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44【兵法】

044【兵法】

  早晨,朝阳升起。

  浓雾在阳光下渐渐消散,林中的空气不仅清新,偶尔还带着腐败的味道。

  长期生活在此地的居民,闻到腐败气息都不敢久留,因为往往意味着瘴气。那是原始森林当中,大量动植物尸体分解,加上湿热封闭环境,从而酝酿出细菌与蚊虫的混合体。

  本地人还好些,因为已经适应菌落,外地人遇到往往水土不服。

  越是低洼积水的地方,越不能长时间逗留。瘴气最浓郁之处,只闻上几口就头脑发晕,因为不光有细菌和蚊虫,甚至还包含一些有毒气体。

  农业开发程度越高,该地的瘴气就越少,因为灌溉、排水和垦殖都能改变自然环境。

  生苗烧荒种地,烧出来的草木灰,不仅可以做农业肥料,烧荒本身也是一个清除瘴气的过程。

  竹林当中,迎着朝阳与薄雾,王阳明正在带领学生练习引导术。

  引导术说来玄乎,其实就是中国古代体操。

  一套体操搞完,李应突然说:“先生,我经常看到你打坐,是在练习什么高深的法门吗?”

  “普通的吐纳术而已,”王阳明解释说,“陆象山的心学注重打坐,是通过静坐来感悟天理。我虽然也修心,也注重打坐,但静坐只是让自己内心安静下来。你们若有兴趣,我可以传授‘身心学’,教你们一些修心、养性、健体的法门。”

  “我愿学!”李应立即说道,他真的不喜欢读书。

  王阳明告诫道:“可以学,却不可痴迷。”

  于是,王阳明开始教大家养生,传授他在京城创造的“身心学”。

  这玩意儿是他跟好友湛若水搞出来的,还在北京弄了个养生俱乐部,把儒释道关于养生修心的法子都融汇在一起。

  王大爷搞过很多事情,有一阵子痴迷于辞章,就自己创办诗社;有一阵子痴迷于军事,就跟军事爱好者们排兵布阵。当初他给王越修建陵墓时,工人们被他折腾惨了,把休息时间用于军事训练。坟修好了,军也成了,可以直接拉去打仗。

  王渊跟着老师学习如何呼吸,无非嘘、呵、呼、呬、吹、嘻六字诀,感觉这玩意儿神神叨叨的。

  如果真要用科学理论解释,估计就是通过深呼吸,提高脏腑和血管的含氧量吧。

  这只是基础,接下来还有打坐冥想,玄乎无比搞得跟修仙一样。

  王渊耐着性子静坐,怎么也无法入定,折腾久了直接坐那儿呼呼大睡。

  “喵~~~”

  木头叼来一只耗子,放在王渊身边。

  这货慵懒斜躺,等耗子跑开几步,便用爪子拨回来。来来往往十多次,耗子不干了,直接翻肚皮装死。

  钢筋突然飞奔过来,张嘴就去叼那耗子。木头瞬间警觉,也连忙翻身去抢。

  耗子本来在装死,稀里糊涂的,就被两只猫叼着分尸,肠子内脏被甩得到处都是。

  水泥更加调皮,在打坐的师生之间,来回奔跑瞎转悠。最后跳到王阳明肩上,伸爪去抓王大爷的帽子,被王大爷拎着后颈皮毛丢出老远。

  一刻钟之后,李应突然大喊:“我的鸡!畜生,快把鸡还我!”

  那是一只被腌制过的腊鸡,土木三杰不知从哪里搜出来,此刻各自叼着一部分跑向竹林深处。

  “哈哈哈哈!”

  诸生哄堂大笑,幸灾乐祸,再无打坐的心思。

  附近竹林已经被砍出一片空地,生员们在苗人的帮助下,建起十多间茅草屋作为宿舍。

  李应气呼呼回来:“王渊,你要赔我的鸡!”

