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帝炎 > 第二十九章 赎罪冰雕

第二十九章 赎罪冰雕


  厅内传来衣衫撕裂的声音,迷失情欲中的西门浩然,红着双眼扑向瘫倒在地面的风夫人,整瓶媚药的药力足以让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不停的索取直到暴毙在床。 

  厅门外目光停留在云夕身上没有转移半分的青衣男子,冷酷无情、性格亦正亦邪,见惯血腥厮杀场面的他,当亲眼目睹云夕、云霄从对付风族之后到西门父子整个过程,不禁自叹不如,这对姐弟到底遭受了些什么?年纪尚幼一身从未见过的冰火又是从何学来?两把灵力浩瀚神器又是如何得到? 

  眼前的双生姐弟,皆抬头看向空中弯月,神态自若,丝毫不受厅内声音的影响,那种优雅与残忍同在,高贵与邪恶并存的性格、气质,看在他的眼里,兴趣盎然之下心里顿生浓厚好感,尤其是云夕那魅惑如火的容颜,邪恶残忍的手法,完全颠覆对女子的定义。 

  “在下莫言绝,能否告之小姐芳名?” 

  做出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询问女子芳名,不禁变得用词极为儒雅、生涩,这要被另外三个令他头疼的弟弟看见,不知是否会笑破肚皮,算了,既然狠下心已经问出,心里何必还在意其它想法,莫言绝露出有史以来最为友善的目光看着云夕。“不能!” 

  云夕的回答让他愣在当场,热切心一下子跌进谷底,回答的人连眼皮都不呈抬一下,第一次遭到拒绝,从不知道被拒绝的滋味是如此的难以下咽,终于明白为何之前被他冷脸拒绝的无数女子,何以泪流满面;目光定格在云夕脸庞的莫言绝被晾着一边,走不是留也不是,窘迫之极。 

  忽然云夕开口了,莫言绝目光一闪,对象不是他,心中失望之极,未免颜面尽失,迫切的抢白说道。 

  “在下有事回庄,戏就当是看完,后会有期!”话一说完,飞身月空,消失在皎洁的明月之下。“夕姐,他的自尊心被你伤害了……”云霄看着飞速消失的莫言绝,从他看着夕姐的眼神里明显就充满好感,刚一开口就被夕姐给呛回去,哪里还有面子继续留下来。 

  “他自找的,看戏就看戏,有边看戏边问主人家名字的吗?”云夕理所当然的辩驳。 

  “人家至少帮了你,不然你上哪里找媚药去!”果然还是男人才明白男人,冷漠少言的云霄为了不算是认识的陌生男人与云夕辩驳着。 

  “霄弟,你不会对他有意思吧,竟然偏帮……”云夕回过头,邪恶的看着云霄,眼里满是兴奋的问道。 

  “我一直都喜欢女人的,别瞎说!” 

  云霄不觉冒汗回答,要把死丫头和前世充满爱心的兽医联想一起,还真的很难!还是说她一直隐藏的很好,对了,充满爱心的兽医这句话不也从她自己嘴里说出的吗? 

  突然,云夕嘴角一弯一丝浅笑挂在嘴边,目光盯着月空上并排而来的炎煌、冰森,云霄随着云夕目光转过头,炎煌、冰森已经降落在两人面前,炎煌呼哧着火焰张嘴说道。 

  “主人,灵气山庄现在已是一片废墟,玄族所有弟子已被我们歼灭!” 

  “嗯!我要让伤害娘亲的三族,一夜之间全族消失!”云夕走去炎煌身旁,果然不出霄弟所料,玄天所带来风族的弟子,都是些泛泛之辈,只是没有料到,亲自探明虚实却让自己命丧风族!云夕眼神寒光一闪。 

  “霄弟是时候去西门家族了,这里就交给我,黎明时分我们‘眺望涯’见!”一扫之前邪恶神色,恢复之前的神态自若。 

  “好!‘眺望涯’见!”云霄头一点,身躯跃起跨坐在冰森背上,冰森咆哮奔起空中,身影不见。整座西门山庄在灵气充沛的五蕴峰蔓延数十里,可见其家族不仅财雄势大,弟子众多,云霄不屑的俯视下方,修真之人皆清心寡欲,如此的显摆,也只有他们这些贪恋世俗的假道者才会如此。 

  “冰森,这里就交给我!你回图腾!” 

  “好!”冰森闪身进入图腾,云霄飞速闪落在山庄内。“哎呀,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快天亮了!” 

  艳丽的卧房内,打扮俗艳的妇人,焦急的徘徊着走来走去,脸色的粉因她皱起的眉头,都要掉了下来,听她的口气定是那西门浩然的夫人,苏媚颜,确定之后,云霄人影闪进,出现在她眼前,张嘴喊叫的机会都没给她,丝丝极寒的气体将其晕倒,便被丢进了‘冰风戒’。 

  正欲闪人,就被进门送茶的婢女撞见,尖叫声引来庄内弟子,云霄神情冷漠的击昏婢女,思腑道。 

  “也好,自动送上来受死,原本也没打算让山庄弟子活命!” 

