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04【老师,我又会了】

004【老师,我又会了】

  绍兴师爷名满天下,那是我大清的事了,明朝时期并未真正兴盛。

  如果有人当面把沈复璁称为师爷,咱沈师爷必定勃然大怒。

  因为在明代中期,“师爷”还特指地位较高的老师。而追随主官出谋划策者,则称做幕僚、幕友或幕宾。

  不过,幕宾当中也有师爷,工作内容非常繁杂。

  比如雇主喜欢下棋,那师爷就传授棋艺,并且陪雇主下棋耍乐。或者雇主喜欢吟诗作对,那师爷就陪雇主钻研文学。更甚者,雇主如果喜好女色,那师爷就带雇主逛窑子,偶尔还进献一些房中之术——说白了就是文艺帮闲。

  另有一些佼佼者,亦捉刀为雇主起草文书,或者兼职教授其子弟的功课。后来幕宾与师爷的混淆融合,也源于这种当家庭教师的幕宾,又称西席或西宾。

  沈复璁自视甚高,给自己的定位是谋主,又怎屑于跟帮闲、文书、家教为伍?

  其实,根本没啥区别,只是幕宾内部自有的鄙视链而已。

  沈复璁也经常陪恩主下棋,也跟恩主一起逛过窑子,来往文书更是由他全权负责。但他的真正作用,是为恩主解决实际问题,通俗来讲就是狗头军师一枚。

  十多年的幕宾生涯,养成沈师爷好逸恶劳的习惯。他只负责出主意,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具体行动则由其他人跑腿。

  现在来到黑山岭寨,沈师爷感到非常不习惯。

  别说以前了,就连他被囚禁期间,随便使点银子,也能天天喝上小酒。在这破山寨却整日高粱粥,还夹杂着难以下咽的麸子,而且一天只吃两顿饭,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关于一日两餐的回忆,对沈师爷来说太过久远,还停留在他立志科举的青春岁月。

  早晨时分,太阳都晒屁股了。

  沈师爷穿着一套蛮夷短衫,披头散发卧于茅草床上,端着粗陶碗喝清水,自怨自艾朗诵诗歌:“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这寨子里酒也没有,不知还要捱多久。可怜我那第七房小妾,刚纳不足旬月,便要忍受闺思之苦……不对,吾妻袁氏一向蛮横,家中美妾怕是早被她赶出门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

  沈师爷都懒得坐起来,躺床上问:“何事啊?”

  外边传来王渊的声音:“先生,你已经修养三天,该正式教我读书了吧?”

  沈师爷随口敷衍道:“吾身患顽疾,没有一年半载恐难痊愈。”

  “哐!”

  一声巨响,房门直接被王渊踹开。

  沈师爷像是被踩尾巴的狗,惊得从床上跳起,慌张道:“你欲作甚?”

  王渊立即弯弓搭箭,眯眼冷笑道:“小子家贫,没有多余米粮。既然先生身患重病,那就没必要浪费粮食了,我这就送先生上路归西!”

  “慢着!”

  沈师爷连忙下地活动腿脚,胡乱拍打自己的身体,做出一副惊喜模样:“奇哉怪也,我身上的怪病竟无药而愈了,想必是山寨里的高粱粥格外养人!”

  “是吗?那我恭喜先生大病得愈,”王渊把玩着手中土弓,笑问道,“但先生刚刚病好,有没有精神教我读书呢?”

  “有有有,我精神好得很,”沈师爷一阵赔笑讨好,又装模作样的叹息,“唉,我也想教你读书。但苦于没有书本,也没有笔墨纸砚,这让我如何教导?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先生,请跟我来。”王渊早有准备。

  沈师爷手持羽扇,悠然踱步,嘬着牙花跟随王渊出门。他吃定了王渊家中贫苦,没钱购买笔墨书本,那就不是他的错了。

  王渊回屋搬来一块黑板,是请刘木匠刨平钉楔的木板,再用山中生漆混合沙粒抹匀。

  “粉笔”就更好找了,黑山岭属于喀斯特地貌,漫山遍野的石灰岩,烧制加水便能得到熟石灰。

  对于工程狗而言,这些都不是事儿,仔细思考实验便能搞定——由于火焰温度不够,肯定无法大量烧制高纯度生石灰,但把石灰岩敲碎了再少量煅烧,用来做粉笔已经绰绰有余。

  王渊拿出粉笔,指着黑板说:“先生,木板为纸,石灰作笔。请将文字书于黑板上即可。”

  沈师爷估计也闲得蛋疼了,居然感觉很有趣。他稍作尝试,便笑呵呵说:“嘿,还真能用于书写。”

  就是有点擦不干净,无论怎么擦拭,都像在黑板上蒙了一层白灰。

  只能说,勉强可用。

  沈师爷一肚子坏水儿,居然还想着坑人报复。他故意不从横竖撇捺等基础教起,只随手写下几个字,便指着黑板道:“我先教你《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先学这六个字,学好了再教其他的。”

  “人之初,性本善。先生,我会了。”王渊看了一眼,发现这六个字的简繁体相同。

  沈师爷笑道:“会读还不够,要会写才行!”

