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37【王门心理学】

037【王门心理学】

  “喵~喵~”

  宋灵儿盘腿蜷在一把太师椅内,腿上还趴着水泥,一人一猫皆在打盹儿。

  明代的太师椅与清代不同,它专指圈椅,从椅背到扶手连成半圆形,躺起来比清朝的太师椅更舒服。

  突然间,院子里传来同伴的叫声,水泥的两只耳朵立即竖起。这货双腿在宋灵儿肚子上借力,猛地一蹬,便飞快蹿到院中。

  土木三杰光荣会师,也不晓得要去干啥坏事儿。

  宋灵儿迷迷糊糊睁眼,打着哈欠双手高举伸懒腰,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掀飞,又扭脖子说:“什么时辰了?肚子感觉有点饿……咦,你的衣服怎么掉地上了?”

  王渊没有说话,抱着《朱子语类》看得津津有味。

  宋灵儿弯腰捡起衣服,喃喃自语道:“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怕我着凉了。”

  王渊依旧在看书。

  “书呆子。”

  宋灵儿嘀咕一句,扯开嗓子大喊:“阿采,端点吃的过来!”

  不多时,阿采端来一盘糕点,还为他们沏了两盏茶。

  宋灵儿自顾自吃零食,毫无淑女形象,边嚼边说:“喂,这两天都不陪我打猎了,看的是什么鬼书啊?”

  王渊终于把书合上,笑道:“很有意思的书。”

  “这么用功,你怕自己做不成秀才?”宋灵儿问。

  王渊摇头道:“这本书,跟考秀才无关。”

  “那你还看个屁啊。”宋灵儿表示无法理解。

  王渊微笑道:“你不懂,这本书很有意思,今后我可能要靠它来混日子了。”

  自从那天被沈复璁点醒之后,王渊就去买了一本《朱子语类》。买书钱是找宋灵儿借的,反正债多不愁,今后寻机一并偿还便是。

  此书一翻开,王渊就进入了新天地。

  宋代以前,儒家学说汗牛充栋,还糅杂诸子百家和佛道理论,内容繁杂且又缺乏系统性。

  朱熹在程颢、程颐的基础上,用《易经》搭建地基和框架,以太极阴阳五行构造宇宙观,又将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扔进来,形成了拥有完整理论体系的理学。

  理学所讲得那些大道理,在人文方面全是正确的,再过一千年都没法去挑错。

  可惜,过于务虚。

  王渊粗略的将《朱子语类》读完,此刻喜不自禁,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出四个字。

  宋灵儿嚼着糕点,凑过脑袋一看:“物理、化学……这什么意思?”

  王渊坏笑道:“朱子说要‘格物穷理’,我简称为‘物理’;朱子说万物皆由阴阳‘气化流形’,我简称为‘化学’。物理与化学,就是我这辈子的学问之本。不过现在暂时无用,须等我考上进士之后,闯出一番名气才有人信服。”

  “不懂你在说什么。”宋灵儿愈发迷糊。

  王渊想干啥?

  当然是篡改理学经义。

  这玩意儿改起来太顺手了,谁让朱熹在做学问时,处处带着科学研究思维——客观唯心主义都这样。

  王阳明其实在做同样的事情,悄悄篡改理学经义,但依旧挂着理学招牌,“心学”是徒子徒孙们公然喊出来的。

  王渊打算先跟着王阳明混,借王大爷的名气推销自己,然后将理学和心学打包一起篡改,从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学说。

  嗯,心学和理学相融合,难道叫心理学?

  心理学大师王二,这个绰号还蛮不错。

  王渊喝了一口茶水,便翻开《礼记正义》苦读。

  宋灵儿抱怨道:“怎么又看书?没劲!”

  王渊兴奋地说:“我要努力考科举,尽早将自己的学说传播出去!当务之急,就是要通过道试。”

  ……

  道试比县试、府试正规得多。

  王渊和刘耀祖提前三天,在贵竹司领到空白试卷,并填写姓名、年龄、籍贯和祖宗三代。然后就可获得试卷结票,即准考证,考试那天凭准考证去领自己的试卷。

  正常情况下,所有州县的童生,都必须聚在一起考试。

  考生人数太多的省份,以县为单位分成数场进行,每场考试的题目都不相同,这样就能防止先考者泄题。而且考试顺序也有讲究,牛逼的州县先考,这种排列规矩被称为“县纲”。

  但贵州交通不便,席书为了照顾偏远地区,他主动前往各地分开监考,这样就免去童生们来往旅途之苦。

  寅时四刻,相当于凌晨五点,童生们就摸黑来到司学门口。

  这种折腾人的规矩,倒是便宜了小商贩,一个个挑着摊子来卖早餐。

  刘耀祖忐忑无比,啃着王渊买来的肉饼说:“我这次肯定不行了,昨晚才勉强把《礼记》第一篇背熟。”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肯定可以的。”王渊笑道。

  两人说笑之间,一帮穷酸负手而来,直接走进司学大门。

  为首者叫张邦臣,贵州宣慰司学教授。“教授”是官名,相当于省级公立学校的校长兼教导主任。

  如果王渊能够考上生员,今后肯定要进司学,在咱们这位张教授手下读书。

  在古代,不论哪级官学的老师,一个个全都是穷逼。

  对读书人而言,穷可自然演化为清高,这些老师们就很清高。管你多大的官,你的命令正确我就听,但别想我给你好脸色,便是大明首辅来了照样摆架子。

  为啥?

