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夏暮渐暖 > 第一百零八章:满盘皆输

第一百零八章:满盘皆输

  关于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你要不要再走近看一看。

  ——夏宇扬

  “妈,你出来了啊……” 宋依依低声嗫嚅道。

  宋阿姨一直盯着宋依依不说话,过了好久,终于吸了口气,扬起嘴角,“我又不是魔鬼,你这是怎么了,看到我出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没有没有……” 宋依依急忙离开谢筱暖,不住地解释道,“我是想和筱暖说些心里话,所以才坐得这么近的。”

  “那好啊。” 宋阿姨缓缓地向他们走过来,然后坐到了谢筱暖的对面,转头看着宋依依,“你们聊了些什么,让我也听一听。”

  “这……” 宋依依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怎么不往下说了,竟然还有我这个做妈的不能听的吗?” 宋阿姨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没有一丝丝的笑意。

  宋依依垂下头,手中的筷子一下一下地戳着碗里的红烧排骨。

  吓得谢筱暖倒吸一口凉气,就连只顾着进餐的许静静也放下筷子,疑惑地望着宋阿姨。

  “宋阿姨,刚刚她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陆子豪轻轻咳了一声,温声说道。

  “哦?那子豪来说说吧,她们聊了什么。” 宋阿姨又恢复了以往眼中的怜爱,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陆子豪微微一笑,“她们就是聊了一些学校里的趣事,正好你就出来了,阿姨想听吗?要不我给你讲一讲。”

  “只有学校的事啊……” 宋阿姨喝了一杯红酒,遗憾地摇了摇空杯子,“不用讲了,你们好好吃饭吧,我有些累了,就先回房了。”

  宋依依立即站起身,左手触碰到她的胳膊,“妈,我扶你回去吧。”

  宋阿姨下意识地推开她的手,“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好。” 然后呵呵一笑,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宋依依望着妈妈上楼梯时,一边无精打采地踱着步,一边暗自唉声叹气的模样,她只觉得自己心中无比的落寞。

  “依依,你怎么不吃啊,今天的菜好好吃,真是托你的福。” 谢筱暖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宋依依盯着面前碗里的肉丸子,这是谢筱暖刚刚夹给自己的。

  宋依依从来都不是个爱哭的人,在别人面前都是那种自诩骄傲的性格,突然听到来自谢筱暖的关心,她真的差一点当场掉下眼泪。

  于是赶紧她低下头,很用力地猛眨着眼睛,想把泪水收回去,生怕他们瞧见自己失魂落魄而又孤独无助的模样。

  “你怎么不吃呢,低着头做什么。”

  许静静也发现了宋依依的一动不动,伸手为她盛了一碗汤,“你也喝点汤吧,下午有老王的课,太费脑了,你需要多补补。”

  听到这一句,宋依依仍旧不说话,可是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落到了碗里,落到了她的裤子上。

  谢筱暖看到此刻的情形,竟有些不知所措,“你……你怎么突然哭了……”

  陆子豪忙抽出几张纸巾,给宋依依递过去。

  “谢谢。” 宋依依接过纸巾,擦了擦脸颊,忽然又轻笑出声。

  几个人看着她又哭又笑的表情,顿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没事的,就是太开心了。” 宋依依解释着,抬头看向他们,“能和你们做好朋友,我真的是三生有幸,谢谢你们。”

  谢筱暖舒了一口气,拿起一张纸了仔细地替她擦拭泪痕,“哎,我还以为你在哭什么呢,别哭了,我们永远是你的好朋友啊。”

  “对啊对啊,一辈子也不红脸闹脾气的那种!” 许静静举起双手附和道。

  陆子豪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直到被许静静盯得发毛,浑身打了个哆嗦,他也只好笑笑说着,“我当然也是。”

  宋依依满足地笑了。

  宋依依清楚地知道,她的妈妈张罗的这场聚餐,完完全全就是一场鸿门宴。

  她本性善良,本不想让谢筱暖和许静静身陷险境,可无奈妈妈太过于强势,尤其是近几年,她从不敢违背她的意愿。

  途中正好遇到了陆子豪,她知道陆子豪对谢筱暖并不一般,她正好将计就计,把陆子豪也拉到家里聚餐,如果谢筱暖有什么应付不过来的,陆子豪也能抵挡一番。

  宋依依不经意地瞥了一眼陆子豪,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

  她果然没有看错陆子豪。

  陆子豪心里是真的有谢筱暖的。

  从他对谢筱暖的紧张程度就能看出来。

  宋依依本来对谢筱暖并没有多大感觉,而且夏宇扬也十分看重谢筱暖,更加深了她对谢筱暖的不满,最多也只能把谢筱暖当做一般朋友。

  可刚刚谢筱暖的话,就好似黑暗之前的一束微光,直击她脆弱的内心,让她最后一道心里防线都彻底崩溃。

  意料之外,谢筱暖给予她的温暖是极具影响力的。

  于是宋依依又重新审视起坐在一旁的所谓的她的朋友。

  谢筱暖永远给人一种恬静而又温柔的感觉。

  也许是忽略了谢筱暖的样貌,也许是并不想承认她很漂亮的缘故,宋依依才对她时常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敌意。