  王渊拿着粉笔,把六个字写出:“先生,我确实会了。”

  这他娘就会写了?

  沈师爷有些搞不清状况,连忙把黑板上的文字擦掉,说道:“不仅要照着写,还要能默着写。”

  王渊满脸笑容,又写了一遍。

  怎会如此?

  沈师爷瞬间懵逼。

  汉字有着复杂的书写系统,连横竖撇捺都没掌握的初学者,瞬间学会六个汉字实在匪夷所思。

  “咳咳!”

  沈师爷咳嗽两声,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又写出“性相近,习相远”,故作平静道:“刚才的六个字太过简单,大部分孩童都能一学就会,我再教你这六个更复杂的字。”

  这六个字当中,有两个字繁简体不一致。

  王渊认真牢记写法,很快便说:“先生,我又记住了,我默写给你看。”

  当王渊再次把字写出,沈师爷已经彻底愣住。他像看怪物一样死盯着王渊:“你不会又在拿我逗闷子吧?你以前肯定学过!”

  “真没有。”王渊答道。

  没学过才怪,对于这种说法,打死沈师爷都不信。

  沈师爷开始搜肠刮肚,想出一首颇为生僻的唐诗。别说蛮夷之地的孩童,就连许多生员都不知道,当即写下这首诗说:“做学问讲究天赋。你要是能在一炷香之内,把这首诗背诵下来,并学会如何书写,那就有考科举的天赋。如果学不会,还是趁早放弃吧,你我也能好聚好散。”

  【沧海十枝晖,悬圃重轮庆。蕣华发晨楹,菱彩翻朝镜。

  忽遇惊风飘,自有浮云映。更也人皆仰,无待挥戈正。】

  沈师爷纯属故意恶心人,放着更简单的俗体字不写,全部使用最复杂的正体字。

  如此做法,导致全诗四十个汉字,有十二个都简繁体不同,笔划也特别繁复,这让初学者怎么快速掌握?

  王渊在看到这首诗的瞬间,心里就忍不住吐槽:我信了你滴邪,这个糟老头子坏滴恨!

  沈师爷见到王渊的表情,感觉无比畅快得意。从两人认识到现在,他一直都在吃瘪,现在总算戏耍了这个孩童一回。

  与此同时,沈师爷又莫名悲哀,想他沈慰堂半生自负,居然沦落到跟一个孩子较劲。

  太丢人了!

  王渊也不拆穿对方的把戏,只认真求教这首诗的含义,然后开始学习背诵。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把唐诗默写出来,笑道:“先生,我又会了。按你刚才的说法,我应该有考科举的天赋吧?”

  沈师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喃喃自语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难道真有天生的读书种子?”

  直到此刻,沈师爷终于开始正视王渊,他之前一直把王渊读书当成笑话。

  连户籍都没有的蛮夷孩童,考科举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但现在嘛,或许真有那个可能。

  不过,即便王渊表现出惊人天赋,沈师爷已经打心底接受这个学生,他仍旧不愿意轻易服输,因为此事关乎一个做老师的尊严。

  沈师爷选择继续摆谱,把字体缩得很小,将整本《三字经》写在黑板两面,扔下粉笔说:“你自己慢慢看,我去屋里睡个回笼觉,等你可以完全背诵默写了再来找我。”

  这种教学方法,纯属放羊散养,根本没有系统可言,换成其他孩童绝对给整糊涂,甚至因此放弃读书的念头。

  但王渊却非常满意,真要从横竖撇捺学起,他反而会感觉枯燥和不耐烦。

  其实,沈师爷把这当成一种考验,心想:你这样都能把《三字经》掌握,那我就收你当学生又如何?

  一千多字的《三字经》,再加上熟记繁体字,王渊只用了两天时间便搞定——上辈子怎么也是的学生,背《三字经》可比背考研资料容易多了。

  两天之后,王渊再次找到沈复璁:“先生,我已经能背诵默写了。”

  “真学完了?”沈师爷吃惊道。

  虽然沈复璁对此颇为期待,甚至有所预料,但王渊的速度还是让他惊叹。

  :。: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