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以剑会友

第一百零九章:以剑会友

  海岸边,有一块嶙峋巨石,约一丈来宽,五尺来高。

  这巨石日夜受海浪侵蚀,模样奇特,更是坚固无比,刀砍斧劈,也很那在上面留下印记。

  今天,这巨石却是遭了劫。

  不知是被何人,用何利器,竟然将这巨石上下两分。

  好似是被切豆腐一般,整个巨石上方竟然变得光滑无比,犹如一面圆镜。

  巨石之上,放着三张木凳和一张木桌。

  有三人正在此地煮酒论剑。

  一人面带帝王之相,身材伟岸,身着紫色衣袍。

  一人面色坚毅,古铜肌肤,穿着点缀了两朵梅花的白衣。

  还有一人,相貌俊秀,面露如沐春风的笑容。

  白衣人开口道:“最后一招,以身受剑,很好,很好。”

  他似乎是想要称赞夏云墨,可是很少与人交流,词汇也变得贫瘠起来。

  夏云墨笑道:“不过是受人启发罢了。”

  紫衣侯和白衣人都很惊讶,将目光看向夏云墨。

  夏云墨笑道:“三日前夜里,曾遇到一群鬼魅魍魉,我虽然用剑刺进其中一人身子,可那人的骨骼竟然发生偏移,将我手中之剑卡在了骨骼中,让我一时半刻无法将剑取出来。”

  “后来,我杀了那人,并且得到了一本移骨之法,这“移骨之法”诡异得很,我见着有趣,便将其中的方法记了下来,不想今天竟然用得着。”

  说罢,夏云墨又露出一丝苦笑,轻轻抚了抚伤口处,这一门功夫虽然神奇,但以身做饵,但这份疼痛,却不是假的。

  辛亏,他的“达摩内功”还有那伽星法王的瑜伽术起了作用,如今这伤口已经快要愈合了,再等上两三天,或许就只剩下一道浅浅的伤疤。

  白衣人又道:“你的剑法,很锋利”

  他虽然词不达意,但夏云墨却也明白了他的话。

  白衣人的身体乃是在大自然和无数次实战中磨炼而成,已经是如同一副坚固的铠甲,将他那柔软的血肉内脏给保护起来了,可夏云墨的剑却轻易的将其刺穿,这的确让他吃惊。

  夏云墨笑道:“我有两剑,一剑“穿心刺”,一剑“撩剑断”。穿心刺以点破面,我全身的内力已经灌注到剑尖,而你的防御是贯彻全身。”

  “全身肌体是一个整体,当有一点被破,缝隙便生,我只需沿着缝隙再挥剑便可。”

  三日前,夏云墨能够用剑破伽星法王的防御,一剑穿心也是如此。

  全身力量灌注到剑尖,在加上那如同闪电般的速度,当真是无物不可穿透。

  白衣人道低头看着胸前的那一抹血迹,喃喃道:“原来如此,好快的剑,好锋利的剑。”

  白衣人忽的抬起头,语气冰冷道:“你的剑,为何不再深一点,不再狠一点。我本该死在你的剑下。”

  夏云墨却笑道:“若是比剑便必须得死人,那这世间就会少了许多有趣的人。”

  白衣人紧抿着嘴唇,他坚毅的表情如同大理石一般。

  夏云墨又道:“比剑这两个字似乎有些冰冷,我更喜欢把他换成另外四个字。”

  白衣人开口道:“什么”

  这次却是紫衣侯开口道:“以剑会友。”

  夏云墨紫衣侯互相对望一眼,眼中却是都有了笑意。

  白衣人目光依旧冰冷,语气同样冰冷:“我手中只有剑,心中也只有剑。我没有朋友,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有没有对手。”

  紫衣侯笑道:“若你愿意,现在你就多了两个朋友。”

  夏云墨也笑道:“若你愿意,现在还有两个很好的对手。”

  白衣人看着夏云墨,看着紫衣侯。他的眼眸中突然多出了一份笑意,多出了一份温暖。

  他依旧是一块冰冷的大理石,只是这块大理石在阳光的照耀下,突然就有了温暖一般。

  只可惜,等白衣人喝了一杯酒后,就如同在刚刚点燃的小火苗中,浇了一盆冷水,他又变得冰冷。

  白衣人冰冷的说道:“用剑之人,正心诚意,以身奉剑。舍剑之外,别无他用。方才不染外物,剑心纯粹。”

  说罢,他站起身子,一步一步的离开。

  他走的依旧很决绝,依旧是那样冷静,每一步一尺七寸,仿佛无论发生什么变故,都没有办法将其改变一般。

  他的身影很孤独,很寂寞。

  西门吹雪剑法大成,成为真正剑神时,绝情绝义,心中只有剑。

  燕十三为第十五剑同样孤独半生,白发苍苍。

  难道,想要修炼成无上的剑术,想要一往无前的快,那就只能够以身奉剑

  夏云墨也喝了一口酒,忽然就觉得胸口发闷,恨不得仰天狂啸。

  紫衣侯似乎看穿了夏云墨心思,笑着说道:“每个人,手中的剑不同,所用的剑法不同,何必为受他人影响。”

  “若是世间剑客都是如此高傲孤独,纵然人人都成了剑法高手,但这天下剑道,却很难再有进步。”

  紫衣侯语气平淡,但落到夏云墨耳中,却犹如洪钟巨鼓,震耳欲聋。

  夏云墨露出明悟之色,恭敬的对紫衣侯行了一礼。

  紫衣侯或许是他们三人中实力最弱的,但也是看的最透彻的。

  他是一位智者,岁月的流逝非但没有让他变得固执,变得守旧,反而让他更加深邃。

  先前,夏云墨想要仰天长啸,心中抑郁。

  现在,夏云墨却是在哈哈大笑,心中郁结尽去。

  笑罢,夏云墨说道:“侯爷,我要离开了。”

  紫衣侯道:“欲望何处”

  夏云墨笑道:“江湖。”

  他不喜离别伤感,便身子一跃,如同仙人般飞起。

  “先生,先生,说好了带我去的啊。”

  不远处的小公主一直在偷听三人的对话,当然所谓的偷听,三人心头都是一清二楚,只是不曾在意。

  此时,她看到夏云墨要离开,忙的呼道。

  “对了,还有你这丫头。”

  夏云墨的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小公主身旁。

  “侯爷,小公主且与我去江湖游玩一番,切勿担心。”

  夏云墨的声音远远传来,紫衣候唯有摇头苦笑。

看过《从小李飞刀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