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无视之人 > 第224章 恩怨了(近八千字大章)

第224章 恩怨了(近八千字大章)

  破碎的城市,正在山崩地裂,深邃的裂痕深不见底,只能看见一片黑,似乎连光线也无法逃离,如果有冥界,那也不过如此了吧。巨大的裂痕撕扯开了整个城市,城市中已经没有人,所有人都去了冥界,或者说那个被称为冥界的地方,空无一人的城市里连动物都很少能见到,就像被一股力量洗刷过一样,所有东西正在复原,正在清零,恢复这个世界原本的样貌。

  火车的轨道正在逐渐掉入裂痕之中,一辆火车慢慢的行驶在轨道上,但巧合的是,火车轨道的下落总是赶不上火车的进行,就像轨道在追赶火车一样,但总是追不到,自然的力量在此刻输给了人类的力量。

  火车里只有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的胡子已经被挂掉了,看起来只有三十岁上下,实际上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了。他的膝盖上放了一把剑,剑身泛着淡蓝色的光,整把剑的样子和传统的青铜剑差不了多少,但它却不是使用青铜制造的,它是用锎制造的,绝无仅有的人造金属,那个时代的铸剑师根本没有能力制造它,即使是欧冶子也不够资格。但它还是出现了,世间也有了欧冶子先生以身炼剑的绝唱。

  剑和这个人完全不吻合,没有那个剑客是穿着一身西装的,但他还是依旧穿着西装。他闭着眼睛,剑枕在他的膝盖上,似乎是在感受什么,感受它心脏的跳动吗,当他的手碰到剑身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就会减少,很简单,锎元素可以毁灭一切细胞,连它的主人的也不例外,就算剑柄并非金属锎,但使用者又怎么可能不被影响呢?

  他感受着它心脏的跳动,他之前根本没有发挥出它真正的力量,空有宝山而不知用,他只不过把它当作一块大点的锎罢了,这是剑,无论它是什么材质,它终究只是一把剑,需要使用者来运用,他就好比一个捡到钻石的人,却把它当作普通石头扔掉,无论是谁捡到了都会万分惋惜。

  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似乎是心跳的声音,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没办法分辨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静下来过了,这是内心的寂静,而不是发呆,这是一种很少见的感觉,许多人可能一辈子也无法感受到,正常情况下,人的大脑只利用了很少一部分,但是,人在情绪激动时——像是受到外伤、极度高兴、极度痛苦时,大脑神经细胞会疯狂活跃起来从而使人的神志达到极度清醒的状态,使人们在不主动使用大脑时,大脑却能够依靠判断事情,看起来就像只是拼直觉办事,但这个直觉却是大脑高速运转后得到的结果。

  生物学家称其为变更的状态,心理学家称其为超感应能力,精神病专家称其为高层潜意识,基督徒称为应允的祷告,而叶潜称其为贤者时间。

  他握住了剑柄,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把剑是多么的贴合自己,一挥一斩就像量身定做一样,完美的切合了自己的身体,他愿意将它称为完美的。他黑色的头发逐渐变白,但他依旧握着这把剑,他需要感受,直到人剑合一,达到伊凡家族古籍中描述的那样,它真正认可了你作为主人。

  他在狙击枪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就在练射击,他已经真真正正做到了百发百中,如果是他用自己的狙击枪的话,他可以一枪射中五千米开外的敌人的头,这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要说在狙击这一艺术上,他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他练了这么久的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手静下来,像外科医生一样,完成一场手术手却不会颤抖,训练那么多年只为了一刻的进攻。

  他只有一次机会,他现在已经达到SS了,接近了神的领域,他已经卡在S+很多年了,但他进入终于进入了那个层次,他感受到了内心的升华,慢慢感受着这被称为神的力量,让人沉醉,此刻他的大脑已经运用了百分之九十了,一切往日的疑惑,在此刻的迅速运转下都不再被称为问题了,像是一台没有生命活动的机器人。

  但就算是这样他能战胜它吗?他没有答案,他睁开自己的双眼,看向窗外,窗外大雨倾盆,狂风淋漓,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黑暗之下,没有一丝光明,让人感到绝望。周围的建筑物一栋接一栋进入那个巨大裂痕之中,这个世界正在逐渐衰弱,万幸的是他可以亲身体验这个过程。

  天空中好像有几个长着翅膀的鸟人,《遗忘者之书》中描述的景象出现了,但他却从不在意这些神神鬼鬼的语言,此刻,他才是神,所谓上帝,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混蛋罢了,拿着寓言当作幌子,一遍又一遍欺骗世人,可笑而可悲,他永远不会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神明保佑之上,自己的生命,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比较好。

