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帝炎 > 第二十七章 歼灭风族

第二十七章 歼灭风族


  “冷清泠的尸骨,在你们亲爹西门浩然手里,并不在风族!”白袍巧言说道,轻而易举把西门浩然扯了进来,双眸不时的打量云夕、云霄身后,并没有轩儿所说的跟在身后的神兽,轩儿,人呢?顾着思索的白袍,却不知一句‘亲爹’,听在隐忍没动手的云夕面前,简直是挑其逆鳞;云霄冷冷的一旁观看,老家伙简直是自找死路,死到临头还不忘他和夕姐身后的炎煌、冰森,什么都没有看到,应该失望的很吧!云霄后退着步子,让出足够的空间给云夕,看丫头眼底的怒意也该出手了!  

  果然,骤然间,全身金色火焰瞬间燃起,绯红的长发周身飞舞,双眸迸发的杀意倾泻而出,瞬移置白袍面前的一刹那,‘赤炎针’爆着红炎出现,没来得及反应的白袍,被云夕徒手抓住颈脖生生提起双脚离开地面,已达到分神中期的白袍竟被十五岁少女如此对待,顿时老脸泛红,周身灵力显现,唤出灵兽白雕。  

  云夕邪魅的双眸盯着白袍不呈移动半分,右手扬起‘赤炎针’,嘴角上扬,一道红色的火刃袭向白雕扑来的巨爪,鲜红的血液随着断掉的一双巨爪喷射四处,溅了白袍一脸,白袍身躯一阵颤抖,地面上失去双爪的白雕,扑哧着双翼挣扎,伤口处竟然出现金色的火星,‘扑哧’一声全身被火焰掩盖,白雕被烧的剩下灰烬。  

  “我娘,就是死在它的双爪之下,这就是它报应!”  

  云夕左手加紧力道提着白袍的颈脖,深深盯着白袍,白袍背脊发凉又是一阵颤抖,想用法力震开云夕,身躯却被完全控制,分神中期实力的他迅速冷静,心中暗叹,肉身不知被这孽种使了什么法术竟然脱身不了,正欲分出第二分身对抗,云夕像是早已洞悉他的想法。  

  手中‘赤炎针’抵上白袍脸庞,针上的火焰烫在脸上引起一阵灼痛,早已水火不侵的白袍,肉身之痛是何感觉早已忘却,明明看着是红色的火炎,怎么又会有诡异的金色火焰?这到底是何物?!白袍心中愤怒的叫喊着,意外的是分身顺利出窍。  

  “哈哈哈哈,孽种,受死吧!”白袍的分身,手持着金色的长剑朝云夕挥去,分神中期的灵力果然是雄厚无比,整个大厅开始摇晃,长剑发出的灵力带着白色剑刃袭去云夕,形成圈圈锋利的气波。  

  “你会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云夕挑起眉头,脸庞慢慢靠近白袍,滑向他的耳旁,食指轻巧一转,‘赤炎针’对准分身,然后笑着在白袍耳边轻轻说道。  

  “红莲孽火……”燃着红色火焰的红莲从‘赤炎针’呼啸而出,扑向白袍的分身。  

  “哈哈哈,想烧我分身,你太失策了!”张狂大笑的白袍,分身凝结一层白色护盾将周身包裹,岂料扑来的红莲,金光四射,盛放开来,金色的烈焰袭卷整个分身,漫开的红莲带着金色烈焰冲破白色护盾,随即,云夕掐住白袍颈脖的左手一放,白袍重重摔倒在地面,云夕用‘赤炎针’挑起他的下巴,眯着眼上下打量这个令她憎恨的白袍问道。  

  “老家伙!分身烧毁,元神受创,还有元婴,要试试吗?”  

  随着话语说完,赤炎针上的火焰碰触上白袍白色胡须,又是燃烧奋起,针尖缓缓从脸庞滑向白袍紫府元婴,一束金色火焰刺进,紫府元婴被火焰吞噬,早已不能言语的白袍,发出凄惨的叫喊响彻整个风族,潜伏在四周的两族,听的脊背发凉,云夕狠绝的手法与满脸的邪魅令深深怔住,持着贪念的二族,不禁顿生逃怯之心。  

  这时大厅内,骤然出现了一头白色的狼王与一头黑豹,风傲天与黑袍各自唤出灵兽,将云霄包围起来,两头灵兽咆哮着朝云霄扑去。  

  风傲天与黑袍见云霄,只是静静站着一点动静都没有,也观察不到脸庞有任何情绪波动,也没见他唤出法器,心里不禁暗喜,两只灵兽还不得取他性命?!  

