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刁蛮小仙女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空间属性

第一百八十六章 空间属性

  分别了五年,这五年来的每个夜晚他都是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就那样从天黑看到了天明,只是一句话也不说。而每天晚上火烧,朱朱和水鹭三人总会有一个人在这里守护者他。

  “怕你寻了短见!”房间用的床上,叶清语霸气的坐在上面指着坐在地上的墨君炎。冷冷的哼了一声:“那几个家伙,说这话能忽悠的了我呀!你说,你看上谁了!”

  墨君炎竟然有一种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低着头就是不说话,心里在咒骂着:“该死的你们两个这几年,竟然把我的小语教成了一个刁蛮任性的小魔头了。”

  正在嘀咕的男人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抬起头来笑嘻嘻的对着跪在床上插着腰指着自己的女人。消息嘻嘻的道:“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你都想哪去了,水鹭在我的眼里是个孩子。那两个啊,你看哪一个便面上看上去想女人了?”

  而此时在房门外听墙角三个女人,嗯不对只算两个半吧!各自大眼瞪小眼的瞅着对方,火烧和朱朱在相互传音。这话绝对不能说出口的自家主人有多大能耐,她们是太清楚不过了。

  “墨主人竟然说我们两个不像女人!他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当年天道宗大战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拿出了九灵,估计他早就翘辫子了吧!”这是朱朱的说的,

  “哼,墨主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从他修为尽失之后,还不是我一直守护在他身边,保护着他的安全吗?这不是咱姐妹舍生忘死,墨主人还能活到现在。”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你们俩这说的什么话呀?如果在说下的话,娘亲会发火的。”

  三人脑袋中一痛,就听见一个狂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三个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火烧和周自然不怕,信誓旦旦的跑了。悲催的是走的慢的水鹭,被从屋里发出来的一道白芒打中了后腰。就感到身体一个晃悠不稳倒了下去,然后再也不敢停留,撒腿跑开了。

  卧室中,叶清语和面前的男人对视良久眼眶有点微酸。他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教训在于足够了。于是身上那种霸道的气息突然间变得很温暖,装成师母那样的人简直是太难了。如果不是江颖儿对她说,今天晚上你要用这种方法考验一下这个男人到现在还对不对你忠心。她可不愿意良宵苦短就在这里干耗着。

  感觉对面少女身上的气息变化,墨君炎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一步,两步,三步,叶清语感觉一股压抑的气息朝她迎面扑来。身子抖了抖,声音有点颤:“你要干什么?”

  虽然现在墨君炎的修为不如她,但是在某些男人擅长的方面。还是会让他求饶不止,又见墨君炎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贴近。放在距离上带着一股凛冽的气息,声音凉凉的:“你说我要什么,在这个世界上男人是说一不二的天。”

  叶清语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不要细说这个男人了。戏耍的结果只有自己遭罪的命,于是再也没有低下头低低的说了一句不清不楚的话。

  对面男人接触的身体,直接压了过来。攻城略地的吻,仿佛一瞬间要将她吞没一般。

  男人压制了五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夜爆发了,而且爆发的是如此的威猛和强悍。一直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两人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飞舰是一直悬浮在小村上空的,一直没走一是为了王欢的伤势太过严重。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要给这个国家的君主有个交代,这是扶余宗的事情天道宗的外来修士毕竟不好出面。所以这几天一直处理这件事情的一直是衡山岳和江颖儿两个人,今天一大早赶回了小村就飞上了飞舰。

  都在宽阔的甲板平台上,衡山岳心理越来越感觉自己这西川大陆第一宗门的其实一下子就被人比下去了。悄悄的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妻子道:“我说颖儿,等一会见到咱宝贝徒弟。一定要给他要一张这飞舰的设计图纸来!回头我也要让宗门里的炼器师给宗门也炼制一艘出来。”

  走在他前面半个身位的江颖儿,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瞪了他一眼:“就我们宗门里的那些半吊子炼器师,能做出这样行为而宏大的作品来吗?”

  “那倒也是!”这是衡山岳第一次没有和妻子拌嘴,宗门中那几个炼器师的水平他可是太知道了。

  两人是被前来迎接他们的朱朱给带进来的,因为第一次上飞舰她们连门差点都没有找到。整个飞舰的外围好似浑然一体一般,更让他们两个惊叹的是。朱朱竟然从一面如水平静面的墙里走了出来。

  任凭他们见识再广也没有猜出这是一套绝对高明的幻阵。来到飞舰最大的客厅当中,此处除了几个闲散的弟子在这里喝茶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一个年约二十岁出头的侍女打扮的小姑娘,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中端着的质量背橙黄色的饮料,朱朱带着两人坐到了一个方桌的旁边。那侍女打扮的小姑娘就来到了这里将两杯饮料放了下来。

  随后行了一礼:“两位前辈慢慢品尝。”小姑娘看了一下朱朱,然后低声细语的说:“主人他们还没有醒,我也不敢去打扰。”最后小姑娘接到朱朱的耳朵边上嘀咕了一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主人没醒,朱朱也不敢过去打扰。于是咳嗽两声道:“嗯,主人还没有醒呢?还请两位前辈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

  夫妻两人便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这是两人交头接耳的一阵。盘膝坐在椅子上,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叶清语缓缓睁开眼睛,感觉浑身上下都疼。他努力的翻了个身,发现墨君炎已经不在身边了。昨天晚上只是给的他一颗丹药吃,自己差点就去了半条命。这朱朱给的药方的确是非常的厉害,等有时间还是要问问如果任凭这样下去的话,她的身体是吃不消的。