  “没问题,记在账上。”王渊爽利答应,反正债多不愁。

  竹林外,王家仆从和诸生随从正在煮粥。

  一个特大的陶缸,生员们各自抓些粟米,放在一起煮了吃大锅饭。菜也差不多,刚开始还分开吃,渐渐就你吃我的、我吃你的,偶尔还一起在山中采集野菜。

  如此生活,让诸生关系愈发融洽,已经好几天没人打架了。

  宋灵儿在龙岗山住了两天,感觉甚是无趣,便带着护卫回贵州城耍乐。

  “接着!”

  开饭时,李应扯下一根鸡腿,顺手给王渊扔过去。

  王渊探手抄住,咬得满嘴油汪汪,笑道:“谢啦,李三郎。”

  李应骂骂咧咧道:“你养的三只畜生太厉害,得早点把好东西吃完,省得它们成天惦记。文实,小詹,这是给你们的。”

  越榛和詹惠立即举碗去接,同时把自己的食物分给李应。

  虽然大家都是同学,但也有远近亲疏,日常活动经常以宿舍为单位。

  一间茅屋摆着两张床,王渊平时跟李应同睡,越榛和詹惠则睡另一张床,他们四个属于室友。

  越榛,字文实;詹惠,字良臣。他们分别是越家和詹家子弟,世代联姻,不分彼此,关系好得穿同一条裤子。

  李应,也字良臣,跟詹惠同字,平时都呼詹惠为小詹。

  李应大马金刀坐下,啃着鸡腿说:“你们知道吗?先生的本事可多了,我昨天向他请教兵法,先生居然讲得头头是道!可不是《孙子兵法》那种大道理,我拿出的是一张阵图。先生不仅指出阵图的缺陷,还教我如何变阵,另又传授给我一幅闻所未闻的阵图!”

  越榛和詹惠,都是诗礼传家,只想文治不论武功,对兵法没有任何兴趣。

  王渊好奇道:“阵图究竟是什么?奇门遁甲吗?”

  “就是排兵布阵的法门啊,你不懂没关系,我来给你讲讲。”李应突然好为人师,他在山上快憋疯了,每天都想找人讨论切磋兵法。

  李应很快用竹枝,在地上画出几个简单阵图,方阵、圆阵、疏阵、数阵等等。

  方阵和圆阵,顾名思义,很好理解。

  疏阵就是稀疏阵型,可多打旗帜虚张声势,分成若干战斗小组扰乱迷糊敌军。

  数阵则是密集阵型,作用为抵挡敌军冲锋,也可集中力量用于进攻。

  另外还有锥形阵、雁形阵等多种基础阵型。

  通过这些基础阵型,按照战场实际情况,又可以组成各种复合阵型。而且在战场布阵时,还要考虑地形、天气、兵种、器械等等因素,反正千变万化,具体得看主将的军事才能。

  中国古代的军事训练,除了体能训练之外,主要就是练习阵型。不仅仅是走队列那么简单,还要懂得如何快速变阵——牛逼的将领,总能在大规模战斗当中,通过变阵来实现局部优势,最终扩大到整体优势。

  古代打仗,抛开政治不论,就三个重要因素:士气、后勤和组织度。

  阵型玩的便是组织度。

  可惜,明朝中晚期的军队,由于缺乏训练,且兵无战心,士气和组织度提不上来,那些阵图也全都成了废纸。你把阵法变出花来,却被人一冲就散,武侯复生也得抓瞎啊,更别提什么望风而逃了。

  李应迅速把早饭吃完,将泥巴捏成各种造型说:“来,王二,我教你阵法,咱们来演阵为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离上课还早呢,王渊便跟着李应耍起来。

  别人都在读书自习,就他们两个耍乐,很快就被王大爷注意到。

  王阳明用竹枝轻敲王渊的脑袋,告诫道:“若欲经略四方,先看几本兵书再说,这样演阵跟下棋有何区别?”

  王渊笑道:“先生,那你教我兵法呗。”

  王阳明认真想了想,不愿打击学生的积极性,说道:“每晚一个时辰,李三郎也来吧,我给你们单独开兵课。”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