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第796章也难怪声音那么干净

第796章也难怪声音那么干净

  苏氏娱乐的运作模式,她当初就多少借鉴了济慈的运作。而这个在国内近乎传奇的模式竟然是眼前这个男人打造的?

  天才啊!

  苏念进了大厦之后,纪西顾倒是没有再跟在她的身后。她自己一个人走去了十三楼的演播厅。

  等到电梯上去之后,苏念感受到当自己踏进这个楼层的时候,整个大厅蓦然一静。

  “喂,这个就是当初那个瞎子么?”

  “是啊是啊,听说超大牌的拒绝了秦俊老师的晋级卡。”

  “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拽什么拽?”

  “……”

  窃窃私语在苏念的周边想起。

  “嘿!”

  在这一片窃窃私语中,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苏念。

  尤词一路小跑的走到苏念的面前,笑的灿烂:“你来啦。”苏念点点头。

  “哇,我跟你说,你简直就是会算命呀。你说和我到时候见,我本来自己都没底,没想到真的进来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么?”

  尤词到现在还惦记着这件事情呢,虽然他只需要动用势力一查就可以知道苏念的身份,但是他没有。他更喜欢苏念亲自告诉她。

  苏念失笑,眼前这个大男孩真的是单纯的不行,也难怪声音那么干净。

  只有单纯的心灵才有那么干净的声音。

  “我是苏念,你好。”

  她正了正脸色,伸出自己纤细的胳膊。

  尤词握住她的手摇了摇:“你好。苏念。”

  他挠挠头,大男孩羞涩的模样,显然知道自己女神的姓名这件事情很是让人高兴的。

  “对了,我们是一个组,导师都是张童导师。下面一个到我上台了,一起加油吧。”

  他看了看那边挥手的工作人员,匆匆一言然后跑开,

  很快,苏念就听见舞台的方向传来尤词的歌声。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想我美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戏我哭笑无主,还戏我心如枯木

  ……”

  男孩子干净空灵的声音,碰上这低沉暗哑的歌曲碰撞出一种奇异的感觉,总有一种让人的心脏跟着节拍跳动的魔力。

  天生的歌者!

  这是苏念对尤词的评价。等到尤词一曲终了,苏念便听见外面主持人的声音。

  “下面这位歌手就了得。据说海选的时候拒绝了秦俊老师的晋级卡,转而投向张童老师麾下。真的是少年意气呐。说道这里啊,我就已经对这个传说中引起两位老师大打出手的天才歌手好奇不已啦。”

  “好了,我们下面废话不多说,有请37号苏念!”

  到她了!

  苏念在观众的掌声中缓缓走上舞台,站在了聚光灯下。

  摇滚的电音,带着震颤感。这是苏念选择的音乐——《第一页》。

  她听着台下的人,她听得见台下的人的唏嘘。想必,是在惊讶,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瞎子?

  而在舞台的另一端,秦俊的战队里面,一个女人陡然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台上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怎么也在这里?

  薛梦甜一开始听见主持人说苏念的名字,本来还以为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可是,等到她看见站在舞台中央的苏念的时候,她才知道,根本不是什么巧合。

  她怎么可以来参加天赋唱将?她怎么配?

  薛梦甜气得全身颤抖,她手上精致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却浑然未觉。眼神死死的盯着台上的女人。

  不行!他要让苏念尽快退赛!台上,苏念缓缓拿起话筒,静静地立着。在众人的唏嘘声中,猛地突然开了口,爆破式的嗓音突兀响彻整个舞台!

  “身上那伤疤还忽隐忽现,委屈在忍痛中变成纪念……傻过疯过是无悔的条件。渺小极限一页之间多遥远……天越黑那微光越是浓烈”

  她一开口,场下闹哄哄的观众突然瞬间安定下来。

  舞台上的女孩,这样瘦弱的身躯,可是,歌喉中的力量却是那样的令人震颤。从那小小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样的歌喉,天呐!