  山庄内一百多个弟子通通出现在内院,将云霄包围起来,看见不过是个黑衣少年,个个眼里染满嘲讽,仿佛只要他们一根手指就可以立刻结束,云霄的性命。 

  庄内的精英已被西门父子带去风族,剩下来的不过是些心动后期都没过的弟子,仗着主人的脸面猖狂,云霄更为鄙视的扫过他们,大步的向院外走去,那些弟子见云霄不把他们放着眼里,还光明正大的在他们眼底走出去,顿时纷纷拔剑就刺,恨不得立马结果云霄的命。 

  “哼,就凭你们!” 

  云霄冷喝道,身上玄冰之气骤现,冰雪袭来,地面瞬结冰凌,并诡异的向上攀爬,群剑落在云霄的身体各个部位,只有剑身断裂的声音,掉在冰凌之上发出脆响。 

  立在内院中一百多座冰雕,座座神态各异,但唯一相同表情所表达的,皆是惊恐万分。 

  云霄见天色渐亮,唤出冰森飞速赶往‘眺望涯’与云夕会面,黎明破晓时分,厅内的西门浩然在精血竭尽,暴毙那刻,进来的云夕将淳厚的灵力从他头顶灌进,时间拿捏相当准确,西门浩然惧怕的看向云夕,想不明白她为何还要留着他的性命,难道还有更残忍的手法?想到这身躯不觉颤抖的厉害。 

  “等下会让你死的更快活!”云夕骤然停止灌进灵力,此时的西门浩然有了灵力的支持,却也是吊着口气而已,全身因为一夜纵欲,身躯已是滩如死泥,只能干巴着眼看着自己和西门烈、风傲天夫妇被云夕丢进‘火云戒’。 

  晨风吹动着‘眺望涯’周围绿色的植物,清晨的阳光普照在通透洁白的冰墓上,发着莹莹光泽,却不见融化半分,冰墓之前,跪着从‘寒冰戒’‘火云戒’里面丢出的四人,还有那风傲天因为伤的太重,只能趴在地面。 

  苏媚颜醒来看见衣衫不整的西门浩然,再看看一旁同样衣衫不整的风夫人,泼辣蛮横的性子也不管现在是什么处境,扑上自己的丈夫又抓又骂,却发现西门浩然的半死不活,抬起头来细看周围,都是些将死之人,才清醒过来。 

  看见墓碑上的字时,更是惊恐之极,面前的一对五官相同的姐弟,让她瞬间明白自己的报应到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付,颤抖着身躯看着云夕、云霄。 

  “知道怕了吗?说给你的丈夫听!你是怎样谋害我娘的!”云夕狠狠问道。 

  “我……从她。” 

  “就说我娘怀孕之时,你做了什么!之前你做的等下会让你一并偿还!”云夕不耐烦的暴喝。 

  “我……给她强灌打胎药,然后。讲她丢进后山……让她自生自灭。”苏媚颜提心吊胆的小心诉说,生怕云夕对她动手。 

  “哼哼,西门浩然,你听到了,你的孩子早已死去两次,一次是灵魂,胎死腹中被你妻子所害,而我们是来自异世的灵魂,占据的不过是你骨肉的躯体,第二次我和霄弟在火之炎林早已经将你骨肉的躯体焚烧,如今的我们和你没有半点血缘,灵魂不是!躯体更不是!我们是天绝山庄冷清泠一人的骨肉!” 

  西门烈与西门浩然,听完云夕的话,瞬间明白之前所做在她们眼里是多么的可笑,就如小丑一样在两个十五岁孩子面前演戏,他们早已经失去求饶机会,低着头,等死是唯一选择。 

  衣衫不整的风夫人,脸色剐白,惊恐的向后退着,云霄冰冷的眼神看向她,厉声问道“说!我娘亲的尸体在哪里?!”当云霄冰寒的‘冰凌刀’附上她的颈脖,此刻的风夫人颤抖的身躯发出嘶哑的声音,颤声说道。 

  “在……在乱葬岗……”她言语回答完,身上暴增的冰凌已覆盖全身,形成跪姿的一座冰雕。 

  “啊……饶命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要杀杀他们吧,他们是主谋。”苏媚颜恐惧的看着变成冰雕的风夫人,求着饶命。 

  “我娘临死都不曾向你们低头半分,这一夜,听饶命的话已经听腻了!”云霄冷冷的说道。 

  “你们就永远的跪着这里,在天绝山庄的冰墓前好生忏悔吧!”云夕说完默契的看向云霄,全身光芒四射,炎煌、冰森双双出现怒视着地面,挣扎着的四具身躯。 

  “死之前一睹神兽风采,也应死而无憾!可惜你们永远都得不到!哈哈哈哈……”云夕放肆的娇笑回荡在‘眺望涯’每一个角落,这是她来到苍月大陆的一次开怀大笑,云夕憎恨的扫过即将断气的父子与风傲天,就是死也要让你们的身躯生生世世跪着赎罪! 

  “娘亲,我和夕姐终于为你们报仇了,你马上就不会孤单了,我们现在就来接你的骸骨让你和亲人葬在一起!”云霄看向远方喃喃的说道。 

  晨风,拂过眺望涯那五座冰雕,一切都恢复以往的宁静。


  (https://www.23hh.com/book/102/102681/534603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