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至尊妖魁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归魂

第四百三十七章 归魂

  蒙邈的精神海顶多算是一汪水潭,狭小朦胧似尘雾掩藏下的井眼,苏贤的神念体则如毁天灭世的神魔,贸然出现在他的精神海上会在顷刻间撑爆他的神念,因此苏贤用梦寐术将其拖入梦境,与之交流。

  听蒙邈将两月来的琐事侃侃而谈,或有趣,或危险,或尴尬,苏贤的情绪也随之被调动,尤其是知道自己在北域的事被月无涯发现后,他还真有点不敢回第一宫了。

  他为获取蒙昧衍一烟的计划本就漏洞百出,称不上周密,被人一点点撬出线索,推导出真相并非难事,让苏贤感到愧疚的是,由于他的粗心大意而将一路守护两人的祖楼影置于委肉虎蹊的境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幸亏,叶知秋及时降临,他的到来等同于为众人撑开了一顶擎天巨伞,定保四人无忧。

  之后,苏贤再与叶知秋取得联系。

  “你要给月锦瑟找第六妖兽?”当金色小人又突兀地盘坐于一片浩瀚皎洁的星空下时,叶知秋仿佛早已等候多时,艳羡地问道。

  苏贤猝然一惊,小人身躯微震,不可思议道:“你怎么知道?”

  造梦之主的事如此隐蔽,月锦瑟更是远在天机院,怎么叶知秋又特么知道了?!

  嗯?

  苏贤最近感觉诸事不顺,好像自己做什么都会被人猜到一样,毫无秘密可言。

  一点**都没有,还让不让人活了?

  “月无涯猜的。”叶知秋大致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苏贤心情顿时不好了,晴转多云,纳闷道:“这人是个妖怪吧……”

  “那月锦瑟就是妖女。”叶知秋幽幽地补充了一句,后声色俱厉道:“老实交代,你给她找的什么妖兽?”

  “我还没找呢!当时脑子一抽瞎吹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太靠谱。”谈及此事,苏贤不禁后悔莫及,掩面长叹道。

  叶知秋一脸不信,刨根问底道:“你吹的什么?”

  “冰阴幻犀。”

  苏贤像一个失去七情六欲的木雕,面无表情地端坐,只是眼底的绝望清晰可见。

  “冰阴幻犀?!”听闻此名,饶是叶知秋都惊叫了一声,羡慕得眼珠子都快红了,随后奴颜婢膝地央求道:“哥,苏贤哥哥……”

  “贱人,滚!”

  闻声,苏贤猛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满脸嫌弃与厌恶。

  见此路不通,叶知秋试图与苏贤讲道理,于是神色肃穆,眼眸如含星空般深邃,溘然唏嘘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回想你我渡过的朝朝暮暮,日落晨曦,春夏秋冬,却未曾想过,你我之间的感情竟如此淡薄,如蜃凰谷的雾,经不住炽火的灼烧,如沧溟海的风……”

  “停停停。我们不是有天幕蝠吗?”苏贤受不了叶知秋的“深情款款”,不耐烦地反问道。

  叶知秋见奸计得逞,嘴角一勾,狂吐苦水:“多一个选择有何不可?更何况,我现在连天幕蝠的影儿都没见到,但老子已经半步妖宗了!我现在有需求,有修炼瓶颈,你解不解决?我的四只妖兽你又不是不知道,缺的就是像冰阴幻犀这种在神念上造诣极高的,抑或是天幕蝠那般制霸云空的,玄天仙龟也行啊。北域深处帝妖那么多,你看着挑?”

  苏贤一脸懵逼,你当我什么,你以为皇帝挑妃子啊,还随我挑?

  可是瞥见叶知秋那副哀愁到望穿秋水的眼眸,苏贤明知他是故作乞怜,却依旧升不起拒绝之心,默声许久,旋即勉强答应道:“行吧,我到时候帮你物色一下。不过,我也没把握,我现在还在冰天雪地里站着呢!除了玄天老祖,谁都还没见过。”

  叶知秋:“……”

  叶知秋内心抓狂,目若喷火。

  你有种再说一遍?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又飘了?

  “真的?”叶知秋当然知晓玄天老祖是何等存在,普天之下,唯有一只横贯古今的妖兽能当得此称谓,那是连天机院都只能仰望的存在,因此叶知秋的呼吸略显急促,心潮翻涌,希冀地盯着苏贤,想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骗你干嘛?玄天现在正跟着它修炼呢!”在这方面的见闻上,苏贤深知自己强压了叶知秋一头,不由神色鄙夷,难得地炫耀道。

  闻言,叶知秋终于按压下震惊,神情万分古怪地望着苏贤,看来他需要重新评估苏贤背后站着的那位古老修士了,大陆修士中能与玄天老祖都扯得上关系的,至今闻所未闻,这位大能绝对是一位震铄古今的存在。

  “所以,你真的在北域横着走?”叶知秋心情复杂,闷闷地问了一句。

  苏贤不料自己当初大放厥词的这句话叶知秋还记得,脸庞微红,诡辩道:“话也不是这么说,太肆无忌惮肯定不行呀!我说的‘横着走’,等于‘活着’,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是啊!

