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我就是能进球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足球史上最阴损的战术

第二百四十六章 足球史上最阴损的战术

  甄少龙才是场内焦点。

  和配合默契的克鲁泽,相互拥抱庆祝后,他立刻舍弃了克鲁泽,转身拉着卢兹就朝着场边跑。

  第二套庆祝舞正式开始。

  这套舞也同样是《梦幻舞步》中的一个片段,因为是选择中间部分,甩臂和扭臀动作有所增加,动作做得快到让人感觉眼花缭乱,难度自然也是有所上升的。

  因为练习的次数要少一些,甄少龙很认真的做,唯恐哪个动作错误,破坏了庆祝舞的整体观感和吸引力。

  卢兹就站在一旁。

  他双目瞪圆、身体正直,站的像是个标兵,脸上的表情颇有些激动,像是个庄严肃穆的国旗下,满眼泪痕的铁血战士。

  威武!

  雄壮!

  昂扬!

  但是,千万不要看仔细!

  看台上的女球迷们,欣赏甄少龙的庆祝舞,同时也不得不接受,一个碍眼障碍出现在视线中。

  只要仔细的去看,她们就觉得那家伙……很丑!

  真的很丑!

  古怪的视觉感受就在这里。

  当那个很丑的家伙,和场上舞动的身影,放在一起看的时候,就更加凸显出,那名舞者惊人的男性魅力。

  许多女球迷不由得为止心动。

  “他真是太帅了!”

  “旁边那家伙真碍眼啊!他是不是故意过来当陪衬的……”

  “甄少龙!我爱你!”

  “那个高大个儿丑鬼去-死吧!”

  庆祝舞的最终画面,定格在甄少龙完成动作过后,一个托嘴角的潇洒转身上。

  这也是上半场时间里,留给球迷记忆最深刻的一幕。

  ————

  上半场的结果是2比0。

  圣保利进了两个球,勒沃库森没有任何收获。

  许多勒沃库森球员,都开始为比赛担心了,上一次的中场休息,他们就是落后于圣保利,最终也输给了对手。

  同样的。

  上一次,那个十三号也进了两个球。

  情况完全一样。

  斯基贝注意到球员的神态,知道比分差距影响到了斗志,事实上,就连他也有同样的想法,区别是,他是球队的主教练,必须激发球员的斗志,而球员才是比赛的参与者。

  所以斯基贝振奋精神,给大家做出鼓励,“足球比赛什么都可能发生。现在我们只是落后了,还没有到投降的时候。”

  ‘投降’?

  不少球员笑了。

  他们知道斯基贝在开玩笑。

  斯基贝谈起了圣保利的成绩,“他们只是第四,而且是没什么实力的第四,你们在比赛中也有体会,他们的整体实力很差,进攻能力也有限,我们只有守住了对方的十三号,就肯定能取得胜利!”

  “很多球队都做到了。”

  “沃尔夫、柏林赫塔、斯图加特……他们似乎都赢了圣保利,我们可不差!”

  “要放平心态……”

  在斯基贝鼓舞士气的时候,多数球员还是非常认真的,有一个球员肯定在走神,就是负责防守甄少龙的哈古伊。

  自从那次‘被晃到’,哈古伊一直处在恍惚状态,脑海里不断环绕足球诡异的路线,怎么也想不明白,回拉的球是怎么拉出弧线的。

  “怎么可能做到呢?”

  “回拉?”

  “弧线?”

  哈古伊干脆问问技术不错的罗尔夫斯,“你能用脚底,把球回拉,还能拉出弧线吗?”

  罗尔夫斯有点没理解,就用脚示范了下动作。

  哈古伊点头。

  罗尔夫斯做了思考的动作,仔细看着哈古伊问道,“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

  哈古伊有种不被理解的难过,但他坚持自己的判断,才终于让罗尔夫斯相信了,罗尔夫斯仔细思考,给出了一个建议,“你可以去看慢镜头,也许就能找到答案。”

  哈古伊颓废的点点头。

  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因为他非常确定自己所看到的,而不是去确定‘有没有弧线’。

  于此同时。

  直播比赛的德国电信体育二台,也正在播放进球回放,甄少龙晃到哈古伊也是焦点,原因不是什么弧线,而是哈古伊倒地了,有球员把对方晃到,总会吸引不少注意力。

  在慢镜头里显示,哈古伊是一脚没踢中球,控制不住重心倒地的。

  解说员也发现足球路线是个弧线,但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则是镜头看不清楚,二则弧线也不是很大,足球是擦着哈古伊的脚边滚过去,很难让人真正去在意。

  下半场比赛开始了。

  哈古伊继续盯防甄少龙,他的心情和想法都有所不同了。

  哈古伊很想破解心中的谜题,就像是一个科学家,碰到自己领域的未解之谜,会总是充满了兴趣,踢足球没什么‘未解’可言,‘谜题’就更加具有吸引力。

  哈古伊想过各种可能,最终觉得可靠的‘谜底’,应该是出自对方的球鞋上。

  “如果球鞋存在不同,比如鞋边的曲线设计,或者脚底鞋钉排序,等等,同样的动作就会踢出不同效果。”

