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26【恰烂分,稳如狗】

026【恰烂分,稳如狗】

  七八个宋氏子弟站成一排,全都对王渊怒目相向。

  在贵州城,他们属于天之骄子,竟多次被一介蛮夷打得满头包。

  偏偏宋氏在北衙和族学当中,对小孩子打架持放任态度。只要不动用兵器,只要不打死打残,随便这些孩童如何瞎胡闹——当然,还有一条,不能打扰宋校长看书。

  都没法找家长告状,他们的家长不在这里,在各自辖地潇洒快活呢。

  王渊笑着走下台阶,摩拳擦掌问:“今天准备怎么打?”

  宋夔下意识退后两步,大声说道:“比试弓箭!”

  王渊立即摇头:“宋氏族规,这里不能使用兵器。”

  “出去比!”宋夔指着后山方向。

  王渊笑道:“可以。”

  宋夔见王渊落入圈套,笑着补了一句:“我让随从跟你比。”

  宋灵儿纯属看热闹,不站在任何一边。听得此言,她鄙视道:“宋夔,你就是个胆小鬼,居然还要找族中勇士帮忙。”

  宋夔根本不理会宋灵儿的讥讽,死盯着王渊说:“敢不敢比?”

  “敢倒是敢,”王渊撇撇嘴,“但你们真的好烦啊,简直没完没了。即便我今天比箭获胜,明天又要换着花样来,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安静读书?”

  宋夔此刻胸有成竹,说道:“我可以发誓,今天比完弓箭,以后都不再找你麻烦。如果你输了,就要给我们下跪磕头。”

  “你们输了呢?”王渊质问。

  宋夔拍着胸膛说:“如果我们输了,今后就不再找你麻烦。”

  王渊摇头道:“不够。”

  “你想怎样?”宋夔问。

  王渊说出自己的条件:“如果我赢了。第一,不能再找我麻烦;第二,不许再欺负我的同伴;第三,你们都要喊我一声阿哥!”

  “好,”宋夔当即答应,“但如果你输了,就要喊我主人,从此做我的奴仆!”

  “一言为定!”王渊也很痛快。

  他们此刻读书的地方,即后世贵阳市乌当区北衙村书院遗址。周围都是长满竹子的山丘,尤以东面山岭最高,唤作凤凰山。

  比箭之地,便在凤凰山麓。

  宋夔纯属欺负人,安排八个青壮跟王渊比箭,都是各自随从当中箭术最好的。王渊只有赢了所有人,才算赢得比试,否则就算输掉。

  宋夔扔给王渊一把弓,讥讽道:“小蛮子,没用过这般好弓吧?”

  王渊懒得搭理他,开始熟悉弓箭。

  这是一把七斗制式步弓,考武举的必备用品。

  宋夔指着前方树立的九个草垛,其实就是九个稻草人,说道:“射中脑袋和咽喉计三颗豆子,射中躯干计两颗豆子,射中四肢计一颗豆子。每人发十箭,谁的豆子多,谁就算获胜。”

  “我来当判官!”

  宋灵儿主动请缨,态度非常积极。

  王渊摆弄着弓箭,问道:“我对这种弓不熟悉,能射几箭练手吗?”

  “随便你,”宋夔此刻大方无比,笑道,“这可是七斗弓,你能拉开就算你厉害。”

  宋夔早就打听清楚了,王渊还有半个月才满十一岁。

  十一岁的孩童,即便长得蛮高,但力气能有多大?别说七斗步弓,便是三斗马弓都难以拉开。

  七斗即0.7石,明斤126斤,大约53千克,七斗弓就是116磅弓。(注:各种统计出入很大,本书引用《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明代一石约为千克。)

  别看文艺作品当中,动不动就“能开五石弓”。

  事实上,七斗弓已经是明代武举考试,级别最高的制式步弓了,开一石弓那属于附加题——能挽七斗弓为上力者,能挽五斗弓为中力者,能挽三斗弓为下力者。

  宋夔这货一肚子坏水儿,根本没想过跟王渊比箭术。

  宋灵儿猛地回过味来,出于裁判的职业道德,她抗议道:“这样比试不公平,应该换成三斗弓,否则就变成比力气了,哪里还算比箭?”

  宋夔得意大笑:“哈哈,是他自己中计,现在可不能反悔。”

  “这种比试有什么意思?要比力气大,你们干脆举石锁算了。”宋灵儿非常不高兴。她倒不是向着王渊,只因没好戏看而失望,今天这趟算是白来了。

  王渊则满不在乎,都说穿越者有金手指,他的金手指可能就是身体素质好吧。

  从小营养不良,家里油盐都省着放,居然能够天生神力,这完全不讲科学道理!

