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桃源兵王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七百二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唐龙真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但凡能不掺合,他绝对不想多管,因为里外都未必能落着好。

  大儿媳听着唐龙的话,眼珠子差点没给瞪出来。

  周二宝家里这点事情,全都是因为贪心起来的,而最终的目地,除了是想让自己家过上好日子,更重要的是,怕这个半道上嫁进来的弟媳妇,从他们老周家捞去了好处。

  吴丽带上门的儿子,又不是自家人,凭什么给他预备结婚用的房子?

  “姓唐的,你吓唬谁呢?”回过神儿来的大儿媳,两手叉腰,不顾丈夫阻拦,朝着唐龙瞪起眼睛叫嚷道。

  唐龙皱了下眉头,淡然说:“你别跟我吵吵,咱们也吵不上,今天我过来是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协调,是看在周敏的面子上,真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话外之意,要光是你们请自己,那自己还都不来呢!

  “老大,你们先别说话了。”周家老太太开口了。

  对于唐龙,大儿媳妇心里也挺顾忌的,万一周家村整体改造,真不带着她们家,那可就真得不偿失了。

  “小唐啊,你今天来是个什么意思呢?”老太太瞅着唐龙问。

  唐龙笑了笑说:“没啥意思,你们家里动静这么大,外面左邻右舍的都看着呢,周敏和我不是过来想着给你们调节调节吗,毕竟也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说不过去的!”

  “咋调节?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是我跟我老伴的,压根就没有周二宝的份,所以翻新以后,他想全拿走,连门都没有!”周家老太太说道。

  唐龙皱了下眉头,反问道:“那你这意思是,周二宝在周家啥财产都没有,一点都不给他?”

  周老太太愣了下,摇头说:“给啊,但是这老宅子必须他们兄弟姐妹五个人分!”

  吴丽在一旁气的,咬牙切齿道:“你吃我们的,住我们的,这些年我好生伺候着你,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丧良心吗?”

  “你闭嘴,我丧良心?什么时候我吃你住你的了,这里是我的房子,你们住在这里,都是我看的开,不与你们一般计较,要不然早就让你们滚出去,该死哪里去死哪里去了!”周家老太太冷漠说道。

  唐龙感觉有些无语,这家人,估摸着……咋说呢,或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老太太您话也不能这么说……”

  唐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家老太太给打断,顶了回去:“我不这么着说,我怎么着说?啊?难道这套老宅子,不是我的房子吗?”

  也不知道多久没这么被人堵着不叫自己说话了,唐龙这肚子里也有点火气。

  沉默了会,

  唐龙点头道:“那行吧,你们先自己讨论讨论,等有了结果在找村里这边。”说完转头,对着周敏道:“周村长你也看到了,我也没什么面子,说话没人听也不好使,人薄言轻,这事情还是你们村子里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稍微犹豫了下,又沉声道:“不过当初你代表着周家村去借钱的时候,咱们可是说好了的,钱可以借给你们,但是必须三年之后还清。这家人你们也看到了,我觉得三年之后够呛,他们家里的家事没捋顺清楚之前,暂时先不借给他们家钱修房子了。”

  说完点了点头,转身好外面走去!

  这家人听着唐龙的话,全都愣住了,等回过神来,想叫住唐龙又不意思开口,最后只能把目光望向周敏。

  “周敏,啥意思?我们家的房子不翻新了?”大儿媳妇焦急的朝周敏质问。

  周敏板着脸说:“对,你们家里的事情解决不了,我没法子去给你们借钱。要知道村里借的钱都是打了条件的,你们这个样子闹,谁还敢借给你们钱啊!”

  “你敢!”周家老太太一听,立马火了。

  周敏苦笑着道:“大娘,这可不是我敢不敢的事情,你们把唐龙都给顶撞走了,这钱还怎么借给你们?”

  “我们修不了房子,那你们也别想修房子!”周家老太太急道。

  周敏道:“行啊,这事情你们自己去跟村里其他人解释,如果因为你们的关系,我们都借不到钱,修不了房子,那……咱们全村的人都会怨你们!”

  说完,转身也朝外面走去!

  “周敏,你敢……”

  “闭嘴!”大儿子气的把媳妇骂道:“你傻了不成,周敏是村长,咱家全村修房子的事情,都指望着人家呢!”

  很快唐龙被气走,周家村修房子的事情,还能不能进行下去的小道消息,就在村里流传开来,那些彪悍的村妇们,一听这事情能干吗?

  回鱼头村的路上,任盈盈朝唐龙眨了眨眼睛问:“周家村的事情,你就不管啦?”

  唐龙笑着说:“怎么管?”

  “你给吴丽儿子弄个房基地不就解决了吗?”任盈盈想了想说。

  唐龙摇头:“事情的根子,不在吴丽身上,而是在周家人身上,周二宝傻吗?不傻,是人都是有私心的,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强占了,哪怕是亲哥哥亲姐姐亲弟弟,甚至是亲妈都不行啊。

  为什么周二宝没有站出来,跟媳妇站到一条线上,阻止周家人欺负他们?一个或许是因为他孝顺,另一个,大概也是他母亲背地里跟他说了什么吧。

  毕竟又不是自己亲儿子,累死累活给他弄套房,换成是谁心里都得有隔阂,不会太痛快。”

  任盈盈瞪着眼睛说:“那结婚的时候,早干嘛去啦,周二宝不知道吴丽带着个儿子,自己要多个累赘继子吗?”

