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 > 第九百二十八章:五毒神龛(2)

第九百二十八章:五毒神龛(2)

  韩冬笑了笑,随后说道:“咱们苗疆人的神龛就这点奇特,事死如事生,所以该有的东西一样也不少。”

  韩冬说完,帝玺四下望了望,随后便笑了起来:“恐怕不仅仅是这样吧?照我看,这里恐怕是真的有人。”

  “不可能,神龛内因为有五毒毒王的关系,是不会让任何人进来的。”韩冬一听,连连摇头,表示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帝玺却只是微微一笑,不予置评,半晌之后,她才开口说道:“你大约是没注意到,这里头还有一些跟寻常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这里正好有五个房间。”

  帝玺说着,垂眸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这五间房就是给那五毒的毒王居住的,”

  韩冬听着帝玺说的话,难免有些茫然,他想了想,才点了点头说道:“当初建立神龛的时候,的确是考虑过五毒的居住问题,但是五毒的身躯那么庞大,哪里可能能进入神龛内休息?”

  “如果他们都能化成人形呢?”后倾本来躲在背后闷声不吭的,这会儿却开了口。

  韩冬显然还是没有参透他们话里的意思,愣是怔了许久才小心翼翼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这里……这里的五毒全都是人……?”

  “不是人,是圣物,虽然被你们用巫蛊之术炼化了,但是他们仍然是有灵气的生灵,因此他们能够在这里居住下来。”帝玺说着,长声呼啸道:“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对不对?出来见我一面如何?”

  帝玺这话的话音一落,便有五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五个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全部涵盖齐全了。

  韩冬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当场,他揉着自己的双眼,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些人是怎么出现的。

  而帝玺,她则在后倾的搀扶下,走到了第一个孩子的身边,笑着念叨道:“你是蛇王,对么?”

  那少年点了点头,笑容非常羞涩。

  韩冬听到帝玺说出了蛇王两个字,脚下一滑,差点儿就摔倒了:“他他他……”

  “我是蛛王。”

  “蜈王。”

  “蝎王。”

  “我是蟾蜍王。”最后一个开口的是个个头小小的姑娘,然而她的本身却是蟾蜍。

  五个人介绍完自己之后,便对着帝玺跪了下来:“五毒见过青鸾。”

  帝玺咳咳了两声,显得格外尴尬:“你们都起来吧,我不算是青鸾,充其量也只是她的转世罢了,你们拜我,我受之不起。”

  五个人听到帝玺这么说,相互望了两眼,却都没有一个人起身的。

  他们低垂着头,声线也沉沉:“青鸾,求你帮帮我们。”

  从他们的口中,说出了帮这个字,这让帝玺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怎么?发生什么事了么?”

  这五毒都是昔年天界的灵物,下界之后被人炼化方才变成五毒,他们拥有的力量自然是不可小觑的,帝玺想不明白,他们这群人有什么必要要找她帮忙,可是看他们的样子,却分明不是在开玩笑的。

  “倾渊战器控制了整个神龛,包括神龛内所有韩家先祖的灵位,全都被倾渊战器控制了。我们如今的力量越来越虚弱,如果继续被倾渊战器控制,无法从苗疆内吸收到我们需要的巫蛊力量,我们很快就要不久于人世了。”蟾蜍姑娘大约是见过的世面比较多,又或许是因为跟帝玺一样都是女孩子,觉得比较好说话,因此,蟾蜍倒是开口最快的那个人,而且这个姑娘口齿清晰,帝玺刻意很快从她的话中提炼出有效的信息来。

  帝玺思忖了片刻,随后说道:“那么,你们知道倾渊战器在哪里么?”

  蟾蜍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这个神龛的顶部,说道:“倾渊战器就在上面。”

  韩冬听完蟾蜍王的话,却似乎有点儿嘀咕:“不对啊,我记得黑白子是在神龛内,供奉在牌位前的,不在顶上。”

  韩冬的话和蟾蜍的话互相矛盾,帝玺的眉头再次深深皱了起来。

  她回眸看向洛羽等人,似乎想看看他们的意见是怎样的。

  洛羽抿唇,略微思忖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口问道:“五毒,你们所说的倾渊战器,是黑白子么?”

  这五毒本就是来自天界的,对洛羽自然也不会眼生,听到洛羽这么说,他们立刻行礼,回答道:“是的,是黑白子。”

  “这就奇怪了。”洛羽听完他们的回答,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起来:“我们先去供奉牌位的地方看看,看看那里是不是有黑白子的下落再说,说不准是韩冬离开的这段时间,黑白子自己换了位置呢?”

  洛羽的提议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有可能性的,因此,他们都点了点头,后倾也主动扶着帝玺,带着她小心翼翼往神龛里面走去了。

  神龛内部,就像是一处真正的祠堂一样,挂满了铃铛,也点满了长明灯,上面的灵牌摆得满满当当的,一点儿空隙都没有留下。有些有姓名,有些没有姓名,而大部分灵牌里头,都是五毒的模样,那些没有名字的灵牌,应该就是韩冬说的,供奉蛊虫的灵牌了。

  帝玺在后倾的搀扶下,看了数十块灵牌之后,便对这个神龛内的祠堂失去了兴趣。

  因为除却摆放的东西特殊了一点儿之外,这个祠堂跟一般的祠堂没有任何区别,自然也谈不上让帝玺产生好奇心了。

  “韩冬,你之前看到黑白子的位置在哪里?”洛羽跟着五毒在祠堂内一阵晃悠之后,便直接开口问了韩冬。

  韩冬将夜茗桃小心翼翼靠在祠堂边上,帮夜茗桃盖了一件外衫之后,方才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牌位说道:“就在那里。”

  得到韩冬的指示,其他人便全部凑了过去。

  那个令牌上写的名字是韩毅,的的确确就是昔年司情放走的那个韩家少年。

  帝玺因为身子的原因,从来都是走得最慢的,而且韩冬所指的韩毅牌位离他们的距离也不算近,因此,帝玺便放慢了脚步,干脆慢慢走过去了。

  哪里想到,她和后倾人还没到牌位边上,就听到蝎王冷声喝了一嗓子:“有人闯入!清理入侵者!”

  帝玺乍然听到蝎王喊了这一嗓子,身上的冷汗不由自主便冒了出来。

看过《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