  他在周围翻到一张唱片机,这个现代人几乎不会是使用的东西,他还捡到了一张唱片,梦龙乐队的“Demons”,他将唱片小心翼翼的放上去,唱片上是一个年轻人,穿着衬衣,站在一个石柱上,石柱是六边形的,周围也有很多个石柱,就像是被人人为制造的一样,他站在悬崖之巅,天空上挂着昏暗的云朵,就像世界末日来了一样。圆盘缓慢旋转,唱片机也启动了:

  “When  the  days  are  cold(当暗无天日)”他漫不经心的站了起来,不是因为到了终点了,而是因为敌人到了。

  “And  the  cards  all  fold(当希望落空)”无数的骷髅出现在这个车厢之中,他提剑而立,潇洒而自在,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And  the  saints  we  see(我们看见的圣人们啊)”长着翅膀的蟑螂抓住了天空中的一个天使,将它摔在了地上,无数的骷髅也紧随其后,将它五马分尸。

  “Are  all  made  of  gold(熠熠闪光,遥不可及)”天使们害怕的飞走了,但一大群飞天蟑螂遮天蔽日,如狼似虎般扑了上去,没有一个一个天使逃走,只留下不绝于耳的惨叫声。

  “When  your  dreams  all  fail(当梦想沦落)”他脸上泛起一抹微笑,车厢已经被骷髅装满了,他只是轻轻拿起手中的剑,像是抚摸爱人的皮肤一样,指尖轻轻划过剑身,而他的手指已经变成了黑色的了,骨头都露出来了,带着血液。

  “And  the  ones  we  hail(当深陷逆境)”他轻轻挥舞手里的剑,很慢,就像老大爷打太极一样,但周围的骷髅们的头就像落叶纷纷,在犀利的剑气下,它们的盔甲都变黑了,就像被腐蚀过一样。甚至,日月星辰都被这充满死意的剑气所笼罩,黯淡了下来。

  “Are  the  worst  of  all(这是最黑暗的日子吧)”,没有一个骷髅活下来,只剩下他一人孤独的舞剑,他从小练剑,他师傅让他练剑,当他十五岁时,他已经打败了自己的师傅,在剑道上天下无双,知道他遇到了他,那个白衣如雪的人,拿着一把木剑将他彻彻底底打败,他放弃了剑。

  “And  the  blood’s  run  stale(连血液都跟着腐朽)”,他将一切寄托在狙击枪上,想要逃脱自己丧失师傅的痛苦和败在他手下的沮丧,他再也不愿意见到他如雪苍白的侧脸。

  “I  want  to  hide  the  truth(我想隐藏这真相)”他终于达到了新的巅峰,上百年练狙击,触类旁通,他突破了那个层次,此刻的他,也有点白衣剑客的寂寞和孤独了

  “I  want  to  shelter  you(帮你构筑虚拟的天堂)”他跳到火车车厢上,抬头仰望着不见星辰的昏暗天空,心里有点落寞,他再一次挥舞起了自己手里的剑。

  “But  with  the  beast  inside(但我内心的野兽)”漫天敌人落下,都被那一剑终结了自己的性命,他闪电般的拔剑,出剑;而在于收回长剑时,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

  “There’s  nowhere  we  can  hide(蠢蠢欲动,呼之欲出)”星星再一次出现了,散发着自己微弱的光芒。

  “No  matter  what  we  breed(不管我们以何为食)”他慢慢向前走,似乎是在体会着什么,在此刻,荒芜的城市里,他仿佛要踏上这辆列车去征服天下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贪念是我们的本质)”一个一身白衣的人出现了,如雪苍白的衣袂,如雪苍白的剑锋,如雪苍白的侧脸,如雪苍白的寂寞。  

  “This  is  my  kingdom  come(我的欲望王国已经筑起)”男人笑了,这是通往神的道路必将面对的,战胜心魔,这是他内心心魔的显现,那位白衣剑客。

  “This  is  my  kingdom  come(我的欲望王国已经筑起)”白衣剑客剑已出鞘。剑在星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剑出鞘,血染刃。

  “When  you  feel  my  heat(当你感受到我的炽热)”他也出剑了,迅猛而精准,他自己都诧异这竟然是自己能够做的。

  “Look  into  my  eyes(请凝视我的双眸)”白衣剑客是剑神,其他人都只不过是剑仙罢了,但此刻他会逆神的。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鲜血染红了白衣剑客苍白如雪的衣服,纯钧刺中了他的心脏,而他的剑刺中了他的肩头,白衣剑客输了。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纯钧破坏一切,白衣剑客的身体从伤口开始变得黑了起来,就像物理中的湮灭,正物质与反物质接触的那一刻,是最美丽的光。

