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梦回大明春 > 050【分赃】

050【分赃】

  因为害怕被叛军追上,众人带着战利品,直接钻进大山当中。

  按照现代地理名称来描述,他们此刻位于苗岭山脉的北方支脉。从贵州城一直延伸到扎佐以北,有大小山岭七八个,还有诸多高耸入云的山峰。

  起始山岭名叫“贵山”,山南水北为“阳”,贵阳就是因为地处贵山南部而得名——此时已经有贵阳之称,但还没获得官方正式命名。

  官道从贵州马驿出发,绕着贵山向北走,时而平坦,时而崎岖,但总体而言是最好走的路线。

  王渊等人一头扎进大山当中,贼兵根本没法搜寻,大部队行军极为困难,是个打游击的好地方。即便贼兵知道他们离开的方向,也是不敢乱追的,多半还会以为自己的运输队被山中生苗袭击了。

  紧赶慢赶,直至天明,王渊才建议停下来歇息。

  周五叔和三个属下,不仅坐骑挂满了头颅,他们腰间都悬着几颗脑袋。

  这些首级没有做任何处理,一路上都在滴血,还有不少双眼圆瞪,正死不瞑目的望着生者。

  很野蛮残忍的论功方式!

  但所有人都视若无睹,便是宋灵儿这娇滴滴小姑娘,亦根本没把血糊糊的人头当回事儿。

  恶心吗?

  是够恶心,仅此而已。

  王渊亲手砍死了两个叛军,并没有任何多余想法和情绪,只是稍稍感慨生命的脆弱而已。

  同情是不可能的,就在昨夜遭到突袭之前,几个叛军头子都还在侮辱妇女。如果同情叛军,谁去同情那些家破人亡,而且还一路受辱的妇人?

  此战一共斩首八十六级,其中还包括宋家农奴的脑袋。也即是说,双方没有进行过激烈战斗,绝大多数贼兵都惊慌而逃了,连那些被充作民夫的农奴都逃掉七成以上。

  而穿青寨的损失更小,一人上山时摔断小腿,三人追敌时摔成轻伤,还有三人在战斗中受到轻伤。

  战果如下:

  俘获民夫(农奴)九十三人,救出妇女二百零六人。缴获粮食六百多石,毛驴二百多头,骡子一百多只,精盐和粗盐二十几石,另外还有不少黄金和白银。

  宋灵儿面对这些战利品,心情非常复杂。

  那些农奴全是她家的,粮食、盐巴、牲畜和金银,一些是族产,一些是族兄(宋公子)家的,现在全都已经不姓宋了。

  特别是宋公子家里,这次损失惨重。其老窝贵竹寨被攻陷,积攒数十年的财货,被叛军一扫而空。

  方寨主已然乐开了花,如此丰厚的财富,足够买下好几个穿青寨。

  周五叔跟几个属下商量一阵,对方寨主说:“毛驴分我们几头,剩下的全部折成金银。”

  “好说!”方寨主无比慷慨。

  周五叔不要粮食和盐巴,是因为很难运回去。他们也不敢走官道,只能向西横穿大山,在龙场驿以南出山,然后从安氏地盘的官道回贵州城——这种折腾法,估计要走大半个月,而且有可能遭受生苗袭击。

  双方很快分赃完毕,至于从叛军身上扒来几副皮甲,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提。

  平民可以带刀,可以持有弓弩,却不能拥有火器和铠甲:持有违禁品一件仗八十,每增一件加罪一等;私造者再罪加一等,仗一百,流三千里。

  穿青寨把所有皮甲都拿走,周五叔等人只当没看见。

  王渊瞅了几眼瑟瑟发抖的农奴,对方寨主说:“方阿伯,这些都是苦命人。把他们带回山寨之后,不要想着盘剥虐待。借一些粮食和种子给他们,再帮他们开垦山地,过两年就能变成咱穿青人。”

  “这个我清楚得很,”方阿远笑道,“你当穿青寨是怎么兴盛起来的?”

  王渊又说:“那些妇人,全都带回寨子里。愿意留下的,当然是自己人;想要回家寻亲的,也暂时不能放掉,免得她们走漏了风声。”

  “知道,知道,”方阿远拍着王渊的肩膀,笑道,“你大哥跟我幺女,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王渊说道:“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方阿远顿时大笑:“哈哈,还是渊哥儿会说话!”