  唐龙笑着道:“知道,可人是懂得取舍的生物,娶媳妇重要啊,那时候心里只想着娶媳妇了,或许没想到其他呢!”

  “那也不能这样啊,我觉得这样对周二宝媳妇吴丽也不是很公平!”任盈盈想了想,板着小脸说。

  唐龙笑着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事情对周二宝就公平吗?”

  “公平!”

  任盈盈点头道:“周二宝是男人,娶吴丽进门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自己要面临着什么责任,现在觉得不公平了,早干嘛去啦?”

  唐龙笑着也没反驳她,因为任盈盈说的也在理。

  “反正这事情不好弄,一个是周二宝现在不跟吴丽一条心,另外一个就是老周家那些儿子女儿,都想在周家村整改的时候,多捞点好处!”唐龙道。

  任盈盈眨了眨眼睛:“那最后,总要有个解决的法子吧?”

  唐龙笑着说:“咱们已经给了周敏一块底牌,剩下的事情,用不着咱们出面,她应该就能解决,这点小事儿都弄不了,往后还怎么执掌周家村!”

  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足够把这家人架起来,当然,唐龙的目的也不是给他们难看,而是想解决问题。

  有小家才有大家不是,其实归其根本还是穷的,如果家家都有钱,拿个十万八万的全都不当回事,还会在意这点破东西吗?

  周家村如果发展起来,未来的前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何况周敏还是唐龙他们都比较看好的人。

  最后这事情,就算唐龙不出面,周老头也得出面解决,或许周老头不出面,就是为了想试试周敏的斤两,看看她有没有当村长的本事。

  唐龙也觉得,用这事情给周敏在周家村里竖立竖立危险,未必就是什么坏事儿。

  至于周二宝这家人的事情,也就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周敏并没有急着走,因为这事情总的要有个解决方案,不能老是任由这家人在村里这么吵下去,事情是不大,但是传出去不好听啊。

  “大婶,三姑,七姨你们也都别吵了!”

  周敏出面制止围过来的村里妇人们,苦笑着道:“我觉得村里修房子,是个大事情,所以我才出面,代表周家村去跟鱼头村里借了钱,可这个钱要三年之后还上,前因后果大家也都懂。

  我年轻,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多担待着点。”

  稍微停顿,又继续说道:“要是大家觉得修房子这事情,不重要,也不愿意拉饥荒,修房子,那像周大宝媳妇说的那样,咱们可以停下来,不搞了!”

  周家村不修房子了?

  周大宝媳妇儿一听,急着大声给自己辩解着说:“周敏你可不要乱说话,我什么时候说修房子不重要,可以不搞了?修房子是咱们周家村最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说不搞就不搞呢!”

  “就是就是,这话我们家可没说!”周老太太也跟着帮腔。

  周敏无奈道:“你们那么顶撞唐龙,还不是想让咱们村里修房子的事情黄喽吗,咱们的钱是从鱼头村借来的,唐龙什么身份?亲自过来给你们做工作,想让你们家这点破事情平息下去,可你们到好,我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三言两语就被你们给气跑了!”

  周围邻居也纷纷议论:“对啊,你们家里都按什么心。”

  “本来就是,老大家有房子,老三家也有房子,你住在二宝这,人家吴丽又没虐待你,凭啥不给人家承诺的房子。”

  “周二宝你也真是个孬货,被人这么着欺负,你到是放个屁啊!”

  周敏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再吵吵下去,就该激起民愤了,急忙出面说道:“大家都安静安静,我说两句!”

  过了会儿,大家都停住了嘴。

  现在周敏的面子,大家都得给,谁叫人家面子大呢。

  “老婶儿,二宝哥这事情,确实不能这么着弄。二宝哥,你也别蔫吧着了,站起来说个话,家该怎么分,媳妇还要不要,将来怎么着,你不说话,我们知道什么意思呀!”周敏朝周二宝道。

  周二宝吱吱呜呜,朝他老娘看过去。

  周家老太太脸色也是皱的老高!

  这时候吴丽站了出来,哭腔道:“周二宝,咱们离婚吧,你儿子归你,我带着我儿子走,不过当初你们家承诺好的八千块钱彩礼钱,必须得给我。”

  一听吴丽说要离婚,周二宝也急了。

  “你这是干啥啊!”

  “干啥?我跟你过够了,也过不下去了,你看看咱们家里过的这叫什么日子,你能丢得起这个人,我丢不起。”吴丽咬着牙抽泣呜咽着。

  周二宝迟疑下,顿足道:“行,不就是弄个宅基地吗,咱们弄还不行。要分家是吧,那就分,这老房子我也不要了,大家一起分,往后咱娘各家轮着住,大家伺候,谁家都得出赡养费,草它奶奶滴!”

  最后一句脏话,也不知道在骂谁!

看过《桃源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