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十六章:重围

第十六章:重围

  夏云墨身子高高掠起,而那阿飞则是一把快剑从下方刺出。

  在边口的客栈,两人曾有一面之缘,现在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就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可他们的默契,却仿佛是共同战斗了数十年的伙伴,不需要言语,只需要看对方一眼,就知道该如何最佳的配合好对方。

  既然这罗汉阵是首尾相应,碰着任何一头都不行,那索性就两边都碰。

  “阿弥陀福!“却是那心眉和尚出手了,他手臂一挥动,在他手上的佛珠就飞了过来。

  在心眉和尚不愧是少林的护法大师,出手时机之精准,天下间少有人比得过。威力更是不凡,佛珠炸开了空气,带着一股呼啸之声向夏云墨的下盘袭来。

  此时夏云墨正在空中,下盘无从借力,身形难以挪动,而看着佛珠的威力,夏云墨毫不怀疑,一旦被这佛珠打中,那他这两条腿就算是废了,稍有不慎,就连这条性命也要搭在这里。

  不秃不毒,果真如此。

  可夏云墨如今已是江湖之中顶尖高手,这些天来,更是不知与人交手多少次,

  更重要的是,他如今修炼飞仙术,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身法高绝,若非有一定的把握,又岂非跳到空中,给心眉和尚当人肉靶子。

  只见夏云墨脚尖一点,如踩空气,身体陡然往上飞了一丈,躲过了这佛珠一击。

  那佛珠在空中旋转一圈,却又重新回到了心眉和尚的手中。

  与此同时,夏云墨人已从空中落了下来。

  他身体朝下,呈倒飞姿态,一双手掌缓缓伸出。

  这一掌看似很慢,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一股浩然的掌力从夏云墨的手掌之中发出,向下碾压向四个和尚。

  顷刻间,有四声惨叫声响起,四个和尚只觉得从天际降下一股巨力,将他们的骨骼压的咯咯作响。

  而小院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

  这还并非他们惨叫的主要原因,在他们分神的那一刹那,一道剑光已如闪电一般,刺向了他们。

  这一把剑自然是阿飞的,没有人能够在面对阿飞的快剑时分神。

  “阿弥陀福,两位施主好歹毒的心思。”心眉和尚忙上前查看四个僧人的伤势,脸顿时黑了下来。他们的筋脉骨骼都受到了创伤,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手腕都被刺了一剑。

  这一剑,又快又狠。怕是医好了,武功也要大大退步。

  他却不知,若非阿飞手下留情,这四个和尚伤的就不是手腕,而是喉咙上多出个窟窿了。

  夏云墨双手合十,一脸淡然的说道:“和尚本该诵经念佛,不动贪嗔痴之念。若是沾染上了太多因果,是入不了西方极乐世界。”

  与一脸嗔怒的心眉和尚相比较,夏云墨此时似乎更像是得道高僧。

  心眉和尚的脸更加黑了。

  阿飞看了看夏云墨一眼,沉默寡言,却似乎也不讨厌夏云墨这种口齿灵便之人。

  就在此时,突听的一阵笛声响起。

  笛声悠远而清冽,梅花上、房屋上的积雪被笛声所催,一片片的飘落下来,一片片的的落在了夏云墨和阿飞的身上。

  梅花,落雪,笛声。

  夏云墨似乎都能够想象到对手应该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公子哥了。如果是将这公子哥的喉咙刺一个洞,不知道还能不能吹出这样悠远的笛声。

  可惜,夏云墨注定要失望了。

  梅花飞舞间,可以看到一个人正倚在数丈外一颗梅花树下吹笛,身上穿着破旧的棉袍。

  笛声渐渐由高亢转向低迷,曲折蜿蜒,荡人幽思。

  “铁笛先生来了,这下这两人跑不掉了。”

  “心眉大师、铁笛先生、藏剑山庄少庄主、田七。还有这么多弓弩手可真是大手笔啊。”夏云墨拍手笑道。

  “若非大手笔,又岂能捉住梅花盗,又岂能对付得了你们二位。”

  说话的是一个俊秀少年,这少年英气勃发,态度逼人,目光锐利如剑,正式藏剑山庄的少庄主,游龙生。

  夏云墨看着这位少庄主。忽的笑道:“据说藏剑山庄有宝剑无数,怎地这位少庄主是空着手,难道武功已经高妙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地步,佩服,佩服。”

  阿飞冰冷的脸忽然解冻,露出不屑之色:“他的剑先前被我挑飞了战出去。”

  夏云墨似乎有些吃惊,说道:“藏剑山庄的那头老龙不是说过,若是剑都握不住的人,是没资格学剑的。看来这位少庄主以后就只能另投他门了,可怜藏剑山庄传承千年,如今落了个后继无人的下场。”

  两人一唱一和,瞬间就让这位高傲的少庄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血管仿佛都要爆出来了,双脚却如同被钉在了地上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动手,阿飞的剑就会出现在他的喉咙上。

  游龙生说来也是悲剧,他乃是藏剑山庄的少主,更是当代天下第一剑客天山雪鹰子的徒弟,本以为学成出山,可以名动天下。

  却不料先是遇到李寻欢,从背后偷袭李寻欢,反而被李寻欢夺了剑。

  此番与众人合谋,暗算阿飞。用的一把名剑,却被阿飞的铁片块给击飞。

  连连受挫,着实让他有些心灰意冷,锐气不再。

  心眉和尚开口说道:“檀越何必呈口舌之利,须知利在口舌,损在心头,不能伤人,徒伤自己。”

  他缓缓开口,每一个字似乎都很平和,但落在夏云墨耳中,却又犹如洪钟巨鼓,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夏云墨揉了揉耳朵说道:“和尚这狮子吼还算不错,不也是口舌之利。”

  一旁的田七忽然说道:“大师何必多费口舌,对付这邪魔外道,我等一起出手,用不用讲江湖道义,早些杀了才是最好。”

  其余人意动。

  夏云墨哈哈一笑:“在下正是邪魔外道。而各位也是武林正道,快些来摘了我的头颅,为天下人除一大祸害,若是被我一掌震碎心脉,也切勿怨天尤人。”

  阿飞看着豪气风发的夏云墨,不仅热血沸腾。他是冰原里狼,也是狐狸,他在大自然的法则里,学会了凶狠,学会了杀人,看尽了人世间不曾看过的一切,却未曾看过如此豪情之人。

  其余人眼眸互相望了望,忽的不约而同的向夏云墨两人出手。

  这世间哪有什么武林正道。有的只有谁的拳头大,谁的剑更快。

看过《从小李飞刀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