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42【官二代的威风】

042【官二代的威风】

  “思州守遣人至驿侮先生,诸夷不平,共殴辱之。”

  根据这段记载,思州太守派人侮辱王阳明,被听课的生苗们打了一顿。

  这里所言“思州守”,其实就是贵州巡抚王质,而非真正的思州知府,后世很多乱编成功学卖钱的都搞错了。

  思州知府如果还活着,肯定要叫冤:“老子的治所距离龙场驿好几百里,一路上到处是山,骑马都要跑大半个月,我吃饱了撑的派人去侮辱王阳明啊!”

  历史上,王阳明来到龙场驿,苦思半年才终于悟道。然后写信给同乡毛科,请他帮忙做招生宣传,被王质找麻烦的时候还没几个正经学生。

  可由于王渊的无意点醒,王阳明悟道的时间,以及招生的时间,都直接提前了半年。

  这导致,眼前闹事之人,面对的可非生苗,而是正经的司学生员!

  生员当中,有土司子弟,有卫所子弟,有望族子弟……

  “住手!”

  “我看谁敢拆!”

  “找死是不是?”

  “老子正好手痒!”

  “阿忠,取本少爷的刀来!”

  “……”

  诸生纷纷走出茅屋,跟那些闹事者对峙,喜欢骂人的已经开始口吐芬芳。

  王阳明似乎特别青睐王渊,说道:“王二郎,你去跟他们讲道理。”

  王渊最喜欢讲道理了,他走到诸生之前,问道:“你们是何人?几品几阶,现居何职?”

  领头的胥吏说:“抚台大人接到举发,有人在龙岗山妖言惑众,篡改经义,污蔑圣贤,令我等前来严加惩治!”

  “抚台?”王渊故作茫然姿态,“可是魏制台?”

  “是王抚台!”胥吏强调道。

  王渊恍然大悟:“哦,我只知道魏制台,原来还有个王抚台啊。”

  “哈哈哈哈!”

  诸生大笑不止,胥吏脸色发青。

  总督和巡抚并称为督抚,但前者似乎更大一些。

  总督至少管两个省,有时候可管好几个省。为了平叛,魏英这个贵州总督,甚至有权协调湖广那边的卫所。

  至于巡抚,一个省就可能有几个巡抚。

  魏英是来贵州总督打仗的,王质鬼知道是来巡抚啥的。

  胥吏被王渊讽刺之后,顿时怒火中烧:“我看谁敢违抗王抚台之令,但有异动,格杀勿论!”

  “噌噌噌!”

  胥吏带来的那些人,全部拔刀相向。

  王渊顿时不发一言,默默退回草屋内,拿出自己的钢刀和弓箭。诸生纷纷效仿,很快就全副武装,没有兵器的也手执木棍而出。

  王阳明微笑不语,他很想看看,王渊到底会如何解决此事。

  王渊突然问诸生:“各位同窗,有谁读过《大明律》?”

  今天刚来的新同学詹惠,立即站出来说:“吾略通律法。”

  王渊笑问:“请问詹兄,这些人明火执仗,意图烧人房屋,抢夺驿丞钱财。所犯何罪?”

  詹惠答道:“犯强盗罪。凡强盗已行而不得财者,皆仗一百,流三千里。但得财者,不分首从,皆斩!”

  王渊又问:“我等义民,身为生员,能够制止此等强盗行径吗?”

  “义之所向也,”詹惠举起木棍,指着那些胥吏说,“便是尽数杀死,到了官府也有功无罪。”

  “那还等什么?”王渊立即举起弓箭,踏前一步说,“诸生听令!弓箭手原地结阵,刀棍手包抄两翼,须知除恶务尽,不可放走一人。”

  闹事者只有十多个,生员及其随从们,加起来却又三十多个。

  而且,卫所生员占了一半。这些军户子弟,从小耳濡目染,甚至习得家传兵法,奔走间隐隐有军队的意思。

  胥吏顿时惊慌,色厉内荏道:“你等须知,杀害官差可是大罪!”

  王渊再问:“詹兄,冒充官差又是何罪?”

  詹惠冷笑:“冒官者皆斩!诈称官司差遣而捕人者,仗一百,徒三年。”

  王渊搭箭上弦,指着那个胥吏:“听到了没?”

  胥吏慌得一逼,已经没了脾气,解释道:“我等真是差人,奉王抚台之命而来。”

  “既是官差办事,可有差遣文书?”王渊质问道。

  胥吏顿时语塞。

  他们有个屁的文书啊!

  在正德年间,巡抚手下无兵可用,因为朝廷不给加兵部衔。甚至连佐官都没有,只有几个令吏、典吏协助日常工作。而且,此时的巡抚若开幕府,朝廷虽然不追究,但也不会真正允许——巡抚拥有标兵指挥权,拥有开幕大权,那是嘉靖朝倭寇作乱之后的事儿了。

  一言以蔽之,王质虽然身为巡抚,全贵州文武官员都是他的下属。但官员们给不给面子,那得看巡抚的脸大不大,即便违抗正式命令,王质也只能报奏督察院去告状。

  在王质的身边,只有几个吏员是正式工,其他全是自己招募的临时工。

  别的省也还罢了,刚到贵州他能招到啥样人?