  舞台之下,瞬间就爆裂开来。所有人都舞动着自己手上的荧光棒。为舞台上那个瘦弱的身躯加油。

  苏念早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她其实知道,在一开始就唱这样的歌其实是很不利的,虽然可以调动台下观众的情绪,但是容易陷入极端。

  可是,她不在乎!

  这首歌的歌词里面唱的,全部都是她的心声。这是第一次,她两世为人的第一次,第一次为自己发声。

  她前半生大部分的岁月都是在为别人而活,这一世她不会了。就从现在开始,她要告诉所有人,她是苏念,她是全新的自己!

  伤疤还在,青春不灭,爆裂的心脏,充血的梦想。纵使看不见,但她心中有光,她就算渺小,也要爆发力量!

  这就是她,涅盘重生之后的她!

  直到苏念离开舞台,台下的观众任然意犹未尽。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接着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每个人都有青春,每个人都有梦想。此刻被被苏念调动的,其实不是观众的情绪,而是观众心中的梦想的力量!

  “哎呦呦,果然是位有实力的唱将啊。我心中到现在还沸腾不已。”

  主持人又一次的上台,接着介绍了几位成员。等到上半场结束,张童这一组已经结束了。下半场是秦俊组。

  而此刻,济慈大厦顶楼的经理办公室,一个清俊矜贵的身影坐在总经理的办公椅上,看着电脑前转播的录像。眼神黑沉深邃。

  “这个节目公司投了多少?”

  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办公室缓缓响起。济慈大厦的总经理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电脑前的节目:

  “济慈是提供场地,技术入股。只占了投资的57。”

  这其实已经是很高的比例了。但是对于纪氏这样的企业来说,没有达到70就不算是大投资。

  纪西顾看着电脑前似乎在用生命咆哮的女人。手指敲击几下桌面:

  “投资追加到85”

  “总裁,这……”

  “有问题么?”

  纪西顾的嗓音极淡。但是听完后的经理却是身上一抖,赶忙道:

  “没有没有,我立刻让人去办。”

  纪西顾挑头依旧看着屏幕中的小女孩,在那样的舞台孤独的站着,身上涌现出来的力量却又是让人心惊。

  她是用生命在歌唱的么?

  苏念一下场,尤词就跑了过来。拍拍她的肩膀:

  “兄弟,你行啊!这歌听得我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跑上去跟你一起呢!”

  苏念腼腆一笑:“没什么的。而且我觉得你唱的更好。”

  这话苏念倒不是谦虚。尤词无论是音色还是转音的把控都在她之上,她虽然好胜,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听见女神夸自己,尤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哈哈。反正我们在一个战队,以后互相学习,说不定还可以一起合作呢!”

  “恩,我当然是乐意之至。”

  苏念点点头。

  前世的时候,尤词参加完天赋唱将以后,人气爆棚。找他约歌的人不计其数,根本排不过来。据说已经排到了三年之后。

  而此刻苏念有机会和他面对面聊这个,当然不会放过。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哗!”

  两个人正在交流,背后突然传来喧闹的声音。尤词和苏念回头。

  “这人谁啊,新来的明星导师么?好帅啊!”

  “怎么可能,你也不动动脑子。你没看见那人旁边跟着的是济慈大厦的总经理么?”

  “我靠,不会吧。能被总经理跟着那岂不是总裁?”

  苏念听着身边人小声的讨论,顿时知道引起喧嚣的人是谁了。她虽然没有见过纪西顾长什么样。但是从她和她相处的这些时候来看,最起码也应该男神级别。现在听见别人的惊叹,苏念知道,这八成应该是男声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纪总,这边请。”

  导演和制作人早就得到了消息,点头哈腰的赶到纪西顾的身边,专心的做引导。

  开玩笑!

  一个命令就追加了几千万的人,他们简直就要像菩萨一样供起来啊!

  纪西顾很远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苏念了。

  女孩今天穿着幼粉色的棉质连衣裙,淡淡的妆容让她显得很温顺。

  只是,这旁边的毛头小子是谁?

  等到纪西顾的目光扫到站在苏念身边,俨然一副护花使者态度的尤词时,好看的眉头顿时夹紧。身上气息顿时冷了下来。

  “纪总……您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么?”

