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小安子的野望(第五更!)

第七百一十九章 小安子的野望(第五更!)

  大学,是一个青春洋溢的地方,只有离开大学的人才能感受到此间之美好。

  夏天,你可能在其他地方再也难以看见这么多穿着超短裤超短裙或者丝袜的小姐姐小妹妹了;

  也体会不到那种宅在宿舍无忧无虑玩游戏开黑的日子了。

  不过,虽说发生了跳楼自杀的案件,但校区里,并没有起太多的波澜。

  现在,学生稍微多点的学校,无论大学还是中学,每年死个一两个人,真的很难激起多少波澜。

  大家该逃课还是逃课,该去图书馆还是去图书馆,一切都照旧。

  “大冬天的,居然也穿这么少,啧啧,这个腿,这个臀,这个胸……”

  安律师走得很慢,

  他有一种自己正置身于万花丛中,

  在进行着选妃。

  可惜自己还没来得及换新车,否则真想放个脉动在上面停一下。

  哪怕是寒冬腊月里,

  但爱美的年轻女子,

  还真是多得很啊多得很啊。

  “你能不能快点?”

  老张在前面催促道。

  “哦,好。”

  安律师拿出面巾纸,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心里也在奇怪自己怎么今天这么亢奋?

  之前虽说是在都江堰忙着疗养院的事情,但他又不用去搬砖,每天忙完事情和规划吩咐之后,也经常去蓉城嗨皮,不至于憋成这样啊。

  安律师怎么可能预料到,

  他刚回书屋就喝了一大杯加料的超霸杯咖啡,

  神奇的滋补效果,正在显现!

  “呼…………”

  安律师不得不先去教学楼里的卫生间冲了一把脸,但看着镜子时,却依旧发现自己红光满面。

  摇摇头,

  甩了甩脸上的水珠,

  安律师这才跟着老张去了楼顶。

  虽说发生了跳楼事件,但因为没证据表明是谋杀,很大可能是自杀,所以除了天台位置应景般的布置了一点警戒线外,教学楼还是在第二天被正常使用着。

  毕竟这么多学生,又不是假期,总得考虑学校的运转。

  安律师跨过了警戒线,老张指了指边缘位置的一个台阶道:

  “就是这儿了。”

  跳楼的孙铁成,应该就是站在这个位置的,这里还残留着他的脚印,应该穿的是运动鞋。

  安律师点点头,

  鼻子动了动,

  然后跑到了另外一面,

  弯腰把头伸进墙壁后面,

  然后伸手进去随意地抓弄着,

  很快,

  抓出了两个用过的碧云涛。

  “席八…………”

  安律师把这碧云涛丢在了地上,使劲地甩手。

  老张走过来,观察了一下上面的痕迹,道:

  “应该很久了。”

  肯定不是昨天的。

  “现在的学生,真特么开放。”

  安律师咬了咬嘴唇,走到了孙铁成跳楼的位置旁边,闭上了眼。

  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他昨天和老道的画面。

  对方应该不是想找死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他应该只是想把老道喊来,把老道当作人傻钱多的圣母,想要再卖个可怜,要一笔钱。

  既然是这样,除非是挂断电话后,他真的不小心失足掉了下去,否则,他是不会自杀的。

  如果真的是失足掉了下去,那可就真的是……

  如果不是失足掉下去,那就是谋杀了。

  “监控看了么?”安律师问道。

  “查看过了,这栋教学楼各个监控都检查过了,当晚孙铁成是大概在凌晨三十分上来的,他上来之后,就没有人再进这个教学楼了。

  学生想要熬夜看书或者自习的话,基本都在图书馆或者在宿舍里。

  而且,

  当时目睹跳楼过程的目击者也证实说,他们是先看见孙铁成站在边缘位置,然后再自己跳下来的,没有看见天台上还有其他的人影。”

  安律师点点头,

  继续沉思着。

  然后,

  他又睁开眼,

  身子向前微微倾斜,

  目光向下看去,

  高,

  是真高,

  那个姓孙的,跳下去后,应该很凄惨吧?

