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无视之人 > 第330章 小蕤

第330章 小蕤

  PS:歌名:sound  of  silence

  锋利的枪尖顶着它的后颈,它毫不怀疑,身后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可以瞬间结束它的生命,毕竟那枚牙齿,是来自于芬里尔的。

  喜悦几乎冲昏了叶潜的头脑,他将枪尖缓缓下落,抵在了它的心脏上,经过他多次的观察,发现那头巨狼进攻时总是喜欢对准它的心脏进攻,这些传说级猛兽的战斗直觉远比叶潜要强得多,因此,叶潜毫不怀疑心脏就是这家伙真正的弱点。

  他太想找到一个人类了,甚至仅仅是找到一个可以陪他说话的生物,这么十年来,他一直自言自语,几乎要把另一个人格分裂出来了,一个叶潜在说话,另一个叶潜回答,他清楚的知道那并不是一个人,那只是一个大脑编织出来的幻觉罢了。但他永远压制着那种感觉,在第五年时,他几乎已经忘记了那是一个幻觉,而是真正当做了一个人。

  第六年,他意识到了那是一个幻觉,长期以来的伙伴变成了难以承受的痛苦,他催眠着自己,告诉自己是人类都有两种人格,这并不算是什么特殊之处。但脆弱的幻影终于破灭了,他在那一天突然明白了一切,发现了自己是多么悲哀的一个人物。

  当他看到它时,兴奋和喜悦已经代替了他大脑中的一切,否则他也不会那这个这种玩意儿就敢来威它了,如果是曾经的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冒这样的风险,谁知道这个看似奄奄一息的怪物能不能举手头足间杀死叶潜呢?但他将这些危险全都抛之脑后,出现在了这里,他想把它抓住,就算是不作为同伴,作为一个可以聊天的工具也好。

  “你就是那个恶魔吗?”

  它很冷静,眼底的血红逐渐淡去,它想见见那个恶魔,虽然它现在一点力量也没有了,但它的领域告诉它它身后的这个恶魔同样很脆弱,如果它在一瞬之间进入完全的蟑螂形态,强大的生命力便会治愈它的身体,那样,它就可以用领域杀死这个恶魔了,即使,它也会被这个恶魔杀死,但它终归完成了自己身为统领的使命。

  “恶魔?我怎么会是恶魔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它的耳朵中,它发誓它曾听过这个声音,甚至久远到在它变成蟑螂人之前,这个声音的来源肯定是一个它曾经十分熟悉的人,但那个人又怎么会是恶魔呢?

  “你不是恶魔,那谁又是呢?”

  它缓缓转了过来,惊讶充斥了它的眼睛,那个熟悉的名字一瞬之间出现在它的脑海中,那具恶臭腐烂的身体上,长着一张熟悉的脸,那个它曾经最好的朋友。

  “潜哥?”

  一个同样熟悉的声音传入叶潜的耳朵中,他搜寻着大脑中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着这个声音的主人。  

  “小蕤?”

  它笑了,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春风拂面般的笑容。如同鲜血染红的的甲壳逐渐覆盖了它的身体,眼中的血红吞噬了一切,身后的翅膀下意识地展开,锋利的爪子似乎能够切开一切,

  “吼——”

  它看见了恶魔的脸,那意味着,它只有进入蟑螂状态,才能摆脱那种孤独和痛苦,大脑在下意识之间完成了它想做的一切,真正的蟑螂,回来了。

  “告诉我这不是真

  的!”

  恐惧吞噬了叶潜的眼睛,他不是因为死亡而恐惧,而是因为那种仿佛被命运之神捉弄的挫败感。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他冲了上去,抢先一步抱住了它满是甲壳的身体,而它并没有领情,利爪刺穿了叶潜的肚子,他紧紧的抱着它,它拼命的想挣脱,但它惊恐的发现以自己的力量居然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叶潜紧紧的抱着它,它拼命的挣扎,叶潜的眼睛一片血红,孤独和痛苦贯穿了他的一生,那个他曾经最好的朋友,现在要杀了他了。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嘿,黑夜啊,我的老朋友.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我又来找你聊天了.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因为有个幻影无声无息地爬过.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趁我熟睡时留下了种子.”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这幻影在我脑海里种下了根.

  那利刃穿肠而过,痛苦蔓延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剧烈的痛苦让他几乎失去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的控制权,大脑一次又一次的妄图强制让他昏阙,因为人类的身体绝对不可能承受这样的痛苦,但他却怎么也不放手,双手就像灌了铁一样拥抱着这位满是甲壳的朋友。

  “still  remains.萦绕不去.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于寂静无声的此刻!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ed  alone.在无数浮躁的梦中我茕茕独行.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  stone.行走在鹅卵石铺就的狭窄街道上.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头顶上街灯的光晕将我笼罩.”

  鲜血从他的嘴里不断向外流,血红的蟑螂疑惑的看着这个人类,它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不放手,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可是伟大的蟑螂吗?这个弱小的人类怎么认为自己能抵抗它的利爪?而且这个脆弱的人类已经奄奄一息,为什么他手臂还这么有力量。

  “晚……上……好……”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and  damp.我翻起衣领以抗御此夜的寒冷及潮湿.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当我的眼睛被霓虹灯的闪烁刺痛时.

  that  split  the  night.也划破了夜空.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打破了黑夜的沉静.”

  那把长枪刺穿蟑螂的心脏,长枪穿过它的身体,坚固的甲壳瞬间褪去了,它的眼中分明带着泪。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失去了控制,但它依旧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这位眼前的朋友。

  “and  in  the  light  i  saw.在无遮灯照耀下我看到-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数以万记的人,或许更多.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有的人在说着无聊的话语.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有的人在漫不经心的听着别人说.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有的人在写着那些从不会被传唱的歌.”

  他压制着冲进骨髓的愤怒,缓缓将它的尸体放在了地上。那杆长枪消失了,那枚牙齿深深刺进了它的心脏之中。它化为灰烬,被微风吹走,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and  no  one  dared.但没有人敢于去-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打破这份静默.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我说道:"愚蠢的人啊,你们不知道"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静默会像癌细胞那样扩散.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听我的话,我才能教导你.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抓紧我的手,我才能救你.”

  他像一具僵尸一样缓慢迈开了脚步,身体就像一架木偶一样,他抬起头,看着天空,看着天空那轮血月,血月逐渐下落了,太阳要出来了,新的一天要开始了。他孤单一个人站在原地,就像从远古开始就是这样。

  “啊——”

  那声怒吼,传遍了树林的每一个角落。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但是我的话却如寂静无声的雨点落下.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徒然回响在沉静的天井中.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人们仍然顶礼膜拜着.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自己塑造的霓虹灯神像.

  and  the  sign  flashed  out  its  warning.霓虹灯突然闪烁出警兆.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警告的语句渐渐成型.

  and  the  sign  said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预兆显示:先知的预言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and  tenement  halls".都被写在地铁的墙上及出租公寓的走廊上.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s  of  silence.这告诫也在无声的静默中被轻声传送.”

  :。:

看过《无视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