  那导演感觉到纪西顾的变化,顿时吓了一跳。他什么地方一来就得罪了这位金主么,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纪西顾的双眼几乎化成了实质的冰碴子,直接扎向了尤词的方向。

  对面的尤词也感受到这来着不善的目光。有些疑惑。

  “纪少?”

  他眉梢微挑:“难道他是认出了他?不应该啊!”

  尤词心里盘算着,自己这次出来已经很低调了啊,怎么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

  当即小心的后退一步,微微侧身躲到苏念的背后:

  “来了个大人物啊,念念,你注意点啊。那是纪家大少。”

  他压低声音,小声的跟苏念咬耳朵。

  “哦?”

  苏念脸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讶异。

  所有人都只以为这是济慈大厦的总裁,但是尤词居然能在第一时间看出这是纪家的少爷。

  看来尤词的身份也没有那么简单啊!

  纪西顾本来看见尤词站在自己看中的丫头身边就已经很不爽了,没想到那个臭小子竟然还变本加厉,直接跟苏念说起悄悄话来了。

  可想而知,此刻纪家大少的脸已经堪比臭水沟了。

  这边的经理导演都是抖若筛糠,可是半天也摸不着头脑。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要追加投资么,怎么霎时间乌云密布了?

  “节目暂停,所有人放假!”

  纪西顾突然扭身离开,丢下这么一句话。

  “放假?”

  经理傻了,制片人呆了,导演懵了。

  济慈的演播厅一天下来十几万,放假?

  那岂不是七八万的钱直接打水漂了?可是这是大总裁的命令,那经理即便再怎么心疼也不敢违抗。毕竟,他完全只是一个打工的。

  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么?现在商业策略都这么玩?

  他不知道是,纪西顾让放假,完全是看不得那个毛头小子继续占苏念的便宜。他们家丫头那么单纯,怎么能这样被人戕害?

  “放假?”

  苏念接到通知也是懵了。不过本来下半场也不会有她什么事,现在乐得清闲。

  她下午没什么事情,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告诉纪西顾一声她要走了。毕竟,是人家把她送过来的,走的时候不通知,着实不太礼貌。

  电话就是手机的第一个。纪西顾之前在车上存的。

  “喂?”低沉的嗓音很快传来。

  苏念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接电话。

  “额,你现在忙么?”

  “不忙。”纪西顾淡淡道。

  而一边在那里忙着递各种文件的经理听见大总裁的话,差点脚一滑,摔倒在地。

  不忙?

  总裁你确定么?

  旁边堆满了原本要送到总公司等待签署的文件,总裁竟然说不忙?他耳朵是出现幻听了么?

  经理对于自己这奇幻的一天充满了疑惑。

  “恩……我只是来跟你说一下,栏目组放假,所以我现在要先走了。你继续视察企业吧。不打扰了。”

  “想去哪儿,我让陆白送你。”

  苏念一听,顿时心头一跳。根据她的印象,那陆白恐怕就是上一次给她两拳的男人,她可不想见到他!

  “不用不用,我……”

  “他已经来了,你出门就可以看见。”

  本来想要拒绝,可是没想到纪西顾早就已经把那个人叫过来的。此刻这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苏念却是说不出。

  总不能让纪西顾以为她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浪费了他一片好心。

  “额,那好吧。我挂了。”

  “恩。”

  沈临沂挂掉电话,手上又开始飞快的批注文件。而楼下,陆白正开着一亮骚气的电光蓝法拉利停在大门前。

  等见到大厦门前出来的苏念,他轻咳嗽一声,然后突然满脸堆砌笑容走到苏念的跟前:

  “苏小姐,久等了。请上车。”

  苏念点点头,在陆白的虚扶下来到了那辆电光蓝的车内。陆白眼中带笑,看着不远处也随之下楼的一大波参赛人员,心头玩味。

  薛梦甜正气呼呼的走出大厦。下午就要轮到她录了,结果竟然突然放假。这还不算最气人的。

看过《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