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二章 不见了

第八十二章 不见了

  教堂深处传出的悠长叹息声里,克莱恩和阿尔杰背部肌肉同时一紧,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没有犹豫,克莱恩左掌手套变得透明,整个人霍然消失不见,又浮现于“倒吊人”身侧。

  他探手抓向对方肩膀的同时,“怨魂”塞尼奥尔也拾起了那团水母状的非凡特性,借助“镜面跳跃”,回到了铁制卷烟盒内的那枚金币上。

  紧接着,克莱恩和阿尔杰的身体同时淡化,变得无形,整个墓葬厅一下恢复了寂静。

  两人直接“传送”到了远处的半空,于绯红的月光和云层的阴影里,显出身形。

  下意识间,克莱恩和阿尔杰同时回头,望向那座原始岛屿,想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

  ——刚才只是听到那声叹息,还未感应到实质的危险,他们就依据本能和经验做出了立即逃走的决定,此时难免有点好奇和疑惑。

  他们的视线里,笼罩着那座原始岛屿的厚重雾气正飞快散去,让高空的月华不再受到阻碍,直直地洒落了进去。

  呼啸的狂风之中,克莱恩和阿尔杰悬浮于半空,透过已然稀薄的雾气,看清楚了那座原始岛屿现在的样子:

  它,不见了。

  这座生活着半神级羽蛇和各种超凡生物的原始岛屿不见了!

  它原本所在的区域,深蓝近黑的海水轻轻摇晃,没有一点异常!

  阿尔杰忍不住伸手摸了下衣兜内的物品,触碰到了让他思绪微微呆滞的六翼石像鬼核心结晶。

  如果不是战利品还存在,他绝对会怀疑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怀疑自己和格尔曼.斯帕罗奇怪迷路,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始岛屿,于梦中完成了一场探索。

  克莱恩同样也有类似的想法,甚至觉得自己这一刻可能出现了幻觉,毕竟一座存在众多强大生物,藏着神话时代秘密的大型岛屿,不可能说不见就不见,连海水都没反应出相应的痕迹。

  还好刚才没有一点犹豫,直接选择了撤退,否则,我和“倒吊人”先生可能也这样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克莱恩心里霍然涌现出极大的庆幸,没敢更多停留,再次开启了“旅行”,带着阿尔杰消失在半空,穿梭于灵界。

  而这片海域凝固于两人眼睛中的最后画面是,雾气重新弥漫,越来越浓郁。

  又经过一次“传送”,克莱恩和阿尔杰回到了之前那座荒岛,站在礁石上,看着浪潮淹没了沙滩,哗啦作响。

  阿尔杰左右看了一眼,无声舒了口气,拿出六翼石像鬼的核心结晶和眼珠道:

  “这是共同的战利品,你先挑。”

  他权衡之后,只将六翼石像鬼当做两人共同击杀的怪物,而那三位逝者独属于格尔曼.斯帕罗。

  克莱恩没直接回应,让“怨魂”塞尼奥尔浮现于旁边,拿出了“暴君”牌、褐色泥土状非凡特性和水母状非凡特性,后者疑似对应“海洋歌者”。

  做完这一切,他才开口道:

  “一场战斗,我先挑,三次。”

  他的意思是,这属于两人与三个亡者加一只六翼石像鬼的遭遇战,对方于整体战局也算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所以,墓葬厅内收获的战利品全部属于公共。

  当然,根据做出的贡献,格尔曼.斯帕罗有权利先挑,并且连挑三次。

  阿尔杰愣了一下,对疯狂冒险家又有了些新的认识,然后点头:

  “好。”

  克莱恩随即将手伸向自己的秘偶,平淡地拿过了那张有罗塞尔脸孔的“暴君”牌:

  “它算两次。”

  有了这张“亵渎之牌”,再配合“海神权杖”,他用灵体状态行动时,可以勉强算一个伪半神了。

  这在扮演“海神”时,也有相当大的作用。

  当然,“暴君”牌最具价值的还是自带的“风暴”途径全序列魔药配方,以及让持有者到了序列4后,微妙感应到自身所需材料的能力。

  正因为如此,克莱恩没等回到“慷慨之城”拜亚姆就中途停止,分配战利品,他害怕“暴君”牌将“海王”亚恩.考特曼直接吸引了过来。

  你说算几次就算几次……阿尔杰没有反驳也不想反驳格尔曼.斯帕罗的话语,看着他将手伸向了那团大概率对应“海洋歌者”的水母状非凡特性。

  这对克莱恩来说,既可以用来制作风暴领域的神奇物品,替代被“地狱上将”拐走的鱼人袖钉,也能于未来赐予给罗思德群岛的反抗军,提高他们在海洋上的生存能力,当然,前提条件是他们极大地取悦了“海神”。

  收起“暴君”牌和水母状非凡特性,克莱恩看了眼“倒吊人”,示意该你挑选了。

  阿尔杰斟酌了下道:

  “我可以选那张‘亵渎之牌’内的序列4魔药配方吗?”

