惺惺的故作怜惜,去扶起地上的清泠。 

  “放开你的脏手!够了!不需要用这套。”清泠一把甩开风傲天,双手撑地爬了起来,毅然看着眼前这三张道貌岸然的五官,清冷的双目盯着他们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就别在这里废话!” 

  “冷清泠,我告诉你,你如果不说,哼哼,这一男一女,今天我就要他们死!”黑袍长老一把拉过,一直没有说话,却是满脸镇定的云夕、云霄,两手掐住稚嫩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清泠。 

  才五岁大的孩童,看着娘亲受罪,竟然脸上没丝毫的表情,冷静的过于异常,普通的孩子早就嚎啕大哭,这两个孽种不除,以后肯定是祸害!抱着这种心里,黑袍长老狡诈的干脆利用完他们,然后再送清泠全家三口一起上路。 

  “嘻嘻嘻嘻嘻,这个老伯伯是在和我们玩游戏吗?哈哈,真有趣。”云夕小手抓住黑袍长老粗糙的手,笑眯眯的喊着清泠; 

  她明白了,终于明白娘亲为何今天会说之前的那番话,原来,是要永别了,明显娘亲就是在激怒他们,让他们杀自己,以保全她和霄弟,心,真的好痛! 

  “呜呜呜呜呜,我要尿尿,我要尿尿。”云霄扭着小身子,夹着双腿,目光迷离,口水流淌,最后干脆就直接拉了出来,地面上一滩尿湿流淌着,突然没料到是这种情况的黑袍长老,骤然放开掐着他们脖子的手,哈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我当你生了什么妖物呢,哈哈哈,原来只是两个傻子!” 

  “如果,冷雄还在的话,知道他的掌上明珠,生了两个傻子外孙,哈哈哈哈,估计不用三族出手,也会乖乖的把神兽的秘密告诉我们,这样的后代,他冷雄还有什么资格在苍月大陆上有一席之地!”白袍兴奋的说着,白袍长老和风傲天也是忍俊不已,屋内是三个人放肆嘲笑;清泠泪光闪烁地看向两个和自己打着眼色的孩子,心中满是欣慰又满是心痛,满腔仇恨的眼神对着那狂笑的三人,迸发出嗜血的杀意,随即,又被掩盖下去。早就料到这一天的来到,两个孩子的聪明机灵和过早成熟的心智,让清泠坚信他们一定会走过所有的阴霾,为家族讨回公道,她不能成为他们以后的拖累,他们手臂上那两块图腾和爹爹说的印记一模一样,他们是上天注定会成为强者的孩子!清泠依依不舍的看着装傻中的云夕、云霄,苍白的脸庞留下一行清泪,两人扭着五官继续傻笑着,黝黑目光的焦点深深注视着清泠,傻笑的更是逼真。 

  在云夕、云霄的注视下,清冷猛然间朝旁边那只‘白雕’冲去,本能反应的白雕举起锋利的爪子抵挡,地面滴答着鲜血声,整个背部被利爪刺穿的身体,挂着半空,幽幽的目光费力的看向,云夕、云霄,虚弱的说道:“孩子,娘亲。对。不起,你们……”白雕抽出利爪,掉在地上的清泠已经气息全无。 

  “清泠,清泠,白长老她没气了……”风傲天停止大笑大声喊道,直到清冷冲向白雕时才反应过来的三人,没来及阻止,黑袍冷哼了一声,愤怒的目光盯向云夕、云霄,杀意泛起。 

  “岂有此理,就这样便宜她了,死的这么痛快,现在怎么办?神兽怎么办?”黑袍不甘心的大吼。 

  “哼,如果我的白雕是只神兽,今天她也就不会死了。”白袍目光不忿的扫向只是区区灵兽的白雕,大声的说道。 

  “师兄,干脆把这两个孽种,除掉算了,反正傻子留着也没有用!” 

  “慢着,白长老,反正是两个傻子,对我们也没什么威胁,就留他们一命,或许冷清泠和他们提过神兽的事,也说不定?何况我承诺过会照顾他们母子,现在,清泠已经死了,我在……杀了他们,会不会……”目光闪烁的白袍,细想下,亦认为也是有这个可能,先让他们活着,然后暗中派人盯住。 

  “嗯……让人来把尸体抬走,两个傻子就让他们暂时活着,我们走!” 

  风傲天看着地上曾经令他心动的清泠,绝美的脸庞,死了也是这么别有韵味,想起令他沉迷的夜晚,看着此刻已死的清泠,心里出现一丝不忍与憎恨,恨冷清泠对他冷漠,对他的无情,永远也不会忘记,五年前,产子两个月后的半夜,将冷清泠带进卧房,衣衫尽脱时,看见她,竟被棉线缝合的密密麻麻之时,脑海差点要窒息的时候!疯狂的将她赶出房门后,除了每月审问神兽下落,再也不敢碰触她的身体。 

  “叔叔,你买糖给我们吃,好不好啊,我们很乖的……”云夕跑过去,一把抱着风傲天的腿,傻笑着,这才把风傲天从思绪中拉回,厌恶的看着云夕和云霄,推开云夕的手,然后和两个长老,走了出去。 

  云夕和云霄,停止傻笑,默默的走向清泠的尸体,两双稚嫩的小手,抚摸着冷清泠的脸庞,云夕抱住清冷还有余温的尸身,小小的脑袋窝在清冷的颈脖间,泪水不住的流下;眼里面杀意腾腾的云霄,紧握住清冷的手和自己的放在一起,无论如何,他原本的世界是那么的不够完美,来到这里,一个用生命去维护自己的母亲,他绝不会允许她就这样白白死去!


  (https://www.23hh.com/book/102/102681/5346015.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