  安律师耸了耸肩,

  正当他准备收回身子时,

  却看见楼下有一个楼层位置的窗户那边,

  挂着一个布娃娃。

  一个身穿着红色裙子的布娃娃,似乎是被固定在窗户上,因为高楼层的风大,布娃娃不停地被风吹摆着,却一直没有掉下去。

  安律师马上转身,下了楼,在楼梯上快速地移动着。

  老张跟在他身后,想问安律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见安律师如此急匆匆的样子,也就没问,只是跟在后面。

  整个警察圈,能够和他一样调动鬼差来帮忙查案的,估计也就他这一家了,所以,他不可能把书屋里的人当作自己的下属来对待。

  更何况,

  他自己本身也算是书屋的下属。

  安律师按照记忆中的方位来到了第十二层,走到了门前,这应该是一个办公室,但明显没人在这里办公了,隔着门玻璃可以看见里面堆满了杂物。

  安律师见身后只有老张跟过来,附近也没监控,干脆用自己的白骨手把门锁给直接撬开,推开门,走了进去。

  杂物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窗户是那种很传统老式的推窗,

  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布娃娃被人用绳子绑着身子固定在窗户左上端的角落位置,风起,摇动,像是在跳舞一样。

  等靠近了,安律师才发现这个布娃娃画风很独特。

  眼睛很大,

  而且不是女性,虽然后头有栗色的长头发,但脸上却挂着两撇小胡子。

  这特么,

  是个男娃娃!

  “有什么异常么?”

  老张觉得自己就像是元芳,

  一直在搭台。

  但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他清楚,

  在遇到一些非自然情况时,

  他这二十年刑警积累下来的经验,真的没什么用。

  安律师伸手指着这个布娃娃,

  手指在颤抖,

  表情很激动!

  老张马上也跟着激动起来,追问道:

  “它,它,它,

  它真丑啊!”

  “…………”老张。

  ………………

  “唉。”

  安律师拿着筷子,

  有些忧伤,

  看着面前的盒饭,

  只觉得实在是亏得慌。

  “我还以为今天回来,能吃老许做的饭呢,唉。”

  老张蹲在门口,

  一边扒饭一边看着外面。

  他其实最有发言权了,

  因为在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总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好来到书屋然后恰巧地坐下来拿起筷子。

  “我们什么时候走?”

  老张把最后一口饭吃下去,又把手指上的一粒米送入嘴里,问道。

  “怎么,你急着回去?”

  安律师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要去一趟医院。”

  “哦,呵呵呵。”

  安律师冷笑了一声,

  “得亏你遇到的是咱们这个老板。”

  老张尴尬地笑笑,低下头。

  “前阵子的事儿我也听说了,其实我要是在的话,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毕竟都过去了,大风大浪地见多了,人也就成长了。”

  老张继续尴尬地点点头,

  你年纪大,

  你说你说。

  “其实,我有时候也挺庆幸的,就算当初被追债的砍死吧,也是我自己技不如人,砍不过别人。

  而且,我爹已经做得很好了,他真的帮了我很多。”

  “嗯?你爹不是破产了么?”

  “是啊,如果他不破产,我估计就得参加黄埔第二十三期了。”

  “黄埔第二十三期?”

  老张掐着手指开始算着。

  “别算了,49年。”

  安律师拿起桌上的可乐喝了一大口,

  然后猛地拍在了桌上,

  道:

  “老子差点49年入了果民党!”

  “额……”老张脸憋得通红,使劲忍住不笑,道:“那真的挺幸运的。”

  “想笑就笑呗,我自己现在想想都想笑,我爹拼着不让我误入歧途,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结果我还是不争气,唉。”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能不能敷衍得稍微真诚一点?”

  “抱歉。”

  安律师放下了盒饭,

  走到老张身边,也蹲了下来,

  道:

  “其实吧,我和老板对你的看法很一致,你呢,就一直做你的好警察就是了。

  平凡中显伟大,

  老张,

  好人会有好报的。

  你不就是个例子么。”

  “嗯…………”

  “你运气好啊,其实我也运气好,真的。

  我他妈现在真的想回地狱,给当初那几个拍板开除老子,剥夺老子出身文字,甚至还追杀老子的王八犊子上炷香!

  不,

  我给他们磕头都行,

  真的要谢谢他们啊,

  实心实意地谢谢他们,

  否则哪里有现在这个机会?

  他们,可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一个幽冥之海的主人,

  一个疑似泰山府君人间化身,

  我顶你个肺啊,

  两条粗腿一起抱,要是还不能抱出个名堂来,我自己都得找块豆腐撞死了。

  老张有些不能理解安律师的脑回路,因为有些事情,安律师只是做到自己心里有猜测,却不敢说出来。

  “我们,还要等到多久?”

  安律师看了看手表,道:

  “快了,等天全黑了。”

  “然后呢?”

  “然后去天台。”

  “还要去天台?”

  “虽然那个宝宝死不足惜,

  但既然一盆脏水泼到了泰……老道头上了,

  书屋里的人,可不都是家人么?

  咱总得帮自己的家人把事情调查个清楚呗。”

  “你这话说得怪怪的,云里雾里的感觉。”

  “不,老张,你知道么,我从没有像现在这般佩服我自己的眼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