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无视之人 > 第228章 剑客的落幕

第228章 剑客的落幕

  他有预感这一剑会是自己有史以来挥出的最完美的一剑,说起来他都没有接下来了。当他第一次在火车上挥出剑时,日月星尘颤抖,这一剑只会比他之前的那一剑更强大,他已经将自己的一切融入进去了,后悔、痛苦、冷漠……像是走马观花一样经历了一遍自己的人生,白衣剑客说过,当剑道到达了巅峰时,可令仙佛鬼神动容、日月星辰慌张,但前提是人需要寂寞和无情,需要源自灵魂深处的寂寞,他在此时嗤之以鼻。

  它静静地看着他,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它也感受到了这家伙已经将自己的气势发挥到了极致,但他的那点可怜力量对于自己而言不过是萤火之于皓月,但它还是尊重眼前这个对手的,它也要认真了,它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指爪直指天空,天空变得越来越暗,漆黑的乌云出现在了天空中,此刻天空之上的天空开始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劈在了它的指尖上,雷电有很好的温度,一如它对于火焰温度的影响。

  它的沐浴在火焰之中,紫色的火焰肆意的燃烧着,它就仿佛是这个火焰的主人,所有火焰都在颤抖,向它俯首称臣,这是不科学的,没有任何一条物理定则可以解释这一切的出现,但它就是出现了,一如它的出现一样。

  它走了自己的第一步,无数闪电劈在了它的四周,就像是闪电也畏惧于它的存在,想要杀死它却不敢扰怒这位无上的至尊,它慢慢展开自己的翅膀,闪电越来越多了,但就是没有一道闪电劈中它,它慢悠悠的向前走,火焰也跟着它向前走,就像它的侍从一样,它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睛里似乎包揽着日月星辰,可以看见浩瀚的宇宙。

  “小心了。”它光一样飞向他,展开的翅膀丝毫没有减慢它的速度,就像空气也畏惧了它一样,它伸出自己右爪,右爪上包裹着火焰,几道球形闪电小心翼翼的跟随在爪子的旁边,它的眼睛泛着红光,眼珠上似乎有什么花纹,但没有人可以看清,因为它太快了,他笑了。

  剑出鞘,黑色的乌云散开了,它的剑身泛着深蓝色的光,时间似乎慢了下来,它的冲刺他已经可以感受到了,他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眼睛里都是血丝,远远看过去他的眼睛就像红色的一样,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但他没有丝毫在乎,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剑,就像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和这把一样。按照相对论的描述,速度越接近光速时间的流动就会越来越慢,他终于可以承认这个观点了,他一瞬间什么都想明白了,他没有疑惑了,一切问题在他的心中都有了答案。

  世界其实可以看作一个一秒钟无数帧的录像带,人类用连续的静态图快速闪过,给人的眼睛以动态的视错觉,其实这个世界也是这样,人类是三维生物,这是我们在哈勃宇宙里认识宇宙的方式,没有答案,当然也没有结果,或许更高级的生物有接近真理的答案,但这个答案他已经感受到了,世界是无数帧的静态图组合而成,而在他的眼中,帧数变少了,静态图的停止时间变长了,无限可以减少吗?是的,可以,他清楚的看着它眼珠里的花纹,这是它唯一的弱点,思维的载体。

  一剑霜寒十四洲,漫天仙神意难留。寒光侧影天地变,剑客无情剑有情。

  他死了,一点活过的痕迹也没有了,他连骨灰都不曾留下,就被它残忍的杀害了,这或许是他最好的解脱,上千年的守候,伊凡家族的使命终于完结了,他没有徒弟,所以伊凡五世也不存在了,伊凡家族的名字终于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好想笑,但怎么也笑不出来,是啊,他已经死了,人死前会在回忆中经历自己的一生,大脑储存的记忆会在人死的那一刻从人的眼前经过,相当于再一次经历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在这里,时间很慢。

  他看到了自己的师傅,那个满头白色长发的男人,那个他最崇拜的师傅,他是一个孤儿,伊凡家族每一代传人都是上一代伊凡收下的徒弟,伊凡家族存活的成员从来不会超过两个人,上一位伊凡死了,下一位伊凡就接上伊凡的称号,师傅是一个剑客,一个他最崇拜的剑客,游览千山万水,在一座被强盗摧毁的村庄里,他见到了他,就这样,他有了自己的父亲。