  王质在贵州聘请了一个本地师爷,这个师爷又拉来一帮亲朋好友。眼前胥吏就是师爷的亲戚,专门给王巡抚跑腿儿,这次办事带来的全是街头混混。

  王渊见对方不说话,顿时冷笑道:“此间贼人,全部放下兵器,否则格杀勿论!”

  胥吏满脸愁容,不知如何是好。留下来搞事儿怕死,直接走人又怕巡抚责骂。

  当然,还是生命可贵。

  就在这些人打算投降的时候,李应不屑道:“跟他们废话作甚,全都砍死了事。我就不信那位王抚台,还敢来都指挥司找我李家的麻烦!”

  都指挥司?

  李家?

  胥吏和混混顿时傻眼。

  巡抚几年就换一个,甚至有可能几个月就走,可李家已经在贵州风光上百年。

  李应又指着汤冔:“他姓汤,是汤家人。”

  接着李应又朝人群中指去:“他是詹家人,他是越家人,他是陈家人……”

  “嗙嗙嗙嗙!”

  一连串的兵器落地声,胥吏和混混们全都吓傻了。

  胥吏甚至直接跪在地上:“小人不识诸位老爷面目,该死,该死!”

  李应笑着说:“都趴在地上,老老实实吃一顿打,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十多个混混立即趴下,甚至有人主动脱裤子。

  “大胆!”

  宋灵儿气得不行,一箭射出,扎在脱裤子的混混腿上,差那么一丁点就命中要害。

  诸生骇然,只觉胯下发凉,不自觉的夹紧双腿。

  王渊彻底无语,心想:还是你们这些官二代牛逼,老子搞半天纯属白费口舌。

  眼见真要打人,王渊转身对王阳明作揖:“请先生妥善处置。”

  王阳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找麻烦的是巡抚。而他那些学生,虽然都是官二代,但还真没几个有话语权的,各自家族不可能站出来帮忙。

  “都回去吧。”王阳明挥挥手。

  胥吏和混混们如闻仙音,纷纷给王阳明磕头。

  王渊突然喝道:“把兵器留下!”

  胥吏和混混哪敢不从?

  皆扔下兵器,夺命飞奔下山。

  此事就算解决了,这些混混不敢再来。

  历史上,王质想找王阳明的麻烦,然后拿到刘瑾那里去邀功。结果苗人把混混们殴打一顿,王质愤怒异常,想亲自带人杀向龙岗山。

  提学副使毛科胆子小,一边安抚王质,一边又给王阳明写信,让王阳明亲自到贵州城给巡抚道歉。

  王阳明回信拒绝,措辞婉转,话锋却刚,这封信叫做《答毛副宪》。

  面对诸生,王阳明说:“今日此事,王渊做得很好。凡事讲求师出有名,如果能从律法与情理上,将对方驳得哑口无言,便能从内心将之击败。李应,你行事太过恣意,有仗势欺人之嫌。若出了贵州,你李家之势不在,还能如此轻松吗?”

  李应答道:“我又不傻。能借势就借势,借不了另想办法。”

  王阳明摇头道:“但你若养成仗势欺人的习惯,今后可就不好改正了,事到临头容易慌了手脚。”

  “先生教训得是。”李应拱手道。

  王阳明又说:“借势是个好办法,能让人办事更轻松。但不论何时,就要把自己摆正,持身以正才有理。刚才那些人,没有差遣文书,所行乃扰民害民之举,理便站在我们这边。但光有理还不行,若今日只我一人,怕是茅屋已经被烧了。因此,行事还需要变通。以理晓之,以势迫之,则可回旋自如。”

  诸生行礼领受。

  王阳明又对王渊说:“你跟我来!”

  王渊把弓刀交给宋灵儿,跟着王阳明进入屋内。

  师徒二人,默然相对。

  良久,王阳明突然笑道:“你跟我年轻时很像。”

  “啊?”王渊不解。

  王阳明回忆道:“我十五岁的时候,已经读了很多兵书,想效仿历代兵家,亲自查验关外地理。于是我带着一把剑、一张弓,孤身骑马出居庸关,这是违法的行为。在关外,我很快见到两个蒙古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冲上去射了一箭。那两个蒙古人,被我纵马狂追几里地,实在追不上了,我才放声大笑,自觉已为大明功臣。”

  王渊笑着说:“想不到,先生少年时也很顽皮。”

  王阳明接着说:“其实,蒙古的普通牧民,跟大明百姓没什么两样。我跟蒙古人生活了一个月,还参加他们的部族比赛,射箭拿了第一名。他们非常好客,也很质朴。但若蒙古贵族发兵扣关,他们就会化身为虎狼,个个手上沾满血腥。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王渊想了想说:“先生感化的那四个土匪,种地时也有说有笑,他们劫掠商旅又何尝不双手沾血?”

  :。: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