  “没问题。”克莱恩没什么表情地颔首道,“之后给你。”

  虽然“暴君”牌已经开启,但将它激发时,必然会有一定的动静,所以,克莱恩谨慎为上,决定返回贝克兰德后再去灰雾之上研究。

  “好。”以阿尔杰的深沉,这一刻也忍不住露出了些许笑容。

  这次冒险之后,“海洋歌者”消化得差不多时,他就要展示能力,走教会内部晋升途径了,到时候,多喝魔药的问题还不算大,即使不找人生孩子,依靠时间的积累,也能彻底地解决,最关键的障碍是,从序列5到序列4,是本质的变化,是生命层次的提升,风暴教会内部不知多少位“海洋歌者”辛苦了几十年,也无法获得机会,阿尔杰不认为身为混血儿,从仆役一步步提升上来的自己会得到什么优待,少受一点歧视,他都觉得庆幸,感谢自己擅于做人。

  而且,在教会内部,晋升序列4都是直接给魔药,不存在提前了解配方,自己做准备的事情,阿尔杰要想在可怕的竞争里占据先机,除了要立下排得进前三的功劳,还得另外想办法。

  他现在的思路是,杀掉一位成名海盗,从他那里“拿”到“灾难主祭”的魔药配方,并让线索指向原始岛屿内那位异变的逝者——这应该是一位曾经活跃于海上,但又突然消失不见的大海盗。

  这样一来,风暴教会的高层必然怀疑那位消失的大海盗获得过“亵渎之牌”,而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证实。

  阿尔杰则能借助已经知道“灾难主祭”魔药配方的优势,得到成为序列4的机会。

  当然,前提是教会没有那种可以直接抹掉相关记忆的封印物……如果这个办法不行,又实在没机会晋升,我就自己秘密搜集相应的材料,准备晋升需要的仪式,一旦成为序列4,立刻离开教会,去做海盗王者……阿尔杰收回思绪,看见格尔曼.斯帕罗拿走了那团褐色泥土状的非凡特性。

  瞄了眼剩下的物品,他收起了那灰白色的半透明晶簇,将六翼石像鬼的眼珠递给了格尔曼.斯帕罗。

  对于不缺乏强力攻击手段,海陆空全能的他来说,这非凡材料制成的神奇物品应该相当有用。

  在墓葬厅时,若不是不清楚“精神刺穿”是否能影响六翼石像鬼,而战局容不得一点失误,他的首选肯定是动用“精神之鞭”。

  分配完战利品,将它们放入不同的盒子,并用灵性之墙做了封锁后,克莱恩收回“怨魂”塞尼奥尔,再次探手,抓住“倒吊人”,让彼此身影淡化,进入灵界。

  这次“旅行”完,两人出现在了拜亚姆城外的海边山峰上,依旧是墓园附近,似乎从未离开。

  阿尔杰没有啰嗦,向格尔曼.斯帕罗点了下头道:

  “如果需要制作神奇物品,相应的费用我来承担。

  “合作愉快。”

  戴着透明手套的克莱恩“嗯”了一声,身影突地消失不见。

  他丢下“倒吊人”,直接传送到了拜亚姆城内的僻静角落。

  “接下来,就要挑选一位幸运海盗了……”克莱恩环顾了一圈,边无声自语,边舒张手指,走向大街。

  当然,他没忘记改变样子,并给“莱曼诺的旅行笔记”涂抹血液,毕竟到处都贴有格尔曼.斯帕罗的通缉令,而“海王”亚恩.考特曼就守在这座城市,如果被人认出,或是迷路,就不太好了。

  …………

  城外山脉的腰部,阿尔杰抬头望了眼深黑的夜空、绯红的月亮和数量不多的星星,缓慢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让海边的清爽和咸涩洗涤着身体。

  刚才那场探索,是他经历过的最危险的一次冒险,如果不是格尔曼.斯帕罗借助“蠕动的饥饿”,有了“传送”这个非凡能力,他怀疑两人可能无法活着逃出来。

  “不过,作为‘愚者’先生的眷者,‘世界’应该还有别的底牌,比如那本‘莱曼诺旅行笔记’上的半神级非凡能力……

  “但这样一来,未必能顺利抵达那个墓葬厅,途中会有更多的麻烦……

  “额,那张风暴途径的‘亵渎之牌’就是让他克制住自己疯狂的目标……这是‘愚者’先生的吩咐?祂果然早有预见!也许,祂还认识教堂深处发出叹息的那位存在!

  “当初齐林格斯或许见过那张‘暴君’牌,却没有能力获得,才会那样说……”阿尔杰思绪翻腾,缓步走向了山脚。

看过《诡秘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