  王渊又走到父亲和大哥跟前:“阿爸,大哥,我这次就不回去了,大哥的喜酒也没法喝。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王全按住儿子的肩膀:“男子汉就该出去闯,你大哥没出息,只能留在山寨里。你要闯出个名堂来,今后做大官,才不会被人欺负!”

  王渊说:“阿爸放心,我明年就参加科试,后年便能参加乡试,一定能够考中举人回来。”言罢,王渊又贴到王猛耳边,“大哥,你成亲之后,最好能跟着刘木匠识字,我给你捞个土司官来当。”

  “土司?”王猛惊道。

  王渊点头说:“对,土司!朝廷规定,当土司必须进学,至少得考生员才行,你要多多努力啊。”

  王猛满心欢喜,握拳道:“我一定好生读书!”

  朱元璋为了推进汉化,鼓励土司子弟读书。到了洪熙皇帝那里,直接规定:土司子弟若不能考取生员,就不得继承土司职务!

  至于土司子弟能否参加乡试,朝廷并没有明文规定。

  就算像宋公子那样考上举人,也肯定是做不成官的,这跟土司与否无关,而是举人本来就不好当官。便是祖坟冒青烟,举人也捞到官做,那也基本是九品官,这辈子撑死了能升个知县。

  不是谁都有海瑞的气运,海青天以举人身份,被派去当县学老师。原则上,老师一辈子都不能升官,结果海瑞两年之后就升任知县——鬼知道怎么升上去的。

  王渊运作大哥当扎佐土司,那得等到平叛之后,少则两三年,多则三五年——历史上,安贵荣出兵不出力,一直无法剿灭叛军。还要再扯皮三年,朝廷终于调派湖广、云南兵马,跑到贵州来平定叛乱,直至正德八年才彻底完事儿。

  至于有个大哥当土司,对自己的仕途有影响?

  呵呵,到时候王渊另有手段,不但不会受到影响,反而还能获得朝廷嘉奖。

  填饱肚子之后,王渊、宋灵儿、李应、李忠,以及周五叔等人,结伴向西横穿大山。诸穿青人则带着战利品,在山中慢慢往回走,估计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到家。

  苗酋阿贾和阿札,在接到败兵消息之后,气得是三尸神暴跳,差点直接回军去攻打贵州城。

  不过阿贾很快冷静下来,被穿青人劫走的财货,大部分来自贵竹寨(宋公子家)。那点钱粮不算什么,从洪边寨(宋氏祖宅)抢来的才是大头。

  阿贾害怕再出现什么意外,立即加速行军前往洪边。分赃之后大肆攻略,半年时间占领宋氏三分之二的地盘,随即率兵直扑平越军民司(福泉县)。

  若是被他攻陷平越司,就能兵临清平县、安宁司,那里刚被凯里叛军打了一遍,轻轻松松便可占领。届时,湖广入黔通道就被掐断了,再往东便是湖广地界,绝对能把朝堂诸公搞得睡不着觉。

  牵着马儿,艰难穿行于大山之间,王渊笑道:“周五叔,你这次回去至少得升个百户吧?”

  “百户不敢想,能当个总旗我就知足了,”周五叔的心情非常好,朝着李应说,“这还得李三郎照应一二。”

  李应抱拳道:“周五叔且放心,我一定在父亲面前据实禀报。”

  周五叔拍着驴背说:“李三郎,这头驴你牵回去,把我的三个弟兄也关照一下。”

  “好说。”李应瞬间明白其心思。

  驴背上有个箱子,装的是黄金白银——大部分为金银器具和饰品,可用来贿赂李总兵买官。

  这些钱撒出去,再加上实打实的军功,周五叔升任百户肯定没问题,他的三个手下估计也能当上小旗。

  王渊突然说:“李三郎,周五叔,还有各位兄弟。这次的夜袭,就别说跟穿青人有关了,万一走露风声,我怕叛军会报复穿青寨。”

  “我懂,王二郎请放心。”周五叔爽快答应。

  又走了大半日,王渊见宋灵儿闷闷不乐,笑问道:“怎么不高兴啊?”

  宋灵儿嘟着嘴说:“那些明明是我们宋家的东西。”

  “财货重要,还是你阿爸的命重要?”王渊笑道。

  宋灵儿不假思索:“当然是我阿爸的命重要!”

  “你阿爸这次把事情搞大了,按律当斩,”王渊神秘兮兮地说,“我有一计,能让你阿爸免除死罪。”

  “真的?”宋灵儿眼睛发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王渊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李应在旁边直挠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王渊能有什么法子免除宋然的死罪。

  :。:

看过《梦回大明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