  有玄天老祖罩着,在北域可不是无敌么?

  放眼整个北域,谁能打破玄天老祖的大陆壁垒?

  当不经意的玩笑之语转化为现实时,叶知秋猛然悟到了精髓,心中感慨着自己与苏贤在北域背景和底蕴上的差距,随后默默无言地望着苏贤好一会儿,才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帮我留意妖植生命精华的部分,修为不限,重点是妖植‘血脉’的品阶,越高越好,譬如帝妖植。”

  “可以。”叶知秋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苏贤想要的报酬。

  不过,跟一只帝妖兽比起来,所谓的生命精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根本不值一提,叶知秋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

  “还有,北域的天是玄天老祖遮的,它早就是妖祖,与祖庭有很深的渊源。祖庭就是……”接下来,苏贤把自己所知的分享给了叶知秋。

  这一夜,叶知秋豁然感觉,他脑海中关于这片大陆的‘版图’骤然暴增,从以前的一无所知,盲目迷惘,到如今的一知半解,他蜕变成了井底之蛙,终于窥见了蓝天的一部分,感叹着世界的无穷和历史的古朴厚重。

  青史年轮树,竟是十二旧主宰之一,这是妥妥的祖妖啊!

  主宰化原始,宁轻狂也身怀一只曾称霸荒古的祖妖。

  所以,被遮蔽的天机里,苏贤到底是成为了怎样的一位存在?

  妖帝?妖祖?还是俯瞰大陆的主宰!

  通神切断时,叶知秋整颗心都变得沉重,收敛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当大陆的秘闻扑面而来,泥沙俱下,一股磅礴的压力感也随之而来,在这个黑夜中宛如啃噬心灵的凶兽,一点一点侵蚀着他,致使他眼神空洞,陷入茫然。

  这种表现,和苏贤初闻历史时如出一辙。两人同样的心比天高,因此同样会感到颓败,寥寥几句描述,勾画出曾活跃在历史前端的那些恐怖主宰的轮廓,他们便被击落凡尘,心藏黯然,认知到自身的渺小和孱弱,堪比蚁蛭。

  天机院在世人眼中是庞然大物,可倘若是在远古时期,这样的一个势力它什么都不是,更遑论在那些主宰眼里天机院是什么样子。

  圣子,其实什么都不是。

  在这个妄念噬人的夜晚,叶知秋的世界观得到了矫正,认知再次冲破某种狭隘的局限,认清了自己在远古大陆上,究竟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

  摆正位置,认准了路,叶知秋抿了抿唇,继续往前走……

  ……

  天亮了。

  苏贤的心间像是堆满了轻软的棉花,被烦恼充塞,挤在一团却又没有力量,那是一种他自己都不可名状的情绪,仿佛前一刻他还脚踏实地,下一秒他忽然变得轻飘飘的,口若悬河,一个冰阴幻犀还没解决,他又许下豪言壮语,让他想抽自己。

  情面就是这么一个玄乎的东西,当时的境地下,他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然后陷入自闭,慢慢悔悟。

  但是,苏贤对叶知秋的请求,从未有过推脱之心,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已无法细数叶知秋对他有多大的恩惠,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什么帝妖、高阶妖物就可以衡量的,叶知秋引领着他走出南荒,点透他的未来,期间给予他数不尽的帮助,这些一切的一切,苏贤都无以为报。

  因此,不管硬着什么,苏贤都会给出承诺!

  在苏贤繁杂的思绪中,半天的时光悄然流逝,突然数万米的远方响起了一阵阵破空声将苏贤惊醒,他的神念铺天盖地,方圆十万米内尽在掌控,很快就捕捉到了引起这番动静的目标,那是一支令他眼熟的四人团队,没记错的话,为首面色僵冷的女子唤作蓝吟哦,蓝袍翩翩,旁边一老一少一中年人,特征鲜明,四人共乘着玉.肌冰蝶仙而来,靠近幽谷时,顺势一滑,玉.肌冰蝶仙回归妖宫,四人轻松地掠进了谷内。

  苏贤心有疑问,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他还一直以为迦楼兰所在的这座幽谷是在北域深处的中部地带,人迹罕至,修士根本无法涉足,却没料到他在出玄门前才见过的几人,在今天就如此巧合地出现在了这里。

  这说明,这座幽谷并没有苏贤想象中的那般隐蔽,或者说,早在他来之前,这支归魂团队就与这座幽谷有了牵连。

  ??的踏雪声响起,四人明显是轻车熟路,绕过一条条曲径,光明正大地来到了迦楼兰的地盘。

  诡异的是,幽谷深处的迦楼兰皇对人类修士的闯入没有传来一丝异动,这让苏贤蓦然谨慎起来,心中涌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

看过《至尊妖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