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39【江南斗诗,贵州斗殴】

039【江南斗诗,贵州斗殴】

  “我中了?”

  “我居然中了?”

  “哈哈,我考中生员了!”

  刘耀祖在看榜的时候,先是迷惑不解,接着不可置信,最后欣喜若狂。

  童子试的榜单长啥样,你可以想象风水先生的罗盘:考中案首的王渊,就是罗盘中央的太极图;考中前几名的,就是太极图周围的八卦。以此类推,后面的就是天干地支。

  至于刘耀祖,属于最外围的六十四卦,踩着尾巴被录取为生员。

  这小子学习一向很刻苦,王渊读书练字的时候,他在读书练字;王渊骑马打猎的时候,他还在读书练字!

  可世间事就是不讲道理,王渊已经能够熟练背诵《四书》,刘耀祖需要看到题目之后,才能勉强回忆起《四书》的原文。而且他作八股文也很糟糕,起承转合之间,往往有强行拼凑的痕迹,而且写不够字数就喜欢水上几段。

  刘耀祖读书制文,有点类似少年版的宋公子。当然,他是个苦出身,还从小受欺负,心智其实远超同龄人,肯定不会变成迂腐书呆子。

  “恭喜,恭喜。”王渊说这话时都忍不住想笑,他知道自家小伙伴的学问水平。这他娘都能被录为生员,可见其他考生是有多差,全靠同行衬托出来的!

  刘耀祖挠头傻笑:“四书文还好些,五经文我全是瞎写的,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呵呵,哈哈哈,这也能考中生员?”

  数日之后,王渊和刘耀祖再次来到司学,他们这回是来新生入学的。

  入学了,便成为张教授的小弟,跟着咱张教授混,勉强也算有师生的名分。

  “恭喜学弟,一举夺得小三元!”陈文学、汤冔和叶梧带头祝贺。

  其他生员也纷纷来祝贺,谁都知道席提学欣赏王渊,必须好生结交一番才行。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说李氏子弟,人家在贵州城世袭武官,家里连出两个贵州总兵,根本看不起城北来的蛮子——贵州城以北,全是蛮夷之地。而贵州城外东、西、南三个方位的墙根下,全都是卫所军户聚居地。

  这已经不单纯是族群鄙视链,还掺杂了地域黑。即便王渊是纯种汉人,只要住在北边,都是李氏子弟鄙夷的对象。

  “一个蛮子,神气什么?”李应坐在教室里,对王渊不屑一顾,更把那些道贺之人视为趋炎附势之徒。

  宋允笑道:“这蛮子可不简单。在我宋氏族学两年,将我那些族弟收拾得服服帖帖。”

  李应不解:“你们宋氏子弟还怕他?”

  宋允满肚子坏水儿:“等你哪天去惹他,就知道我那些族弟为什么害怕了。”

  “那是你们宋氏窝囊!”李应不以为意。

  “对,我们宋氏窝囊,”宋允呵呵直笑,阴阳怪气道,“你们李家就很厉害,安宁司苗民叛乱,李总兵打了快两年,结果不但把安宁司丢了,连旁边的县城都搞没了。最后还得去请安贵荣帮忙。”

  “嗙!”

  李应气得猛拍桌子,指着宋允怒喝:“你敢再说一遍!”

  宋允立即笑着拱手:“李总兵真英雄也。”

  这话似乎没毛病,但听着又膈应人,李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只能坐回去自己瞎鸡儿生闷气。

  不多时,张教授来了,还有两位提学副使。

  提学副使毛科很少公开露面,此人拄着拐杖,面色蜡黄而显病态,走路的时候颤颤巍巍,也难为他竟能活着走到贵州赴任。

  “诸生!”

  毛科握着拐杖拱手,训示道:“贵州士子一向缺乏名师教导,阳明先生实有大才,汝等此去龙岗,定要好生苦修学问。我偌大贵州,已连续三次会试,整整十二年没有出过进士。此贵州士子之耻也,望汝等能够一雪前耻!”

  生员们连忙作揖齐呼:“谨遵宗师教诲!”

  席书接着说:“你们的前辈,那些从贵州出来的进士,一直在为贵州专设乡试而奔走。四川、广西、云南等省的进士,还有太祖龙兴之地的进士,同样在倡议贵州专设乡试。为何朝廷不允?一因贵州学校不足,二因贵州进士太少。你们若是能多考几个进士,就能为贵州设乡试而做出贡献!切记,切记!”

  “吾等定当竭尽全力!”生员们立即表态,心中生出一份责任感。

  至于席书说,四川、广西、云南,以及太祖龙兴之地,都为贵州专设乡试而奔走,纯粹是这些地方考科举都属于中榜。

  早在朱元璋的时候,就有南北榜之争,后来又设了一个中榜。

  四川、广西、云南、贵州,全都属于蛮夷之地,朝廷将这些省份,跟大明龙兴之地一起并入中榜,意思是把西南地区当成皇帝老家对待。而且各种优待,中榜各省的举人名额,已经连续几十年在增加——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引中榜来制衡南北榜;二是加强对西南地区的控制。

  以往南北榜进士们吵架,中榜进士只能看热闹,连掺和进去的资格都没有。他们迫切希望贵州也能设乡试,多出几个举人名额,就多出几分进士几率,人多力量大嘛,说不定哪天也能参与吵架了。

  席书是四川人,正是中榜进士,他打心底将贵州士子视为自己人。

  对于席书刚才的一番说辞,南榜进士毛科有些不高兴。他在贵州办学只是为了政绩,还带着点读书人的天然使命,可非为了帮中榜士子争夺朝堂话语权。

  “咳咳!”

