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惊惧玩笑 > 第七十四章 为人

第七十四章 为人

  李慕开门的方法和白研良出奇相似,只是一个用腿,一个用肩。

  身为刑警,暴力破门这种事他并不陌生。

  “砰!”

  安静的屋子里突然一声巨响,门开了。

  很普通的农家小屋布置,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硬要说的话,就是有些昏暗,毕竟窗户被封上了。

  李慕四下看了一眼,没有耽搁,立刻仔细地翻找起来。

  老村长的杂物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李慕曾经看到过的,非常古朴的器具,字画。

  他似乎在这方面没有骗人,看来,老村长的祖上确实显赫过。

  李慕把这些东西通通移到了旁边,终于,在老村长的床铺下找到了一个匣子。

  这个匣子是木制的,呈暗黄色,上着一把锁,整体造型看上去不是这个年代的风格,应该也是什么古董。

  李慕没有丝毫犹豫,抄起匣子就往床角砸。

  一下——

  两下——

  三下——

  足足砸了接近二十下,这个被上着锁的木匣子终于被砸开了。

  李慕扒拉开上面的木屑,终于看到了木匣子里装的东西。

  “这是……信?”

  李慕把匣子里的东西全拿了出来,吹了一口气,灰尘四起。

  竟然是一封封信件。

  按理说,这个年代应该几乎没有书信交流了,但这里是交通不便,信号全无的深山,有信倒也不是说不过去。

  但这就与另一个说法自相矛盾了。

  这个村子……不是无法出去吗?

  但这些信件的存在说明肯定有一个人在这山里进进出出,负责送信,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一点……

  这些信上都落满了灰尘,看起来,已经有好些时日没被动过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与山外的通信……忽然中止了?

  是主动断了联系,还是送信人出了什么事?

  李慕一边思考,一边打开了一封信件。

  他一目十行地快速浏览着,然而,这信件上的内容,却让李慕第一次面色巨变。

  “禽兽!”

  李慕怒骂出声,再次打开了一份信件,上面书写的内容,全都大同小异。

  李慕的手背青筋暴起,将信件捏得皱皱巴巴。

  他几乎快要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村子里只有男性村民,而女性村民却全都疯了。

  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是一群畜生!

  李慕弄清楚了这件事,忽然面色一变,这样的话,林燕糟了!

  他赶紧起身,把所有信件放进怀里,准备离开。

  然而转过身之后,他忽然心底一寒。

  不对……

  刚才,我关门了吗?

  李慕看着已经紧紧关上的木门,额头微微冒汗。

  不可能……自己绝对没关门。

  而且,刚才门是被强行撞开的,但现在……它竟然完好无损。

  可是……出去的路只有这一条。

  李慕死死地盯着门的把手,握了上去。

  把手被拉动了,但……门却纹丝不动!

  李慕反复试了几次,门依旧打不开!

  李慕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这只鬼,就在附近……

  村长的房间并不大,也没有窗户,虽然很冒险,但李慕还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

  再次用身体撞门!

  “砰——”

  “砰——”

  “砰——”

  然而这次,无论怎么撞,这扇木门都毫无反应。

  该死!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李慕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李先生?你怎么了?”

  余笙,是余笙!

  她就在村长家旁边的鲁冰燕家!

  一定是自己撞门的巨大动静被她听见了,她才过来询问的!

  李慕心中松了一口气,从里面打不开,但从外面呢?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自己的门口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事,等我。”

  是他的声音!

  是他自己的声音!

  与他只有一门相隔的地方,站着一只鬼!

  它拉住了木门,让自己无法打开!

  李慕浑身发寒,强烈的恐惧涌了上来。

  缠怨者……一定是缠怨者身份的缘故……

  它盯上我了……

  此刻,它正在模仿他的声音回答余笙!

  它要支走余笙!

  “我打不开鲁小姐家的房门,李先生,你能帮帮我吗?”

  余笙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下,李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不行,你快走啊!

  它是鬼……它是鬼啊!

  李慕顿时感到一阵绝望。

  但他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这只鬼关上了门,下一步应该就是杀了他,发出声音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但……如果什么都不做,自己死了余笙也会被它欺骗,如果余笙带着它去开鲁冰燕的房门……

  李慕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不寒而栗。

  李慕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中。

  他可能马上会死。

  如果出声提醒余笙,这只鬼有很大概率会立刻杀了自己。

  如果不提醒余笙,他也会死……而且,余笙会被牵连……

  他已经被困住了,困在了这间昏暗的屋子里。

  这只鬼就守在门口,自己出不去,但它绝不会进不来。

  李慕一向沉着冷静的脸上浮现了极其复杂的情绪,他的手攥得很紧,因为太过紧张和矛盾,他平凡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李慕的记忆开始斑驳……

  回想起第一次进入雾集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多以前了。

  没有人知道,李慕已经在雾集里挣扎求生了接近三年……

  他看着一批一批的人来,又看着一个个名字散去。

  他的名字,从最后,慢慢变成了第一。

  并且之后……一直保持着第一。

  如果说雾集里的人还有活下去的信念的话,那李慕……就是这个信念。

  并不是指他这个人,大家信仰的……是那个排列在第一的,从未消散的名字!

  它的存在让几近绝望的人看到了零星的光芒,似乎……只要它还没散,就总会有活着出去的一天。

  但所有人都没想过。

  他也是人,他是一个年轻的刑警,他也会怕,也会累,也会……死。

  李慕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耳边似乎出现了声音。

  “……我志愿成为警察……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恪尽职守……不怕牺牲……”

  “我是……警察啊。”

  李慕忽然仰起头,平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容。

  他直起了身子,拼命地一边拍门一边大喊:

  “余笙,快离开!刚才回答你的人,是鬼!”

  :。:

看过《惊惧玩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