  可是默默运行了一遍灵力,叶清语感觉自己又快要突破了。双修是最好的提升修为的办法,她只有哀叹了一声。坐起身子来找寻自己的衣服,将衣服穿好之后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丹药。

  这是他为自己调理身子准备的,朱朱说她的身体十分的特殊要想怀孕只能不断的给自己进补才行。吃过丹药全力在身体中有一行一个周天,所有的疲惫彻底消除。她推门走了出去却看到了,一直站在走廊尽头的小玲。

  招了招手,小玲快步走了过来。一见到叶清语,原本郁闷的脸色变得清爽了很多。于是开心的对她笑了笑:“主人,衡山岳和江颖儿前辈来了。他们在客厅等你呢?”

  叶清语笑了笑:“他们这么快就能将风之国度的信息收集完成,真的不愧为西川大陆第一宗门。”

  其实叶清语哪知道,他们所谓的收集消息只是联系了几个友好的宗门。将有史以来各个部门存储的有关风之国度的消息全部汇总了一下而已。

  好几天没有见到叶清语的江颖儿,你看看到发了福的徒弟走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她抱在怀中,好久好久没有松开。嘴里不住的叨叨着:“等一会儿,等一会儿让我好好抱一抱你。真不知道哪一天也离开西川大陆了,我会不会舍不得跟你一起去看?”

  叶清语苦笑,无奈的摇摇头:“是我你还有你的女儿呀?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呀?”江颖儿的确给衡山岳生了个女儿,不过这个女儿今年只有4岁。等他的丫头长到叶清语这么大小,最少也需要个十年八年的时间。

  听到自己的女儿,这样女儿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往日那活泼跳脱的性子一下子就没有了,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男人。如果不是从灵泉池回来,伤了自己的身子。让这个家伙有可乘之机,成天缠着她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怀上孩子的。

  他们夫妻俩都知道修士怀孕是非常难的,就算是一向大大咧咧的江颖儿。对自己的丈夫也改变了很多,拉着叶清语来到桌边坐下。身后的小玲急忙递上一杯热茶,这茶水也是特殊给叶清语准备的。

  抿了一口香甜的茶水,叶清语便开口问道:“两位师傅,风之国度的消息查的怎么样了?”在这里休息的时间够多了,应该是到启程前往风之国度的时候。她的眼睛在去看一下两位师傅,想从他们的眼里看出一些额外的消息来。

  就听衡山岳说道:“昨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消息传到了大陆南方的柳氏家族。他们的家族距离林思莲所说的对,这距离逃离那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最终柳家人还是找到了那个地方,只不过他说的那一个可以穿越的瀑布后面根本没有什么山中。柳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阵法师家族,我相信柳家老祖说的话是真的。”

  朱朱皱了皱眉头:“主人,开之国度的方法不可能是阵法,应该是空间之门。毕竟这个大陆上懂得空间属性的很少。”朱朱并没有说这个事,是不知道空间属性的人是不存在的。毕竟任何一个时空,任何一个大陆都有一些超越前人的修士存在。

  空间属性,衡山岳皱眉对于一些他不知道的事物。这个人总是存着一种敬畏之心来学习的。于是他恭敬的说道:“请朱朱姑娘赐教什么是空间属性?”

  叶清语虽然知道这些属性的名字和大概含义,真的要让他去理解,或者是顿悟某些东西。她觉得自己还是差了很多,于是也做了下来等个听课的好学生。这个时候飞舰的大客厅中有走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林思莲一个就是今天刚刚可以下床的王欢。虽然王欢依然住在自己的村子的房子里,但是她很想上来看看师姐。

  见到王欢走了进来,叶清语也没有说话只是示意她坐下来一起听听。王欢和林思莲两人坐下之后,朱朱手里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球。这个球是有自己的火灵力凝结而成了,可是他开口说的话是:“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大家叫它凡间。而在我们的眼里,它只可以叫做空间。而你们口中所说的仙界只是比我们高了一个维度的空间而已。一个空间就是一个世界而构成这个世界的主要元素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9种元素之力相融合,慢慢的演变而成。

  而这9种元素只能,形成空间的基本要素。而无法让它真正的活起来,如果真正要活起的话,就需要时间的存在。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时间的话地里的种子无法成长,人类就没有粮食可以吃,因为植物无法长大。如果没有了时间,任何生命只会处于临界点无法成长。而空间元素,却是这个世界的稳定剂。一旦空间元素出现的问题,时间也会出现混乱的。”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但是也有一些人听明白了。朱朱看着自家主人那顿悟的表情,嘴角扯了扯:“主人,你顿悟到了什么?”

  “我只是在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世界的雏形而已。但是只是形成的一个雏形之后并淡然消失。”叶清语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所以你说的是在原先的地方,当年林思莲进去的时候打通了一个空间之门。可是他身上有空间属性的力量吗?”衡山岳再次抑或的看向林思莲。

  朱朱确确实实的回答他:“没有,就是仙界的人需要打通空间之门。那是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她能够进入风之国度的唯一的情况是,她带着的那个法宝。我相信你逃出风之国度和风之国度的那场叛乱都和这件法宝有关吧。”

  昨天听林思莲讲起王欢身世的时候,朱朱就做了很多猜想。看着现在那女人的表情,她想自己是猜对了。

看过《刁蛮小仙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