  因为老师们无法升官,而且还穷得叮当响,也就没必要再巴结谁。顶撞了上官无所谓,一个破教职而已,谁爱当谁当,你牛逼就撤我职啊,更何况地方官没权力解聘老师。

  综合以上因素,便是堂堂的一省布政使,见到官学教授也得以礼相待——跟一个穷酸计较什么?好处全无,还落得坏名声。

  张邦臣是贡生出身,而且是岁贡。

  即秀才考了几十年还没中举,由地方推荐去国子监读书,接着便等待朝廷分配工作,而且一般分配到各地当老师。

  一旦接受老师职务,今生便升迁无望。

  像张邦臣这种更惨,工资不足以生活,得等着学田收成过日子,遇到旱灾什么的就要饿肚皮。

  但此时此刻,张邦臣却威风凛凛。

  他跟别的老师一路行来,脚步虎虎生风,沿途学子全部躬身行礼。就像社团大佬带手下巡街,一路上都有小弟问候:“邦哥好,邦哥辛苦了!”

  张教授来到司学大堂前,此处已站着十多人,皆为各长官司的副官,以及为童生结保的廪生。

  正常情况下,各地知府和首县知县,都应该亲自到场参与监考。但贵州的土司们架子大,只派了个副官过来应付,席书也懒得计较那么多。

  “提调官进!”

  有吏员在西厅高呼,提学副使席书此刻正端坐在西厅。

  提学官坐西厅也是有讲究的,跟西席的来源一样,都是源自汉明帝尊桓荣为师,请桓荣坐西朝东。

  各路官员依次进入西厅,朝席书作揖行礼,席书面露冷笑,不予理会。

  按正常情况,第一批进入的应该是知府。且知府不用作揖,提学官要作揖还礼。到了贵州这边,刚好给弄反,只因来的全是副官。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程番府知府。

  席书直接走到程番知府面前,作揖行礼,程番知府也违制回礼。

  程番知府由汉官担任,属于附郭省城的一个府。但其辖地,大半都被土司实际掌控,因为程番同知姓宋,这知府当得非常憋屈——程番府,就是后来的贵阳府,从此有了贵阳这个地名。

  席书与程番知府互相行礼,这才退回自己的座位。

  接着司学老师们进来,席书再次起身行礼。张教授等一帮穷酸负手而立,他们依制也是不用回礼的,这是老师们少有的风光时刻。

  最后,为童生们作保的廪生,要全部站在西厅前,给提学官作揖行礼。而席书都不用站起来,更别提回礼什么的。

  接下来的正常程序是点县名,叫到某某县,该县教官就要应声,然后跑去站在提学官身后。但在贵州嘛,这个程序直接省去,因为今天就没来几个县级官学老师。

  随即点出作保廪生的名字,也全部站在提学官身后。

  终于,轮到考生点名。

  “贵州卫李珣!”

  “有。”

  “中曹司张仲!”

  “有。”

  考生们陆陆续续进来,就站在西厅前的院子里,随即拿着准考证去领自己的答题卷。接着前往搜检处,接受搜身检查,以防止作弊。

  道试不能自选座位,答题卷、准考证和考桌都有编号,必须三者编号相同,才能通过核查并开考。

  王渊慢悠悠研墨,不多时便得到题目:一道四书题,不少于200字;一道五经题,不少于300字。

  四书题为: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果然就像沈师爷所说的那样,席书只考四书五经的第一篇,而这道题正是《孟子》的第一篇。

  王渊写八股,就跟搞土木工程一样,先确定好总体设计,再拆开来分段设计,接着再一点点进行施工。

  这道题谈的是利益与仁义,特别简单,但想写出彩很难。

  王渊首先确定中心思想,即君子不是不言利,而是只言利有大害,讲仁义则不求利而得大利。

  “君子惟仁义而不言利者,盖专利诚乱之始也。”这就是破题了。

  接下来承题,简述只言利的危害。

  然后起讲,阐述仁义的好处。

  中间八股,详细讨论利益与仁义的辩证关系。

  最后大结,盛世都是施仁政而利天下,君子都是践仁义而利家国,则万民皆可享其大利。王朝末世人人言小利,不追求世间大利,则引来大害降临。所以我们要吸取教训,认真听从先贤的至理名言。

  顺便还拍了朱熹的马屁,说什么仁义就是天理,咱们都要悉心领会和践行。

  其实王渊真正的想法,虽然也同意仁义为先,但关键时刻要靠利益去推动,可惜这种话不能在试卷上写出来。

  (PS:没找到八股范文,本想自己写一篇,结果破题就破了半小时,内容咱就直接省略了。)

  :。: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