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汉道天下 > 第282章 观阵料敌

第282章 观阵料敌


  刘协歪着头,凝神倾听,神情疑惑。


  匈奴人尚未发起进攻时,他就收到了消息,起身备战。


  第一步,就是将呼厨泉请过来,一边闲谈,一边等待消息。


  在刘协面前,年长近十岁的呼厨泉更像孩子,局促不安,毫无匈奴单于应有的气魄。


  就连一旁的艾肯都比他稳重些。


  “陛下,怎么了?”见刘协神情疑惑,呼厨泉怯怯地问道。


  “没什么。”刘协笑笑,示意呼厨泉不必紧张。


  他也不紧张,只是觉得后营的声势未必太大了些,叫声未免太逼真了些。看来那些出身河南浪荡子的虎贲别的本事不成,演技倒还说得过去。


  “单于以为,来袭的会是谁?”


  呼厨泉想了半晌,还是摇摇头。


  他觉得留在美稷的部落都是叛徒,都有袭击汉家天子的可能。


  “我军行踪不够隐秘吗?”刘协又问道:“为何会有人能在这里埋伏?”


  呼厨泉更不敢说话。他觉得刘协是在怀疑他走漏消息。


  “其实……”艾肯涨红了脸,小声说道:“汉军出塞作战,能够选择的路线并不多。只要在每个路口都安排几个探马,就能提前知道汉军走哪条路。”


  刘协看向艾肯。“那你倒是说说,通常有几条路。”


  艾肯得到鼓励,走到一旁的地图前,用手指划了几条线。


  他一说,刘协就明白了。


  限于并州的地形,汉军出塞可选择的路线的确不多,尤其是塞内的部分。


  从赵国到秦国,再从秦朝到汉朝,经过太原的这条路都是必经之路。出了雁门之外,可能会有几个选择,但选择也不多,无非定襄、云中、代郡这几条大道。


  他现在走的就是云中道。


  雁门以北,阴山以南,已经成了匈奴人的牧场,他们比汉人更熟悉这片土地。


  这个局面必须扭转,刘协心中暗下决心。


  谁能控制这片土地,谁就能控制民族融合的主动权。


  ——


  消息不断的传来。


  几个大营先后回报,湖面上的敌人已经被消灭,逃脱者屈指可数,正按计划制造混乱,诱使正面的敌人发起攻击。


  紧接着,越骑校尉王服传来消息,在击退了匈奴人两次试探性的进攻后,他按计划放弃了正面的阻击阵地,匈奴人很快就会冲击御营。


  从俘虏口中得知,今夜袭营的是匈奴右部,自称单于的?落。


  得到这个结果,刘协多少有些意外。


  沙陵湖在美稷的东侧,按理说,这是匈奴左部的地盘。


  右部的?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匈奴左部和他沆瀣一气,还是他已经灭了左部,控制了整个美稷?


  就在刘协疑惑的时候,火塘中的木柴忽然抖动起来,火苗也跟着颤抖。紧接着,刘协感到了身上土地的震颤,清晰可辨。


  匈奴人的骑兵开始冲锋了。


  呼厨泉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此情此景,又让他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艾肯也露出了惊恐,下意识地靠在一旁,握紧了手里的小刀。


  刘协也有点慌。


  他不知道张济、宋果能否挡住匈奴人的冲击。


  一旦被匈奴人突破了阻击,冲入御营,那就麻烦了。就算没有生命危险,也是一个很丢脸的事。


  诱敌深入,很可能变成引狼入室。


  但他没有动,只是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杯子,看着杯中荡漾的波纹。


  帐外有脚步声,有沉重的呼吸,有兵器的撞击声。


  郭武等人正在帐外立阵。


  万一匈奴人冲到面前,他们就是最后的防线。


  蔡琰、裴俊坐在一旁,握着手里的笔,却没有写一个字。


  他们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根本写不了字。


  荀攸推开帐门,缓缓走了进来。“陛下,睡得可好?”


  刘协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尚可。”


  “那就好,今夜怕是睡不成了。”荀攸在刘协身边坐下,伸手烤火。“日出之前,敌情不明,无法全力反击。击溃敌人之后又要追击,没有半天时间无法判断胜负,同样不能掉以轻心。”


  荀攸不紧不慢地推测着进程,刘协渐渐安心。


  优势在我。


  他本来是打算出去观战的。可是土地冻得坚硬,无法立起将台,他出去也看不着什么。骑兵对阵,靠前又太冒险,反而让将士分担,最后决定还是留在帐里,等候消息。


  夜战的麻烦就在于此,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兵力,贸然出击的风险太大,只能坚守。


  “刚收到消息说,是右部的?落。”刘协说道。


  荀攸眉头微皱。“?落?白马铜会不会也在附近?”


  呼厨泉面色如土。


  ?落的实力已经不弱,休屠各的实力更强,如果他们联手来攻,汉家天子这三千人肯定不是对手。


  “如果在,那倒好了。”刘协嘿嘿笑了两声。“省得我去找他。”


  “嗯。”荀攸叹了一口气。“就怕他不在啊。”


  呼厨泉脸颊抽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汉家君臣二人是不是傻?敌众我寡,哪有希望敌人都聚在一起的道理。


  敌人分散才有各个击破的可能,敌人若是聚在一起,哪里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落本是右部,如何竟出现在这里,是冲着单于来的,还是冲着陛下来的?”荀攸转头看着呼厨泉。“单于,你的部下中会不会有人走漏了消息?是随行的将士,还是留在河东的人?”


  呼厨泉无法回答。


  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但他觉得完全有这个可能。


  他这个单于真是做得憋屈啊。


  “君不君,臣不臣,单于庭难怪叛乱不断。”荀攸叹了一口气。“陛下,欲长治久安,非以礼法治国不可。以三公教单于读书远远不够,各部诸王都应该施以教化,使知君臣之义。”


  刘协心中一动,欲言又止。


  此时此刻,荀攸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着实有些令人不解。


  荀攸郑重地看着呼厨泉。“单于以为如何?”


  呼厨泉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荀攸究竟想说什么。


  他跟着张喜读了一段时间书,也就是汉话说得更流利一些,略知礼仪,对儒家的经义可谓一窍不通。面对荀攸的这个建议,他除了陪着笑,讪讪地点头,根本不知如何应对。


  “单于明理,可喜可贺。”荀攸满意地点点头。“此战过后,陛下宜召明经老臣赶赴美稷,为匈奴诸王师傅,授以经义,使明君臣之义。”


  刘协眉毛轻挑,会心而笑。


  这时,地面越来越清晰的震动突然消失了,外面传来激烈的人喊马嘶,一片混乱。


  刘协脸上的笑意更浓。


  这些可恶的浪荡子,陷阱生效了。


  (https://www.23hh.com/book/166/166502/9223182.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hh.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