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34【修命】

034【修命】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作为一个常年在山里修桥打洞,且小说只看玄幻和仙侠的工程狗,王渊对明朝历史的了解非常贫乏。

  在王渊的认知当中,正德朝的历史人物有哪些呢?

  咱们来细数一下:

  朱厚照、刘公公、李凤姐、王阳明、宁王、杨慎、唐伯虎、祝枝山和秋香姐。

  以上大概就是全部了,连江南四大才子,王渊都只记得一半。如果真要再硬凑几个,就是华文、华武、华太师和石榴姐,以及左青龙右白虎的那位华府师爷。

  别说王阳明来贵州,就算听到唐伯虎,王渊都会去找他喝酒。

  宋灵儿身后十多个护卫,把这些土匪给吓了一跳。他们忍不住打听:“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

  王渊把酒坛交给阿猜和阿旺,自己翻身上马,答道:“黑山岭王二!”

  “幸会幸会!”

  土匪们幸会的同时,心里更糊涂了。

  领头那个自我介绍说:“我叫商富权。这是我兄弟周进、张涛、张仲禾,我们都住在蜈蚣岭那边。”

  王渊立即拱手抱拳:“原来是商兄、周兄以及两位张兄当面,失敬了!”

  “不敢当,不敢当。”商富权愈发没底。

  主要还是那十多个护卫,居然人人骑马,首领必然是土司贵族。偏偏王渊自称居于黑山岭,四个土匪怎么都想不明白,全都忍不住偷偷朝宋灵儿望去。

  难道,这个少年是宋然的女婿?

  土匪们也买了几坛酒,把酒楼的柜台都搬空。他们没有带马,只牵了两头驴,驴背上还挂着几件农具,小心翼翼走在前方引路。

  走出贵州北城门,商富权忍不住打听:“王二兄弟真是穿青人?”

  “如假包换。”王渊笑道。

  宋灵儿突然笑着开口:“王渊可是今年县试、府试的第一名。”

  这挺稀奇的,放在两年前,宋灵儿对读书人嗤之以鼻,现在居然认为县试第一能够拿来炫耀。她跟王渊的相处关系也很奇怪,经常毫无礼貌的呼来喝去,但又从来不反对王渊做出的决定。

  就像刚才买酒,王渊说一声付钱,宋灵儿立即就掏银子,而且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原来是秀才老爷!”商富权顺手拍了个马屁。

  王渊纠正道:“只是童生。”

  商富权笑道:“童生考第一,肯定中秀才。”

  王渊随口问道:“你既知童子试流程,想必以前也在贵州城住过吧?”

  商富权自觉失言,打着哈哈想糊弄过去:“我们这些山野小民,哪有资格在贵州城里住。”

  “不要害怕,”王渊宽抚道,“我们穿青寨,也遍地是逃户,哪管得许多。你以前在贵州卫?”

  商富权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大概算是默认了。

  论起资格,商富权得喊王全一声前辈。人家王全二十多年前就逃了,他们是近几年才逃的,而且跑得不远,直接在蜈蚣岭落草为寇。

  半个月前,他们居然抢到王阳明头上。

  当时王阳明带仆从下山买盐,身上有好几十两银子。分出二两银子给土匪之后,就开始跟土匪们讲道理,稀里糊涂便把四人给说服了。接着又将土匪带回龙岗山,让他们加入苗民寨子,跟生苗一起烧荒种地,还打算娶苗女落户生子。

  苗民也被王阳明说服,愿意接受四个汉人,因为汉人可以教他们更先进的耕种技术。

  可惜没有足够农具,今年依旧得刀耕火种。

  四人这趟进城,除了买酒之外,也购置锄头、镰刀等物品,其中一套农具还是帮王阳明买的。

  略微了解情况之后,王渊问道:“很多人听阳明先生讲学吗?”

  “多得很,”商富权笑道,“龙岗山附近的苗民都去了。这些生苗根本不会种地,把山头放火一烧,用石刀挖坑埋种子,随便浇浇水就等着收粮食。他们每天都闲得很,要么打猎,要么听阳明先生讲学。”

  “听得懂?”王渊好奇问。

  “听得懂个屁,”商富权鄙视道,“阳明先生说什么,他们都傻乎乎望着,然后莫名其妙一起笑。倒是苗寨里的许多小孩,每天都跟着先生识字,还跟着先生学说汉话。”

  王渊又问:“你们能听懂吗?”

  商富权说:“大道理听不懂,小道理还是能懂的。先生说得对,打家劫舍终究不是个办法,得讨老婆安心过日子才行。”

  ……

  其实,王阳明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潇洒从容。

  他非常焦躁!