  可如今看来,仅仅就是那半张侧脸,就美得足以让人怦然心动。

  宋依依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饶是她向来骄傲自满的一个人,在谢筱暖的面前,她也会变得黯然失色。

  输了。

  她是真的,满盘皆输。

  陆子豪时不时地打量着宋依依的一举一动,发现她不是盯着谢筱暖看,就是低头唉声叹气,他实在看不懂她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他看明白的就是,宋依依看向谢筱暖的眼中,少了很多的不满,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

  又是一节枯燥的语文课。

  老王站在讲台上讲得津津有味,同学们坐在座位上听得昏昏欲睡。

  刚一下课,夏宇扬就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哎?筱暖,你说夏宇扬这是去做什么了?” 许静静好奇地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转头问谢筱暖。

  “我怎么知道他去做什么……” 谢筱暖想到今天一天都没有和夏宇扬说话了,不免觉得有些烦闷。

  “奇怪了,你平时不是都很注意夏宇扬的嘛……” 许静静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才悄悄说着。

  谢筱暖心中一惊,她猛地拍了一下许静静的胳膊,“你别说了!”

  “哎哟!” 许静静大喊一声,惊扰了班里的所有人,全都齐刷刷地看向她们两人。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许静静冲班里人尴尬地一笑,直到他们都收回目光,她才松了一口气。

  谢筱暖看到她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没想到啊,你许静静也有这么尴尬难以自处的时候啊。”

  “你还笑话我!” 许静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刚才不也很尴尬吗?不然干嘛抓我抓得这么紧。”

  谢筱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此刻正紧紧地抓着许静静的胳膊,她忙不迭地甩开手,轻轻哼一声,不再理她。

  许静静看到她对自己不理睬,觉得实在无聊,眼珠悄悄转了转,想到了新话题,“筱暖,你想好报文科还是理科了吗?”

  谢筱暖还是不理她,许静静忍不住伸出胳膊肘撞了撞她。

  谢筱暖无奈地笑了笑,终究还是开口回答道,“文科吧,我差不多已经考虑好了。”

  “我也选文科!也许我们到时候还能在一个班呢!” 许静静兴奋得不得了。

  “嗯。真好啊。” 谢筱暖喃喃了一句。

  “你不开心吗?” 许静静看到她并不像自己这样激动,于是疑惑地问道。

  “也不是不开心。” 谢筱暖转头看向她,正色道,“静静,你说,他一定会选理科吧。”

  许静静知道她口中的 “他” 是谁,思索了一阵后才说,“应该是吧,你没亲自问他吗?”

  “问过,可他没有回答我,倒是说了一串不相关的话。” 谢筱暖想到那天夏宇扬的甜蜜话,不由得脸红了红。

  “什么话什么话?快说给我听听!” 许静静大概已经猜到了一二分,可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哎呀,你别问我了……” 谢筱暖似乎有些尴尬,她趴到了桌子上,把头埋进臂弯里不再开口。

  “说说嘛,说说嘛!”

  许静静抓着她的胳膊使劲摇晃,可谢筱暖依旧不为所动,许静静无奈之下,便伸出手挠她的痒痒。

  谢筱暖最怕痒了,这么一来二去的,她只好连连求饶,两个人互相嬉笑打闹起来。

  就在她们止不住嘻嘻哈哈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道低沉而又稳重的男声。

  “请问一下,谢筱暖在班里吗?”

  听到这句话,谢筱暖停下手上的动作,向门口的人望去。

  原来是郭天辰。

  此刻像是心有感应般,郭天辰正好与她对视,他冲她挥了挥手,嘴角的笑意弥漫得越来越深,“谢筱暖,你出来一下!”

  “郭天辰?他找你有什么事?” 许静静悄悄问她。

  “我也不知道,我过去看看。” 谢筱暖说完,当即起身朝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在距离郭天辰越来越近的时候,谢筱暖注意到了他的身后,夏宇扬正向教室这边缓缓走来。

  谢筱暖不由得睁大眼睛,眼底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慌乱。

看过《夏暮渐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