  “Don’t  get  too  close(不要靠我太近)”白衣剑客倒下了,化为了灰烬,但他清楚的看到了了,他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容,就像老人对于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赞许和时代变迁的感慨。

  “It’s  dark  inside(这里再无光明)”他收剑了,右肩头的伤口也消失了,就像从来不存在一样。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他呆在原地,他赢了,终于赢了。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他慢慢放下手中的剑,继续向着前面走,他突破人类心理层次的三个阶段(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到达了第四个阶段,而那个阶段早就有人,是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When  the  curtain's  call(当所有的一切落幕)”巨大的裂痕吞噬了火车,他一跃而起,手持神剑,赫然若神明。

  “Is  the  last  of  all(这就是结束了吗)”他看见了天空中的七位恶魔,或者说七只可笑的蟑螂吧,七宗罪,来了。

  “When  the  lights  fade  out(当所有光都熄灭)”起剑,收剑,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流畅,在这里它们都是SS-,但他只是一剑,“傲慢”就倒下了,他从来没有什么傲慢,这只是登临绝顶的寂寞罢了。

  “All  the  sinners  crawl(罪恶开始蠢蠢欲动)”“嫉妒”张开自己巨大的蝙蝠翅膀,扑向他,他出了第二剑,剑锋刺穿了它的心脏,它掉了下去,他再也没有“嫉妒”了,那只是对于宿敌的认可。

  “So  they  dug  your  grave(他们掘翻你的坟墓)”“愤怒”的身上燃着火焰,手上长着几尺长的寒芒,他慢慢闭上自己的眼睛,出了第三剑,就像是巧合一样,剑锋刺穿了它的头,他痛恨于自己的无力,痛恨于师傅的死,但他会找那家伙报仇的,那个自称为“观察者”的巨大蟑螂。

  “And  the  masquerade(揭穿你的伪装)”“贪婪”畏惧的看着他,向后退了,它不想死,他轻轻踏在“嫉妒”下落的尸体上,再一跃而起,斩落了它的头,他不会贪婪,这只是对于艺术品蒙尘的痛苦罢了。

  “Will  come  calling  out(大声尖叫吧)”“暴食”尖叫着,高分贝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我从未贪图享乐,我却是曾放荡不羁,但那已经过去了。”这是第五剑,“暴食”的甲壳上出现了无数剑痕,坚硬的甲壳此刻一无是处,无数细密的伤口出现在了它的身上,它死了。

  “At  the  mess  you  made(在这一片狼藉中)”“懒惰”笑了,它长得很他一摸一样,只不过手里没有剑,而且背后还长有翅膀,“你和“暴食”一样,只是曾经的回忆罢了,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冷漠无情的第六剑斩下了它的翅膀,它会享受着这逐渐死亡的痛苦的。

  “Don’t  want  to  let  you  down(我不想你受伤害)”他看着它,静静地,没有说话,它是“色欲”。

  “But  I  am  hell  bound(却被困束,无能为力)”它奸诈的笑了:“你的儿子在我们手里,就是那个跟在叶潜身旁的孩子,我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Though  this  is  all  for  you(尽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的基因可真有意思,被主的鲜血注入后,居然还没有死,反而融合了进去,连我主都很诧异。”

  “Don’t  want  to  hide  the  truth(不想掩藏这真相)”“他也成了蟑螂了吗?”他淡淡的说。

  “No  matter  what  we  breed(不管我们以何为食)”“不过他有自己的意识哟,他会一生承受着这样的痛苦的。”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贪念是我们的本质)”“想要解药吗?哈哈哈!啊——”

  “This  is  my  kingdom  come(我的欲望王国已经筑起)”他的面孔冷若冰霜,它死了,这是他的第七剑,恩断义绝的一剑。

  “This  is  my  kingdom  come(我的欲望王国已经筑起)”他再一次踩着它的尸体向上跳。

  “When  you  feel  my  heat(当你感受到我的炽热)”那是他的孩子,他和心爱的女人的结晶,她死了,他变成了蟑螂。

  “Look  into  my  eyes(请凝视我的双眸)”在他的地下基地里,他偷偷贴了很多小男孩的照片,他爱自己的孩子,就算是他受欺负,他也会坚持让自己不出手,雏鹰需要历炼。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想她和他的第一天。”这是他日记里的第一个内容,上面贴了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想她和他的第二天。”他在日记本上写着。

  “Don’t  get  too  close(不要靠我太近)”“想她和他的200天,她死了。”