  哈古伊越想就越觉得正确,比赛中都不断盯着甄少龙的鞋子。

  甄少龙感觉怪怪的。

  当站在前场的时候,对方就一直看着他的脚下,实在是有些怪异,“这家伙不会有什么诡异的爱好吧?比如,恋-足-癖?或者其他什么……”

  “可我是男人。”

  “别是同性-恋加恋-足-癖……”

  甄少龙都有点浑身发冷,不由得的回想自己和对方,到底身体接触了多少次,怪病会不会隔着衣服传染之类。

  “也不知道《金身》对病毒是否有抵抗效果……”

  那当然不可能。

  甄少龙仔细扫了几眼技能介绍,非常确定了这个答案,决定远离旁边的怪家伙,郁闷的地方就在这里,对方就是负责盯防他,他去哪里、对方就跟到哪里。

  吗的!

  不用这样吧!

  勒沃库森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甄少龙都有点恼怒了。

  他觉得应该向媒体抨击,勒沃库森没有任何体育道德,竟然用恶心人的方法,来限制他的发挥。

  太阴损了!

  这简直是足球比赛最缺德的战术……没有之一!

  甄少龙担心了大概有十分钟,直到哈古伊开口问了一句话,“你是怎么用鞋底,把球回拉出旋转的?”

  “呼……”

  甄少龙放平了心态,郁闷的扫视哈古伊。

  “竟然吓唬老子!”

  “以为老子会被你的拙劣手段吓到吗?”

  他不理会哈古伊。

  哈古伊继续追问,“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想,是不是和鞋子有关?”

  甄少龙沉默。

  “肯定是,对吧?我就知道。我想了很久,肯定是这样!”

  甄少龙继续沉默。

  哈古伊自觉找到了答案,反倒是放平了心态,但疑惑仍旧徘徊在脑海中,因为他只是找到了关键因素,而不是完全破解了谜题。

  ————

  在甄少龙用沉默和哈古伊交手的时候,比赛仍旧在激烈的进行着。

  勒沃库森的进攻,终于打出了效果。

  比赛进行到第七十一分钟,施耐德插上助攻,禁区内起脚劲射,把球送入了近角,勒沃库森追回了一球。

  “2比1!”

  “贝恩德-施奈德!”

  “这名三十三岁的老将,依旧是勒沃库森的重要支撑,他上前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抢点能力比许多前锋还要优秀!”

  “施奈德!”

  在追回一个球后,勒沃库森踢的更有精神,比赛重新开始后,他们继续展开持续不断的攻势,希望能够尽快追平比分。

  另一边。

  甄少龙被防的很死。

  勒沃库森针对性防守,作用确实非常明显,甄少龙只能等待时机,正常进攻时,也需要回撤一些,否则就很难接到传球。

  甄少龙被防的很死,但他能起到个效果:吸引防守注意力。

  勒沃库森对他严防死守,肯定要消耗后场的精力,其他队友面对的防守压力,自然要小上一些。

  比赛进行到第八十一分钟,圣保利也终于打出了一波不错的攻势。

  苏伦蒂克和阿尔布雷西亚,连续在边路传递,最终把球交到了禁区前沿,弗雷伯格跟上要挑传禁区,但足球先一步被对方中场弗赖尔破坏掉。

  这次破坏有点仓促。

  甄少龙正在往前跑的时候,足球就斜侧着冲过来,让旁边的哈古伊都不由得发出怒吼,“你在干什么!”

  弗赖尔感到无辜。

  他只是正常去破坏球,怎么也算是功劳吧?

  谁知道球就到了对方十三号脚下!

  其实甄少龙也没什么机会,他旁边有哈古伊限制,前面和左边几米,都有对方球员,一个哈古伊就很难对付了,他不可能找到射门机会,只要挥起脚,球肯定会被抢下来。

  甄少龙还是往前带了一步。

  勒沃库森整条后卫线,都判断甄少龙会‘单干’,因为全场比赛里,也没有看到他,会在关键位置把球交给队友。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甄少龙是很很独的球员。”

  当然。

  独,有独的实力。

  哈古伊也是这么判断的,可他完全没有想到,甄少龙根本没想到自己来,他找到空隙就把球捅传到了禁区里。

  “传球?”

  许多人朝着禁区里看过去,那里有一个‘被忽略’身影追上了球,跑动节奏中还挥起了右脚。

  嘭!

  足球飞速冲向球门。

  门将布特下意识的一捞,但足球还是从手边冲了过去,最终下落坠进远角。

  “球进了——!!”

  当四周看台呼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才注意到射门的球员--

  弗雷伯格!

  .。m.

看过《我就是能进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