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九十七 应付官兵

一百九十七 应付官兵

  慕容湘身手一般,早已被灵隐活擒,但慕容逸的身手却不凡,萧禹文和另外两个灵异卫一起才将他制服。

  “就算死也让我死个明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慕容逸被萧禹文用剑架在脖子上,声音却依旧很镇定。

  “寻你报仇的人。”​萧禹文说完便一剑结束了慕容逸的命。

  “父亲!”​“老爷!”...

  见慕容逸瞪大眼珠子轰然​倒地,被生擒的慕容湘、慕容素锦、还有几位夫人都失声大喊。

  “全部杀了!尽快撤!”​萧禹文吼了一声,便退至一边,他身上几处伤口都在不断流血。

  “你到底是什么人?”​慕容湘对着萧禹文大喊了一声。

  “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慕容素锦以极快的速度冲到萧禹文身边,留着泪质问道。

  “妹妹...不要杀我妹妹...”慕容湘便喊着边试图挣脱灵异卫的束缚,可两个灵异卫的剑同时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只能止步。

  萧禹文一个侧身,一只手钳住慕容素锦的秀肩,两人之间保持一臂的距离。

  “你说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父亲?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这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你就不怕他们化作厉鬼来找你报仇吗?”​

  慕容素锦完全无视萧禹文另一只手上还握着正滴着血的剑​,伸出双手就往他身上打。

  萧禹文看着泪流满面的慕容素锦,忍着痛任由她打,他还是无法坦然地杀这些手无寸铁的女子和小孩​。

  他相信,慕容素锦也和林绾烟、萧蔓雪一样从小被宠着长大,所以才会这么善良,善良到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死于自己父亲手里​。

  “没有为什么,你父亲该死。”​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你才该死!我父亲那么疼爱我,他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慕容素锦哭着朝萧禹文喊道。

  “那等你见到他时自己问吧。”

  萧禹文见慕容素锦已经打够停手了,便一把将她推开。他不想亲自动手杀眼前这个单纯的女子。

  慕容素锦往后退了几步,死死地盯着萧禹文看,就听他说了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她就发现这个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你是林...”慕容素锦惊恐地喊出来,可还没等她喊出“公子”两个字,一边的灵隐便一剑刺向她。

  “妹妹...”慕容湘悲痛地大喊。“混蛋!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都杀,我跟你们拼了!”

  慕容湘还未来得及出招,就死于灵异卫的剑下。

  “全杀了!撤!”萧禹文说完就往外走去。

  灵异卫很快就将剩下的人都处理了,一批批从慕容王府的后门往外撤。

  “主子!外面来了很多官兵!”

  萧禹文还没走到后门,一个灵异卫匆匆来向他禀报。

  “全部走正门。别动手。”萧禹文说着转身往正门走。

  没走多远,便碰到迎面走来程琅庭。

  “程老爷,你先避避,官府的人来了,我对打发他们走。”萧禹文朝程琅庭抱了抱拳。

  “这狗官是皇后的人,你要小心点。”程琅庭轻声提醒道。

  “谢程老爷提醒,我会应付的。”萧禹文淡淡一笑。

  如果能早点撤退就没那么多事,这一惊动官府,不出两天,消息就会传到皇上耳朵里。

  手里有关慕容王府的罪证还不足以将慕容逸满门抄斩,若皇后还要从中做文章,事情就很棘手了。

  灵异卫听从萧禹文的命令都没有和官兵动手,便被他们团团围住。

  这朱城的郡守余有望已经知道慕容王府的人被杀光了,可见这些人站在那里束手就擒,一脸错愕。

  能血洗慕容王府的人,对付他带来的区区两百名官兵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对方不动手,他心里升起几分怀疑,今夜的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你是什么人?可知今夜犯下滔天大罪!”余有望壮着胆子指着萧禹文大声问道。

  萧禹文冷笑了一下,这个余有望长相猥琐,肥头大耳一脸横肉还腆着个大肚腩,一看就是个贪官。

  “借一步说话。”萧禹文朝余有望招了招手。

  “你想干什么?当我傻吗?我一过来,你就挟持我放你们走。”余有望边说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

  “你觉得我要跟你动手还会等到现在吗?还是说你对手下这些人很有信心?你以为你怕死,他们就不怕死吗?”

  萧禹文不屑地看了余有望一眼。

  慕容王府的人都该杀,但杀这些官兵就没有必要了。不说他如今是瑾王,就是夜魅,也从不和官兵动手。

  余有望浑身抖了抖,没开口,站在那里僵持着。

  “你不过来,那我也没办法,就只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同慕容王府的勾当说出来了,到时你头上这顶乌纱帽保不住就别怪我。”

  萧禹文冷笑着说道。

  “你含血喷人!”余有望情绪激动地否认。

  “快点滚过来!我没那么多耐性等你,把我惹火了连你一起杀了!”