  “It’s  dark  inside(这里再无光明)”“想她和他的第201天,我会将她复活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就算是将灵魂献给恶魔。”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想她和他的第500天,它来了,它说它能完成我想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想她和他的第600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背叛伊凡家族这么多年的坚守。”

  “They  say  it's  what  you  make(他们说你是始作俑者)”“想她和他的第601天,屠门搌平又来了,我知道他属于它,但他把她和他带来了,我第一次放下了手中的枪,屠门搌平的笑容好像很嘲讽,但我没有在意。”

  “I  say  it's  up  to  fate(在我看来只是命运弄人)“想她和他的第700天,我杀了她和他。”

  “It's  woven  in  my  soul(这是命中注定)“想她和他的701天,我去了阳光孤儿院,打上了门,然后我惨败,他嘲弄的笑容至今浮现在我的耳边。”

  “I  need  to  let  you  go(我必须任你远离)“想她和他的第710天,我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Your  eyes,  they  shine  so  bright(你的双眸,闪烁迷人)“想她和他的第711天,我看着她和他的尸体,我想我真的疯了,它不过是一个戏弄人的巫师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相信科学的力量,我将她们冰封了。”

  “I  want  to  save  their  light(我多想留住那光芒)“想她和他的第804天,我听说有一个人可以做到,黑暗世界四大传说之一—黑衣人,他可以做到,但听说他喜怒无常,我不知道怎么满足他的愿望。”

  “I  can't  escape  this  now(此刻我再也无法逃避)“想她和他的第808天,我找到了他—黑衣人,他似乎有点诧异,然后要求我去把“救世主”偷过来。”

  “Unless  you  show  me  how(除非你告诉我这是对的。。。)“想她和他的第809天,我找到了“救世主”,给了他,他笑了,我感觉有点害怕,一种恐惧感进入了我的身体,他让我明天再来。”

  “When  you  feel  my  heat(当你感受到我的炽热)“想她和他的第810天,我再一次来了,他像是炫耀一样指着满地的尸体,他说他已经可以通过精神刺激的方式让已死之人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他打开了一个开关,一个头睁开了眼睛,我感觉有希望了,跪下来求他,他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根本没有什么黑衣人!我就是你!你的所谓的希望!还有屠门搌平!只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罢了!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为了复活她们!”

  “Look  into  my  eyes(请凝视我的双眸)”“我看着地面,头有点痛,我捂住自己的头,满地都是尸体,要不就是尸体的残片,尸体上有清晰的符号和分类,有些还接上了机械装置。“你真是个大天才呀。”黑衣人走了过来,语气似乎是在嘲弄我,“用金属线连接神经,用电刺激使身体反应,通过缺乏意识控制的电刺激让身体抽搐,用程序模拟大脑。研究有机化学,分析生物学,保存着她们的大脑,不错啊,才学了一年多,就可以靠弱电刺激试验品大脑眼睛睁开了。”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我呆在原地,拼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什么都记起来了,屠门搌平从来没有虐杀人,那只是我找出的理由罢了,我在医院里投尸体拿来做研究,不是屠门搌平是恶魔,只有我是恶魔罢了,我的精神已经出问题了,我大脑对于记忆的修正影响了我的一切,观察者记录?什么都不是!”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我躺在尸山血海中,心里没有一点恐惧,我第一次拿出了纯钧,把她们……杀了……我烧了她们的尸体,我不想再疯狂了,我是伊凡四世,不是杀人的疯子,我记得……我记得……我好像拿活人来做实验?那个女人是我虐杀的?我是恶魔,我是恶魔,我是恶魔……”

  “Don’t  get  too  close(不要靠我太近)”“我看见了黑衣人和屠门搌平,他们两个朝我笑了笑,然后消失了,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我是伊凡四世,不是杀人疯子……”

  “It’s  dark  inside(这里再无光明)”“那个基地永远消失了,我也重获新生。我开始练剑了,不是用纯钧,而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木剑。”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我会杀了它的,我会……报仇的……”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那里藏着我内心的恶魔)”思绪戛然而止,到达SS,需要的,是斩断过去的一切,他终于到了这个层次,但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他的心如一滩死水,一如冥界的忘川水,但,现在是他的巅峰,他又缓缓闭上了双眼,天空什么也没有,冥界也并不在上面。剑出鞘,恩怨了,天空出现了一道黑色剑痕,黑色河水流了下来,他踩着河水,向上跑,就像轻功水上漂。

  “我会杀了你的!等着我!”

  PS:早上码的时候说实话没写这么多,顺水推舟,一个早上没有了,我也终于写完了,这就是没大纲的坏处吧,剧情发展自己也控制不住。

  使用资料:西门吹雪、《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超级好听的“Demons”梦龙乐队。

  :。:

看过《无视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