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三百三十一章:慈航静斋的对策

第三百三十一章:慈航静斋的对策

  白玉般光洁剔透的慈航殿中,青衣女尼黯然落泪,两滴清泪,划过白玉似的脸颊,落在了地上。

  其中一女尼见其落泪,说道:“斋主,到底发生了何事?惹得如此神伤。”

  在慈航静斋中,能够被称作斋主的便只有一人。那便是慈航静斋的掌门人,师妃暄的师父,梵清惠。

  梵清惠将纸条递了下去,殿内女尼相互传递,将纸条上的内容一一观阅。

  最终,大殿中陷入寂静之中。

  良久后,一名女尼说道:“斋主,这魔头武功如此之强,便是宁道长也抵不过,再加上其更是掌握了昏君麾下的力量,我等该怎么做?才能换天下苍生一份安宁。”

  梵清惠摇头道:“清惠本想以宁道友的武功,定能够将那魔头手到擒来,怎知那魔头竟有如此手段。”

  又一名女尼说道:“斋主无须挂虑,上根据纸条上所说。宁道友以身殉道,纵然身死,也让那魔头受了难愈之伤。如今我佛门势力壮大,他既已受伤,合我佛门之力,定能够降服此魔。”

  梵清惠闻言方才舒展了眉头,旋即又道:“妃瑄至今如何了?”

  坐在左边的女尼说道:“妃瑄正在洛阳的皇宫之中,被那魔头囚禁。除此外,那魔头身边似乎还有魔教传人。”

  另一名女尼道:“妃瑄乃是慈航静斋立派以来,除却地尼祖师,在慈航剑典中成就最高之人,她与慈航剑典最为契合。我们是否需要合力将妃瑄救助出来,以免妃瑄毁在魔头手中。”

  梵清惠道:“无须担心,妃瑄自有我佛保佑,纵然尘世间有诸多磨难,亦只能祝她更上一层楼罢了。”

  女尼微微合十道:“是。”

  梵清惠站起身子道:“魔涨道消,此魔必须尽快铲除,否则他的祸害将会比邪王石之轩更甚十倍百倍。”

  接着,她朝着一位年龄稍大的尼姑说道:“烦恼师姐去联系四大圣僧,待再有消息传来,便要请四大圣僧降魔伏妖。”

  女尼闻的此言,说了个“是”后,便飘然而去。

  “四大圣僧虽然神通广大,但此魔非同一般,清惠欲要再出斋,多做一番准备。”

  “或许,这一次的劫难,关键便要在妃瑄的身上了。”

  ……

  洛阳城的皇宫中。

  夏云墨正在一处豪华的宫殿中盘膝而坐,运气疗伤。

  先前住的府邸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短时间又很难再觅得一个合适的住所,夏云墨索性就搬来了皇宫之中。

  在夏云墨的身后,一片烟雾氤氲,而夏云墨的身子则是泛起一层佛性金光,让他看起来犹如神祗一般。

  若是普通人在此地,见着他便会不由得顶礼膜拜,视为真神降世。

  忽然间,夏云墨身子微微一颤,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身体金光暗淡了几分。

  “这中原第一人果真不同凡响,散手第九扑,呵,与天相合。”

  那日,夏云墨与宁道奇一番交战,他自身并非如同表面这般风轻云淡,而是受了不轻的伤。

  宁道奇的第九扑,已经触及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门栏,即使是夏云墨的金光不坏神功到了无坚不摧,至钢无敌的境界,却依旧被其中一些力量侵入到经脉之中。

  与宁道奇互拼之后,一身气血沸腾,喉咙发甜,险些出丑。

  但夏云墨决不能在人前显弱,如今他在外人的形象是不可战胜的,即使是受伤,也不过是皮外伤,瞬息间就可以恢复。

  若是当众吐血,神色黯然,便会被人认为他也不过如此,再加一把劲就足以将其击败或杀死。

  他又休息了半响,方才走出宫殿,随即就感到两股不同的气息正在对峙。

  夏云墨气机外放,很快就将发现了这两股气机的主人,笑了笑,大步的向回廊一边走去。

  走廊左右曲折,到了尽头便是一处花园。

  花园里有仙禽异兽,奇花异卉,美不胜收。而在院子里,还站着两个女人,相互对持着,这两股强大的气息,便是来自这两人身上。

  其中一个身着白衣,秀发乌黑,肌肤白皙,其姿容美丽的让人惊心动魄。一双晶莹剔透的赤足微微踏空,而她周围的空间更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另一个女子同样如梦如幻,身上带着圣洁的气息,只是往那儿一站,就仿佛将整个花园都变成了空山灵雨的仙境。

  这两个女子,自然就是婠婠和师妃暄。

  自从夏云墨在曼青苑回来后,婠婠就主动承认身份,还和夏云墨打情骂俏,颇有任君采撷的意思。

  不过她的天魔功尚未大成,想来也只是诱惑一番。

  而后,她便看到了师妃暄。慈航静斋和阴葵派本就互不两立,两人自然也是矛盾重重。

  在夏云墨的面前,她们还相互克制。等到了现在,两人就又成了争锋相对的状态。

  婠婠娇笑道:“妃瑄妹子,你怎么也来皇宫了,难道是对天师大人动了凡心,想要一尝**巫山的感觉。”

  婠婠不愧是小魔女,此番话语若是寻常女子听了,定然要面红耳赤,心境不稳,而那时她出手的时刻。

  师妃暄的眸子清澈的犹如一汪泉水,淡淡道:“妃瑄武功不及天师大人,是被天师大人抓来囚禁罢了。”

  师妃暄是何等人物,轻易的就看出了婠婠的想法,直言不讳,心境更是不曾有半点动摇。

  婠婠又笑道:“既然如此,现在天师不在此处,妃瑄妹子为何不直接离开呢?”

  师妃暄也笑道:“那婠婠师姐又是为何不离开,千万不要告诉妃瑄是因为男女之情。”

  两人互相争斗,以夏云墨为中心,从对方心头打击,击溃心境,等待破绽。

  她们一番唇枪舌战,谁也不落下风。

  婠婠忽然又道:“早就听说妃瑄妹子的《慈航剑典》高明至极,婠婠对这门武功甚是疑惑,不知妃瑄妹子可否指教一二。”

  师妃暄眸光转动,安然说道:“婠婠师姐既有此心,妃瑄又怎能拒绝?”

  婠婠娇笑道:“我在和妃瑄妹子开玩笑哩,天师大人说了皇宫之中不能轻易动手,妃瑄又怎会违规。”

  话语才刚落下,身子晃动起来,朝着师妃暄杀去。

看过《从小李飞刀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