  萧禹文冷着脸怒吼道。

  “你...”余有望又气又怕,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萧禹文瞪了他一眼,背着手,走到一边。余有望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朝萧禹文走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余有望还是没敢靠近萧禹文,隔着几步远他都能清楚地看到萧禹文一身的血渍。

  “我是什么人,轮不到你问。

  我只问你,慕容逸是不是送了你三处院子,还帮你养小老婆?

  你的三个小老婆是不是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慕容逸新年是不是往你府里送了一千两黄金,一箱珠宝,一副百鸟朝凤图,五根长白山人参,十坛二十年窖藏的女儿红?”

  萧禹文像连珠炮般问道。

  余有望早已脸色发白,头冒冷汗,哆哆嗦嗦地掏出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萧禹文见他这般心虚的模样,冷冷地笑了笑。

  “放心,朝中有人护着你我知道,所以这些事我不会抖出来,不然也不会让你借一步说话。

  你做你的官,我报我的仇,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河水。

  慕容逸仇家那么多,一夜被灭门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你能当朱城的郡守,该怎么说话不用我教吧?

  或者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想动手,我也不介意,反正慕容家这么多高手都身首异处了,多你一个也不多,刚好去阴曹地府给那慕容逸作伴。

  你死了,我也会想办法一纸诉状揭发你以往的罪行,让朝廷抄了你的家,最好再诛你九族。

  啧啧啧,我想你府上起码能抄出几十万两银子吧?朝廷也正好用这些不义之财做些造福百姓的事儿,治理治理河道啊捐建捐建寺庙啊...”

  “好了,你别说了...”余有望听不下去了。

  “成,深更半夜的你们回去歇息吧,我们也累了要走了。明日你们再来收拾这里吧,听说慕容王府可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呢!”

  萧禹文淡笑着给余有望使了个眼色。

  余有望顿时心神领会,看了萧禹文一眼便走了回去,朝自己的手下大声喊道:“回府回府!这慕容王府多年来作恶多端,落得如此下场也是罪有应得,老天有眼啊!”

  很快,慕容王府内的官兵便悉数撤退。

  见官兵都走了,程琅庭才从灵异卫中走了出来。

  “这狗官真是厚颜无耻!”程琅庭咬牙切齿地说道。

  萧禹文笑了笑,“他也嚣张不了几天了。”

  “是啊,慕容逸这一死,朱城恐怕要大洗牌了。”

  ​程琅庭微微点了点头。

  “今夜多谢程老爷!等回到南栎城复命,定不忘向皇上奏明!”​

  萧禹文朝程琅庭抱了抱拳。

  “都是应该的!”​程琅庭也笑着回了个礼。

  “那请程老爷先回府歇息,改日得空再到府上叨扰!”​萧禹文笑了笑。

  “好好好!下次我们不醉不归!”​程琅庭大笑起来。

  “一定!”​萧禹文笑着目送程府一行人离去。

  看着他们走远,萧禹文朝灵隐招了招手。

  “主子!”​灵隐快速走到萧禹文身边。

  “别便宜了这狗官,抄了慕容王府,别做得太明显了。另外从中打点一份像样点的礼品,五日后悄悄送往程府,就说是皇上秘密赏赐的!

  别苑收拾好了,这段时间先别住人了,恐怕还会有人前去查看。”​

  萧禹文低声交代道。

  “是!”​灵隐领命快速离开。

  ​萧禹文带着和自己一样受伤不轻的灵沐,在四个二十四灵异的护送下回到了院子。

  一回去,萧禹文就擦洗身子包扎伤口换上​干净衣裳,自我打量了一番才敢回房。

  自从林绾烟怀孕以来,他就没敢同她行房事,所以他觉得只要沐浴更衣时避开她,受伤的事就不会被发现。​

  林绾烟是根本不知道,在她安稳睡觉的这几个时辰,萧禹文已经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觉察到身边躺下了个人,便习惯性地往他怀里钻。

  萧禹文淡笑着将林绾烟拥入怀中,亲了亲她的小脸蛋,伸手摸了摸她还不明显的小腹。

  也不知这肚子里的是儿子还是女儿,但只要是自己的孩子,他便一定要好好保护他们。

  此时,萧禹文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的是慕容素锦那张泪流满面的纯净面庞。

  ​林绾烟几次提到的寻常人家的生活,何尝不是他想过的呢?可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或许应该再努力一点才行吧。

看过《青丝绾君执手流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