  云霄漠然看着两只急速扑来灵兽,就在它们接近身躯之时,伸出双手,左右两手准确无比掐住灵兽脖子,风傲天、黑袍连他何时出手都没有看清。  

  两只灵兽在云霄的手中‘呜呜’挣扎着身躯,云霄盯着面前两人,冰凉的双眸眨了一下,蓝色的冰凌诡异出现,从灵兽的尾部逐渐蔓延至头顶,‘咔嚓’云霄双手松开,两只灵兽跌落地面如玻璃般碎裂,冻裂的尸体不见一滴鲜血。  

  云霄黝黑的双眸深深看向面前,微微发抖的风傲天,一步步朝他走近,地上凝结的冰凌随着走动‘咯吱、咯吱’的响着,风傲天不禁后退着,黑袍奸诈的双眸,狠狠的看向云霄,暗自运起体内所有灵力,手中黑色权杖发着莹莹光芒,黑袍一跃而起权杖砸下云霄。  

  “玄冰之气,炼化!”云霄轻吐道。  

  权杖凝聚着黑袍所有灵力,却在碰触云霄头顶之时,一股冰寒无比的气体通过权杖穿入黑袍身躯,全身灵力被冰寒的气体凝结并迅速的脱离自身,体内元婴被化成冰雪之气炼化回到云霄体内,黑袍被定格在空中,又被狠狠的摔下,性命堪忧,风傲天死灰黯然的望着眼前一切,后悔着一开始没有逃跑,已到身前的云霄,冷哼一声。  

  “别怕,我不会让你死!不过会让你看着自己死!”  

  “你……你放过我吧,就像当初我放过你们一命……”风傲天绞尽脑汁搜索脑海记忆,颤抖的说着,争取着活命的机会。  

  “不要提当初,不然你会死的更惨!你有资格求我吗?”云霄鄙视的看着眼前畏畏缩缩的男人,一想到娘亲在他身上遭受的痛苦,云霄周身的空气更是骤然下降,‘冰凌刀’夹着冰霜之气乍现。  

  风傲天被云霄发出的冰寒之气,冻住全身毫无感觉,随着云霄凌厉的眼神,身上衣衫被划破,风傲天身躯连颤抖的机会都失去。  

  “啊……”  

  凄惨的叫喊响起,下体传来锥心剧痛,冻住的身躯刚才不是已经毫无感觉了吗?怎么还会有痛感,风傲天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云霄吊起。  

  风族大厅的中央,曾经风光无比的族长与长老,之前何其的嚣张狡诈,如今皆是满脸的惊恐,奄奄一息,盯住云夕、云霄手中两把神器发出的诡异冰火。  

  “该死的老家伙!死到临头还使诈,给你们时间商量半天,都是些狠绝的阴招!老家伙!你们的命也该到头了!想不想玩火啊?要不,来尝尝自焚的滋味好不好?”转过身的云夕将还在抽搐的白袍提起,丢向黑袍一起,一本正经的与他们打着商量;黑白长老嘴唇发抖、目露寒颤,挣扎在恐惧与死亡的边缘,身心重创,她狠绝的还一本正经的和他们商量‘自焚’,隐匿在眼底的邪恶,犹如地狱嗜血的恶魔!看够黑白长老嘴脸的云夕,轻哼一声,顿时金色猖狂的火焰,从他们的脚底慢慢向上燃烧,炎星渗进皮肤内部,生不如死的黑白长老,亲眼看着自己的躯体一点点燃烧,五官扭曲惨叫连连,直至火焰蔓向胸膛,身体内的炎星爆炸开来,胸膛出现一个焦黑的肉洞,二人皆以气息全无,双双被焚烧至元神俱灭。

  一旁风傲天的惨叫更是连绵不绝,显然他被云霄当成尸体正对其解剖,身躯尽是刀锋划过之后的疼痛。  

  “你知道人的全身有多少块骨头吗?”云霄冰冷的双眸,盯住手中的风傲天,如穿越之前在和下属解说般自然,娴熟的刀法避开经络、血管,片片薄而体积相同被割下的血肉,一块块整齐的放在桌上。  

  “你杀了我吧!你……你不是人,是魔……”风傲天宁愿立刻死去,也不愿被如此折磨,云霄优雅的解剖手法令其痛不欲生!  

  外面二族头冒冷汗、心惊胆战的正欲撤离,姐弟俩手中法器发出的灵压,绝对是神器级别,更别说姐弟俩真正的实力,还是先撤为妙,突然,一声如火妩媚的娇声传来。  

  “看戏可从来没有免费的!”月空下一袭紫色华衫的云夕跨出门外,魅惑的容颜上那双如火的眼眸,扫过周围暗影处二族,手中赤炎针燃起金色火焰形成火圈将二族包围。


  (https://www.23hh.com/book/102/102681/5346036.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