  王渊平时所用土弓,大概也就三斗左右,他还真没用过七斗弓。当即试着拉动弓弦,发现足够拉个半满,再继续便开始变得吃力起来。

  试射一箭,直接脱靶。

  “哈哈哈哈!”宋氏子弟捧腹大笑。

  宋灵儿则咂咂嘴,心想:这蛮子力气真大,居然能拉开七斗弓,我用的才是一斗弓呢。

  王渊立即作出调整,不到半满就放箭。无奈靶子太远,力道明显不够,想射脑袋却落向地面。

  “试够了没?”宋夔笑嘻嘻问。

  “没有。”

  王渊面无表情,把弓拉到七分满。仔细瞄准之下,手腕已经不住颤抖,再次射出一箭,扎进稻草人的腿部。

  幸好,东方以复合弓为主,弓身相对较短,小孩子也能凑合。

  如果换成欧洲的单体弓,今天根本不用再比了,王渊的手臂长度还达不到开弓要求。

  掏出一截布条,缠在拇指上,王渊说:“可以了,开始吧。”

  宋灵儿高高举起马鞭。

  “啪!”

  鞭子着地,一声脆响,九箭同时射出。

  第一轮,四人射中脑袋,剩下五人射中躯干。

  第二轮,两人脱靶,剩下七人射中躯干。

  第三轮,三人脱靶,剩下六人射中躯干。

  到了第四轮,居然有六人脱靶……即便放下弓箭,他们的手臂都止不住颤抖。

  开玩笑,这可是上力者使用的七斗强弓,让宋家土司的贴身侍卫来还差不多,宋家子弟的随从可没那么大力气。

  包括王渊在内,一群战五渣,接下来就是比烂了。

  王渊的手臂同样在抖,但他一次都没有脱靶,也没有射中过头部——全程恰烂分。

  之前试射两次,王渊已知自己的极限。即便他天生神力,但碍于身体发育,也只能硬拉到七分满。

  力气不够,可以用脑子玩啊。

  每次只拉六分满,保持对弓箭的掌控度,指着稻草人的脑袋射击,落下来正好射中肚子。

  那些宋家随从就比较莽了,一个个都想在主人面前表现,第一箭全部把弓拉满再射。第二、第三箭也是尽量拉满,而且属于硬拉,不但违背射箭技巧,还特别消耗体力,也容易把自己的肌腱拉伤。

  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肌肉阵阵抽痛,手抖得跟帕金森患者一样。

  射到第五轮,直接有八人脱靶,只剩王渊还在恰烂分。

  稳如狗!

  “啪!”

  宋灵儿抽鞭子喊道:“我宣布,王渊获胜!”

  “胜什么胜?还没比完呢!”宋夔的脸色黑如锅底。

  那就接着比呗。

  一时间,箭矢满天飞,落地皆随缘,手抖如筛豆。

  宋夔欺负王渊力气小,将靶位设置得太远了,现在反而坑到自己这边。

  八个宋家随从输得心服口服,虽然王渊弄巧恰烂分,但烂分也不是人人能恰的。那需要对力道和距离的精准把控,稍不注意就是脱靶,反正他们没有如此天赋——若有那个天赋,早被土司叫到身边当护卫了。

  宋灵儿指着宋夔说:“愿赌服输!”

  “以后我不找他麻烦就是。”宋夔说着转身就走。

  宋灵儿喊道:“还有叫阿哥呢!”

  宋夔走得更快,只当没听见。

  宋灵儿冲过去拦住:“不许走!”

  宋夔生气道:“小嬢(小姑),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

  宋灵儿双手叉腰:“我谁都不帮。但我是判官,一切照规矩来,说好的就不能反悔!”

  宋灵儿是族长宋然的独生女,宋夔的父亲还指望着嗣位呢,不能得罪这姑奶奶。

  虽然越想越气,但宋夔还是走到王渊面前,用细如蚊呐的声音说道:“阿哥。”

  “还有你们。”宋灵儿指着其他人。

  剩下七个宋氏子弟,也只得走过来,心不甘情不愿,一人喊一声“阿哥”再离开。

  宋灵儿颇为得意,笑着问王渊:“我这个判官当得怎样?”

  王渊由衷赞叹:“铁面无私,秉公执法。”

  “哈哈,你会的汉家成语还真多,”宋灵儿愈发高兴,又说,“你的力气好大,居然能拉开七斗弓。我父亲的护卫都是勇士,也只有一个能开七斗弓呢。不是像你们那样硬拉,是随便开七斗弓。等你长大了,肯定也能像那位勇士,开七斗弓就跟吃饭一样。”

  王渊问:“贵州城能开七斗弓的有多少?”

  “不知道,”宋灵儿叽叽喳喳说道,“但在贵州卫那边,出了个能开两石弓的大勇士,他考上武举就到外地做将军去了。”

  尼玛,开两石弓,338磅弓啊……简直不是人类!

  至于历史上那些开五石弓的猛人,即便抛开度量衡差异,也让王渊难以想象。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