  师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永远冷冰冰的,看起来冷酷无情,实际上比谁都爱护他,师傅一袭白衣如雪,一柄利剑漆黑,狭长,古老,师傅是天下第一剑客,但还是死了,每一代伊凡都可以活上千年,最后往往是被称为孤独和寂寞的东西杀了他们。师傅死了,他继承了伊凡的称号,也继承了“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号,但他却输在了那位白衣剑客手里,他彻彻底底的输了。

  他来到了华夏,他感觉它要来了,一种神奇的感觉在预警,他来到了C市,等着它的到来,期间,他认识了自己的妻子,伊凡家族的人从来就没有妻子,更别说孩子了,他们有无穷无尽的寿命,也代表着他们要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人类,独自承受着孤独,承受高处不受寒的寂寞,死亡,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果,他以为自己也要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度过自己平淡的一生,在自己想死之前找一个徒弟,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他,让他来为自己承受这一切的痛苦,然后孤身一人死去。

  但她改变了他,他们曾经是多么美好呀,她是那么的美,在遇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爱上了她,就像是一见钟情,她喜欢看书,很安静,喜欢穿一身白色的裙子,他也去看书,想要找一个和她有共同语言的话题。她最喜欢看的是玛格丽特·米切尔写的《飘》,说起来他根本看不懂这本书,他也搞不懂为什么她会这样喜欢这本书,但他依旧硬着头皮看了下去,刚刚伊凡三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他自己现在都想笑啊。

  他在她身边纠缠了很久,最后他向她表白了。在表白的前一夜,一向不修边幅的他居然整理了一晚上,穿了一身帅气的黑色西装,他在自己的宝库里找了很久,不知道应该送她一件什么礼物,终于他选择了维特尔斯巴赫  -  格拉夫钻石,2008年,这款完美无瑕的钻石由珠宝商格拉夫1990万美元买下。  最初重量为31.06克拉,他找了很久,这是他所能找到的最大的钻石了,他第二天小心翼翼的送给了她,他送的时候心里还在想是不是这个礼物太不够珍贵了。

  她笑了,笑的美艳动人、不可方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聪明伶俐,他一生也忘不了这个场景,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她接过了他手中的戒指,笑着问他这是在向她表白还是求婚,他红着脸,头深深的低下了,眼睛看着脚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感觉这么尴尬,樱花树花开了,她就坐在樱花树下,手里捧着一本书,树上放着他给的钻戒,他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她笑着看着他,书上的戒指戴在了她的左手中指上。

  他们有了一个孩子,然后不久,她就死了,死因是癌症。他痛苦的寻找着一切可以救她的方法,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死前,她的脸上还是带着一抹微笑。最后他终于知道了,纯钧是用锎元素打造的,而锎元素可以救回她,但他之前却不知道。

  在不久,他的儿子也死了,他又孤身一人,之后的事,他的日记中已经写过了,他痛苦着,他忏悔着,他是伊凡四世,自然而然会被蟑螂们盯着,无数人想要置他于死地,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他是伊凡家族的人,他想要逃离这个魔咒,但遗憾的是,他永远也无法逃离,真是可怜呀,他是一个英雄,但这位英雄却没有得到他应得到的,无数人想要成为英雄只是想得到被当作英雄的美名,不想承受成为英雄的代价,而他仅仅是承受了成为英雄的代价,却没有得到被当作英雄的美名。

  他死前是笑着的,至少,在那一瞬间,他又经历了自己的一遍人生,他又见到了她,感觉……一切其实也不那么糟呢,况且他的儿子还活着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人生总是美好的呢,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除了自己的那个儿子,他会被叶潜好好照顾的吧。

  “哈哈哈……其实,我的人生也挺美好的呀,我遇到了她,还有了他,现在,我可以结束这个该死的宿命了,去和她前往永远没有人打扰的地方相会了。”

  他笑着,身体化作了灰烬,灰烬也逐渐消失,变成了气体,消散在天空之中,手里的剑也化作了灰烬。“这把该死的剑,这个该死的宿命,我已经受够了!”纯钧消失了,这把华夏十大名剑之一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连同着他的生命,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但永远也无法得到。

  一个腐烂剑柄滚落在了叶潜的身前,剑已经没有了刃,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剑柄,叶潜想要把它收进系统,奇怪的是,他居然成功了。

  名称:破碎的剑柄

  等级:B-

  威力:无

  简介:岁月流逝,可以毁灭一切的剑也被毁灭了。寂寞如歌,人生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追求,一剑一伊人,纵览千山万水,或许这才是剑客的真正向往。

  :。:

看过《无视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