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三百九十一章:棋局

第三百九十一章:棋局

  路,夏云墨已经找到了。

  现在就去检测另一种可能,如若不行,那他便选择普通的方法天人境。

  但如果成功,那就是脱胎换骨的一步。

  而这一步的关键,就是在《北冥神功》上,这一方世界的《北冥神功》乃是逍遥派的镇派至宝,其中更是有着极为玄妙的作用。

  夏云墨辨别一个方向后,驾驭着一缕清风,以一种超然的之态前行,其速度如若雷电,却又与光同尘,不为人察。

  而当夏云墨的修为在这一段时间再次催化,已经达到了一种渺渺茫茫的状态,就算是一般的天人高手,也极难察觉。

  星宿派中,一扇华丽的大门悄然推开,阿紫的小脑袋也探了出来,一颗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俏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在夏云墨进入宝库后,她却并未逃走,而是躲起来。

  这丫头也知道夏云墨如今志不在江湖,对那些财宝没兴趣,不会带走秘籍,因此就想着等到夏云墨离开后,自己将宝库占领了。

  她依稀也看到了夏云墨先前的那两招手段,只觉得心跳都快停止了,那简直超越的武学的极限,达到了一种似人非人的极限。

  阿紫微微皱着修长的眉头,她在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已然暴露无遗,仿佛那夏云墨已将将她上下透析了遍,可最后却不曾在意她,直接飞走了。

  “算了,管得这家伙的,以后这里就是我阿紫,不,星宿小仙的底盘了。”

  阿紫雀跃道,兴冲冲的进入了宝库之中。

  ……

  缥缈峰,位于苏州西山岛,海拔奇高,乃是太湖第一峰。

  在其峰巅之上,云蒸雾绕,宛若缥缈仙境。在缥缈峰顶有一鹰嘴巨石,巨石上书三字:缥缈峰。

  这三字亦是铁画银钩,字字如刀似剑,吐露着锋芒气机,纵然被岁月磨平了不少,却已然犹如一把巨剑,刺破云霄

  在山巅之上还有许多建筑,大多小巧精致,又充满意韵,隐隐之中却又饱含九宫八卦之理,一旦踏错,想要再走出来,那就难如登天。

  除此外,还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摆着一盘残棋,正等着来人解开困局。

  这些日子以来,江湖上吸引人心的事情,除了神秘高人大破星宿派丁春秋外,那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的珍珑棋局。

  据传闻,这位聪辩先生苏星河亦是逍遥派门人,同丁春秋为师兄弟。

  不过与丁春秋不同,这位聪辩先生并不醉心武学和称霸天下,而是痴迷与其他陶冶情操的小道。琴棋书画,医学占卜,无一不精,无一不通。

  在不久前,这位一向隐居江湖的老前辈却是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破解“珍珑棋局”。

  来的英雄豪杰虽然多,只可惜,却没有人能够破解此局。更有甚者,下棋时走火入魔,功力大损。

  今日,这缥缈峰上,却是又来了两伙人。

  其中一伙,乃是当今大理世子段誉,这位段公子为人风流倜傥,潇洒英俊,嘴角含笑,俨然乃是一位浊世公子。

  至于另一伙,则是当今武林有名的北乔峰、南慕容中的南慕容慕容复,以及他的侍卫位家臣。

  除此外,还有一些来看热闹的江湖人。

  大理世子段誉,已经和苏星河下了百余子,段誉手中捻着棋子,沉吟了片刻,便将一枚白子放在棋盘上。

  苏星河脸有喜色,点了点头,又落下一子。

  两人如此下了十来招,那段誉原本将十余路棋子都已相通,却忽然又惨淡起来,眼前仿佛浮现出一个清丽女子的模样,一娉一笑,勾人心魄。

  于是段誉心神摇曳,那女子却又忽然化作白骨,朱颜骷髅,骷髅朱颜,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这其中蕴含了人世间深刻的至理,那段誉手中神情恍惚,脸色惨淡,最终放下棋子,长吐出口气,摇头道:“老先生所摆珍珑棋局,奥妙至极,晚生破解不来。”

  苏星河也是摇头一叹,神色暗淡,勉强道:“公子十几路棋已臻极高境界,只是未能再深一步,可惜,可惜,可惜,可惜!”

  他连连说了四声可惜,惋惜之情,确实十分深挚。

  紧接着,慕容复的几位家臣也来试了试,皆是以失败告终。

  最后轮到南慕容,则是皱着眉头,紧紧思索,眼前却忽然模糊,棋局上的棋子似乎都化作将官士卒,东一团人马,西一块阵营,相互纠缠厮杀。

  而慕容复眼睁睁看到己方白旗兵马被黑棋敌人围住,始终杀不出重围,心头越加焦急。

  “我慕容氏天命已尽,一切枉费心机,我一生尽心竭力,终究化作一场春梦!时也命也,夫复何言?”