  毛科咳嗽两声,转开话题道:“此去龙岗山,汝等自至。或有不愿者,亦不勉强之。”

  就是让生员们自己去拜师,不想拜师的也可以不去,提学官和张教授全程不掺和,出了问题也跟席书、毛科和张邦臣无关。

  临时变卦,是因为毛科胆子小,害怕承担政治风险。

  还是源于苗民叛乱的事情,之前来了个督抚魏英,总督贵州军务事宜。前两天,突然又冒出个贵州巡抚王质,而且这个巡抚有些蹊跷,很可能专为叛乱而来,等平叛之后就会被调走,因为去年朝廷就主张在贵州罢设巡抚。

  王质是刘公公的走狗,他来贵州当巡抚,谁还敢跟王阳明凑在一起?

  席书对王渊说:“王渊,你跟阳明先生见过。这次诸生前往龙岗山求学,就由你来做向导,可愿担任此职否?”

  “请宗师尽管放心。”王渊拱手道。

  两位提学副使很快就走了,张教授也陪他们去喝茶。

  王渊让诸位生员报名登记,结果全都想去龙岗山,就连看他不惯的李应也来报名。这些生员,有一大半求学是假,跑去凑热闹是真,顺便还能理直气壮的游山玩水。

  等他们出发那天,一些社会上的读书人也来了,没有考上秀才的童生也来了,甚至就连宋公子都重获自由。

  再加上有些还带着随从、书童,竟有六七百人之众,骑马牵驴,荷粮携酒,即将浩浩荡荡杀向龙岗山。

  王渊为了加强管理,防止出现意外,还在出发之前进行编组。

  十人为一小组,自己推选什长;百人为一大组,由王渊任命佰长。

  王渊自认督学长,总领一切事物。陈文学、汤冔、叶苍为副督学长,沟通协调上下,各自负责两个百人组。

  “凭什么你说了算?”李应当场爆发,他只捞到个佰长。

  王渊懒得跟他废话,说道:“你若不服,就来比一比。可以比学问,也可以比拳头。若心虚不敢比,那就从报名花册上,把你的名字勾去。你可自己前往龙岗山,半路出现意外,与我毫无干系!”

  “比就比,看谁拳头硬。”李应从小习武,当然选择比拳头,可不会傻到跟人比学问。

  宋允一脸阴笑,只等着看好戏。

  数百人聚在司学门口,让出空地,团团围观。

  求学就要带干粮嘛,零食必不可少。他们还没开打,就有人掏出炒熟的南瓜子、松子,一边嗑瓜子儿一边聊天耍乐。

  就差开盘下注了!

  李应属于人来疯性格,围观的人越多,他就越兴奋,指着王渊问:“角力还是拳脚?”

  “你选!”王渊道。

  “角力!”

  “角力!”

  众士子大喊。

  他们有许多都是军户子弟,在明代,角力属于“六御”之一,在军中非常流行。就连朱厚照,都经常穿着戎装,在豹房跟一群义子们角力耍乐。

  这多富有贵州特色啊。

  江南士子喜欢围观斗诗,而贵州士子喜欢围观斗殴。

  “我来画圈!”有好事者捡起石子,绕着二人画出相扑圈。

  “哒哒哒!”

  “且慢,让我当判官!”

  一阵马蹄声响,宋灵儿突然闯入,兴奋大喊:“我来当判官,谁都不许跟我抢。王渊你太不够意思了,打架都不叫上我,差点就错过了一场热闹!”

  不到片刻,周围路人也被吸引,就连店铺伙计都端着板凳来看戏。

  宋灵儿翻身下马,举着鞭子说:“三场两胜。准备第一场!”

  李应十六岁,王渊十三岁,但身高差距不大,只是李应看上去更壮一些。

  两人抬臂互相抵着肩膀,只听宋灵儿一声令下,立即同时发力扭摔。

  李应很快就感觉不对劲,他都拿出吃奶的力气了,对方居然纹丝不动。伸脚想去绊倒,却让自己失去重心,只觉脚下一轻,竟被王渊抓住衣服举起来。

  “轰!”

  李应整个人都被甩出圈外,跌得头脑发晕。

  宋灵儿大喊道:“第一场,王渊胜。准备第二场!”

  李应不信邪,拍拍屁股站起来,恶狠狠喊道:“再来!”

  数息之后,李应被搞了个过肩摔。

  宋灵儿拍手欢呼:“三场两胜,王渊胜!”

  一场失利,可能是意外;两场失利,肯定就没法找借口了。

  更何况,还败得如此干脆。

  李应的性格非常光棍儿,居然没有心生怨恨,反而折服于王渊的神力,说道:“算你厉害,我李三郎心服口服!”

  王渊朝众人喝道:“各自归队。什长清点人数,报之与佰长,佰长报之于副督学长,副督学长向我汇报!”

  士子们嘻嘻哈哈归队,不把王渊的芝麻官当回事儿,但也没有违抗王渊的命令。

  谁敢违抗,出来打一架就行了。

  叶苍笑道:“咱们这位学弟,治学如治军啊。”

  汤冔是汤和的后人,同样世袭武官,赞许道:“观其行事,他若生在军卫,比为良将之选!”

  :。: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