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丑女逆袭绝世毒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救人(二)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救人(二)

  “王爷,属下有急事求见。”莫风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来到落寒苑的主屋门前,声音很小,生怕惊扰自家王妃,但能入自家王爷的耳中。

  不一会君落寒轻轻推开门,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什么事?在这说吧。”

  他脸色不好看不是因为莫风的打扰,而是还在为白月兮不理他的事在烦恼着,愁的一张俊脸都有些皱巴巴的。

  “回王爷,是王妃买回的那个小男孩,看样子他恐怕活不过今晚了。”莫风小心的回着,声音依旧压的很低。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

  这句着急的话显然不是君落寒发出的,而是恰巧醒来听到这个消息的白月兮喊出来的。

  君落寒的脸不仅没因白月兮醒来而开心,反而更加像个苦瓜。为什么跟别人可以说话就是不理他?他知道错了,改还不行吗?下次绝对不会再犯,只求月儿能原谅他。

  莫风抬眸看自家王爷的脸色很难堪,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时候带自家王妃去见那个小男孩,犹豫万分,站在原地直冒冷汗。

  “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去呀。”白月兮套上外套就要往外走,与君落寒擦肩经过看都不看他一眼。

  莫风看到自家王爷点了下头,便恭敬的对自家王妃回道,“王妃请跟属下这边来。”

  做了个请的姿势,莫风领头带路,白月兮一路催促着速度快点。

  光顾着跟落生气,竟然忘了一件大事。如果自己一觉睡到天亮,估计这个小孩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不对,他中的毒的确有很多天看不到任何东西,别提太阳了,应该说明天就去见阎王了。

  没错,白月兮在奴隶交易所的时候就看出这个男孩身中剧毒。这种毒名叫‘息罗兰’,可以使人在一个月之内渐渐开始处于半死不死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毒性会让人越来越虚弱,直到呼吸也变得困难,身体不能自理,也就是像小男孩现在这个样子。

  看小男孩的情况中毒应该临近满月,所以能不能挺过今晚都是个问题。

  息罗兰这种毒十分罕见,几乎没有人能够研制或者解毒,恰巧这两者她都会,也算这个小孩比较幸运。

  “莫风,你去平然药铺去捡点苦蛇草,兰干……”白月兮说了几种药材后,冲忙往前赶,“记得快去快回,不能有一丝耽误。”

  刚才太过心急忘了还没买解毒的辅助药材,反正莫风已经告诉她两个奴隶所在的院落,便吩咐莫风去趟平然药铺捡药,独自往审问外人的院落加紧前行。

  莫风简单的回了句自家王妃,调头往府外飞去。途中遇到自家王爷,正准备说明情况之时,自家王爷手一摆,示意他无需多说,便加速度去往平然药铺。

  君落寒与白月兮保持着一段距离,既然月儿到现在都还在生他的气,不如先让月儿冷静冷静,等气消点后他再哄哄。

  某院内,渐浓的夜色打在铁笼内的两人身上,阵阵秋风吹拂,衣衫被鞭打的破烂的壮汉冷的紧缩下身子,小男孩却依旧无任何动静。

  “王妃您慢点,小心身子,别累坏了未出生的宝宝。”

  鱼儿在干活的时候正好碰到自家王妃,一路上为自家王妃提着灯小跑跟着。

  没有了月色的陪伴,秋季的夜不比夏季的夜亮堂。鱼儿害怕自家王妃看不清路再有个散失,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生怕一不留神跟丢自家王妃。

  也就因为鱼儿的参与和唠叨,白月兮放慢脚步,所以来到某院内的时间相对来说比较慢。

  到达铁笼旁处,伴随着鱼儿手中的灯光,笼内一个血淋淋的壮汉,一个皮肤煞白如死人一般的小男孩呈现在白月兮和鱼儿眼中。

  壮汉见到来人,激动的在笼子里挣扎,因自己体型太过庞大,笼内的空间不够他活动,只好缩着身子抬头看着眼前印象极为深刻的如神仙般的白衣女子,“落王妃,求求您救救这个孩子,求求您救救他。”

  没等白月兮回答,这时鱼儿突然吓的手提灯笼都落到地上,因惊吓过度不受控制的“啊”了一声,这两个人的样子太可怕了!

  随后跟来的君落寒沉着脸冷声道,“你知道吓坏王妃的下场是什么吗?”

  这句话比看到不敢看的东西还要让鱼儿害怕,连跪地的力气都没有,瘫软在地上颤抖。

  正要开口求饶,白月兮揉了揉眉心跟君落寒来句,“鱼儿是我的丫鬟,不需要你来管教。”

  即便是一句听起来没好气的话,君落寒也是狂喜。月儿肯跟他说话了!月儿跟他说话了!如果有烟火,他真想放几炮的节奏。

  白月兮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会正一脸狂喜之色的君落寒,一边让鱼儿把灯笼赶快提起来,一边疑惑的看着壮汉。

  对于自家王妃的解围,鱼儿感激的哗啦啦的流着眼泪。还是自家王妃好,她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很多德才遇到这么好的主子。

  “落王,落王妃,求求你们快点救救这个孩子吧。只要你们能救活他,在下做牛做马都愿意。”壮汉再次激动的哀求着,如牛眼般的大眼睛闪着盈盈泪光,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忘了说了,药材还没买回来,你先等等。放心,他不会有事的。”白月兮刚才就想回答这些话,被鱼儿的事耽搁了。

  “说说你的来历,还有这个小孩和你什么关系?”君落寒知道莫风没问出这些话,开口就问到正题上。语气充满警惕和怀疑,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威严压迫着壮汉。

  一阵比较冷冽的秋风吹过,壮汉的脊梁骨不知是被君落寒的冷然冻的发凉,还是被风吹的发冷,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这会功夫正好在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说出来?该怎么说?到底说不说?不行,说出来只会让他和麟儿的处境更危险,还是不说出实情比较好…

  “哎呀算了,不想说就不说,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也不迟。”看壮汉脸色为难至极,白月兮小手一挥,表现的极其大度。说到底她就是想跟落作对,所以才这么慷慨。

  她不知的是自己这违心的举动竟让壮汉对她颇为感激,暗暗在心里发誓如若落王妃救活麟儿,他誓死保护落王妃,绝不戏言。

  君落寒看出白月兮是故意的,神色暗淡,垂下比黑夜还要黝黑的俊眸,表情很是难受。

  白月兮趁机瞟了一眼君落寒,心中窃喜。谁让你让本姑娘今日这般受委屈,给你的这点惩罚还算小的,哼哼。

  鱼儿感觉到自家王妃在跟王爷赌气,很想上前劝一句,又因之前自家王爷对她的恐吓,怯怯的站在一旁提着灯笼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

看过《丑女逆袭绝世毒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