  慕容复突然大喊一声,脸色昏暗,如遇魔障,便要拔剑自刎,亏得很快被其余人救了下,不然就此丢了性命。

  这一次的棋局,却是依旧没有人能够破解,苏星河摇头一叹,也不知何时才有人能够将棋局破解。

  苏星河挥了挥手道:“散了吧,散了吧,今日棋局,便到此为止。”

  剩余的人,也不过是江湖无名之辈,到这里来观摩一番,若是能有机缘自然是好,若是没有,也不必伤心。

  而这些人,一看便知不是破棋的料子。

  “老先生不妨等一等,让本尊来试一试。”在缥缈峰上,忽然间就多出了一个人。

  众人为之悚然,就连苏星河也站了起来,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苏星河说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来人笑道:“夏云墨!”

  一时间,议论纷纷。夏云墨的名头经过这些时间的传播,也算是名扬天下。虽然这些时间以来,他并未行走江湖,名声少有衰减,但亦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人物,光是化解丁春秋这一场武林浩劫,便足以流传千古。

  段誉、慕容复两人也纷纷报上姓名,态度恭敬,十分友好。

  夏云墨自然也不会端着架子,也同两人打了个招呼。

  这方世界,和他熟悉的《天龙八部》略有不同,这两个家伙的关系倒是还算不错。

  不过,看着段誉、慕容复这两个家伙,心头就莫名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有的人工作的时候像慕容复,追女孩子的时候像游坦之,虽然向往着段誉的生活,但智商又和虚竹差不多。

  咳咳,题归正转,那苏星河一听夏云墨的姓名,顿时心情激荡。他之所以摆珍珑棋局,其目的便是为逍遥派寻找传人,然后杀死叛徒丁春秋。

  而如今叛徒丁春秋已死,便算是完成了师父和自己的一大心愿。

  因此,苏星河对于夏云墨便是有着感激之情,提示道:“这珍珑棋局有危险,一不小心,便要走火入魔,这位公子还请多家考虑。”

  夏云墨走上前来,目光注视这石桌之上。但见棋局中黑白二色纵横,星罗密布,分成了两个阵营。

  这棋局交锋,两军对垒,而黑棋一方已然占据绝对优势,汇聚大军,步步紧逼,绞杀白旗一方。

  白棋到了如今,几乎就已是山穷水复,回天乏力。

  这些日子以来,已有不少天下才俊前来弈棋,其中不乏天资聪明之辈,然而来人虽多,却无人可以解开。

  相反,却有许多人因此被棋局迷惑,心神受损。

  至于眼前这位,武功虽然高,但若是棋力不够,心志有陷,反而生出魔障。

  夏云墨却是淡淡一笑道:“老先生,我意已决。”

  苏星河跑袖低垂,内心激荡之情逐渐平息,沉吟道:“既然如此,夏公子请。”

  夏云墨凝目观其,《大自在天书》陡然运转,内气覆与双目。

  《大自在天书》乃是夏云墨这一生武学精粹,这些日子以来,不断顿悟,却不只是在星宿派使出的三式。

  只是,前面三式都是可见的招式,而这第四式乃是无形的信仰力和精神力的运用。

  第四名式:波旬业力

  所谓波旬,就是佛门中的魔王,手下有烦恼魔、蕴魔、死魔、天子魔四魔。这四魔恼害众生,扰乱身心。

  而一个生灵只要有思想,有信仰,便会受其害。

  夏云墨的波旬业力,正是信仰的演化,能够搅乱人心,亦能够使人迈入胜境。

  除此外,还能够推演和遮盖天机。在这一方面,就是夏云墨从邹衍和其他世界五行术数的进一步运用。

  如今,他只需要一点信息,便可以用波旬业力进行推演。

  他将波旬业力覆盖与双眸,便已经将这珍珑棋局一一推演。

  这珍珑棋局暗合阵道,阵势变化多端,幻化万千。而这棋盘上,似乎还动了手脚,运用了玄学之术,使得其拥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而没有大智慧、大勇敢的人只能够陷入重重幻想之中,无法自拔。

  这和武功没有多大的关系,更多的是考验心志。每个人心中都有魔障,这个魔障就是自己本身。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又有多少人能够破的了内心的虚妄。

  段誉、慕容复都是棋道高手,但却破不了心中的执着,最后只能认输。

  尤其是慕容复对于复国的信念是从心便铭记于心,执念太重,放不下,亦参不透。

  在电影原来的路线中,这棋局乃是虚竹所破。

  虚竹所见的幻象,就是八部菩萨,菩萨责问为何不诵经念佛,为何要生出不该生出的妄想。

  而虚竹以大无畏精神面对菩萨,于他而言,拯救江湖,便是比大殿里诵经念佛更有意义。

  夏云墨已经将这棋局堪破,他落下一子,同时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收拢,使得他能够收到棋局的影响。

  这棋局中有大恐怖,那么我所恐怖的又是什么?

  棋子落下,眼前景物变化,幻境纷沓而来。

看过《从小李飞刀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