  此时此刻,端坐于洞外,闭眼苦思良久,一口烦闷之气憋在肚子里无处发泄。

  这两年来,他经历了牢狱、逃亡、刺杀、疾病,妻子因家庭变故而流产,大夫说今后很难再怀孕。王阳明认为自己能超脱一切,已经对功名利禄无所求,谁知在遭遇刺杀时生出大恐惧。

  那一刻,王阳明发现自己无法超脱生死,他仍然想活命,他依旧是凡人。

  可该如何超脱生死呢?

  王阳明想了几个月,一路旅程都在思索,至今毫无所获。

  洞中,王长喜正在生火做饭。

  王长乐则在苗人寨中,辅导苗人夯土建屋——王阳明能够获得苗民信任,多亏他有工部履历,威宁伯王越之墓便是他督建的。而此地生苗,住的还是茅草房,王阳明教他们夯土架木之术,帮助生苗建造土木结构房屋。

  你看,土木工程还是很有用的,至少能够让番地生苗归心。

  突然之间,王阳明睁开双眼,回洞取来一把石斧。他走到刚才静坐之地,对着一坨石头不断劈开,削去棱角,剥开石皮,渐渐打理成石墩模样。

  “嗙!”

  石斧碎裂。

  王阳明捡起一块石斧碎片,在石墩上刻字:吾惟俟命而已!

  这出自《孟子·尽心上》的正文:“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也可以是出自朱熹对《孟子·尽心下》的批注,原文为:“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

  此时此刻,论及王阳明的心境,应该是出自前者,也即《孟子》原文,跟朱熹批注没啥关系。

  咱们说人话,王阳明这是要修命!

  再结合该句在《孟子》中的前后文,即:我已经恪守本心,觉悟本性,知晓天命。剩下的事情,就是严守本心与本性,等待自己的命运。尽力行道而死,是我的正命;犯罪受刑而死,乃死于非命也!我行道未尽,绝不能死在此地。

  想通这个道理,王阳明豁然开朗,瞬间就超脱生死,也不再为怕死而自惭。

  王长喜还没把饭煮好,王长乐就已经回来了,他笑着说:“大爷,苗民说住山洞又冷又潮,想帮咱们先修几间茅草房。他们比划半天,我才搞懂,应该就是那个意思。”

  “可也。”王阳明微笑道。

  突然传来商富权的声音:“先生,先生!我们把农具买回来了,还给你带了几坛酒!”

  王阳明心情甚佳,有了农具就可以开荒,否则他下半年只能吃土过日子。

  王长乐快步跑去拿农具,突然惊道:“大爷,来了好多人马!”

  王阳明走出几步,便见洞外不远,果有十多个骑马蛮夷。当先者,是一对少男少女。少年身着黑衣,头发随意扎起;少女身着红衣,头上扎着彩巾。

  但见二人翻身下马,后面的人也跟着下马,整齐划一,训练有素。

  王渊整理衣襟,正身作揖,学着沈师爷的口音说:“贵竹司童生王渊,见过阳明先生!”

  王阳明还没开口,王长乐就惊喜道:“大爷,他这是余姚口音!”

  王渊心想:就是听出你刚才有余姚口音,老子才故意模仿沈师爷说话。

  王阳明虽然刚刚悟通生死,心境已如古井不波。但他这两个月接触的,要么是生苗,要么是土匪,连一个能真正聊天的都没有。

  此刻突然冒出个读书人,而且说话还带家乡口音,这让王阳明实在忍不住喜悦之情,微笑着说:“请各位到洞中一叙。”

  王渊从阿猜、阿旺手中接过酒坛,一手托着一坛,阔步走进山洞。

  王长乐暗暗咋舌:这小子力气真大!

  王长喜已经取出碗碟,主动为大家添酒,然后退回去继续煮饭。

  “好酒!”王阳明抿了一口,问道,“你这口音,是跟谁所学?”

  王渊回答说:“我的老师叫沈复璁,绍兴府余姚人,成化十四年进学。”

  直呼自己的老师姓名,这显然不守规矩。但王阳明也不挑刺儿,只当是蛮夷陋俗,笑道:“竟是同乡。不知这位沈朋友,现居何处?”

  王渊答道:“先生已被贵州提学副使聘为幕宾,此刻正随主官按临各处,或许十天半月就能回来。”

  王阳明瞟了一眼王渊身上的弓刀:“你精通武艺?”

  王渊笑答:“还没杀过人。”

  “哈哈,这个回答有趣,”王阳明不禁大笑,起身说,“可否借弓箭一用,我有好些日子没拉弓了。”

  四个土匪无语,他们也有弓箭,却不见先生试弓,可能是看不起土弓吧。

  “请!”王渊递过弓箭。

  王阳明试了试弓力,惊讶道:“竟是七斗弓。”

  “咻!”

  搭弦瞄准,一箭射出,洞口的藤蔓应声断开。

  好吧,其实没把弓拉满,王大爷的力气明显不够。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