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桂花糖

第一百三十七章 桂花糖

  赵劭自然不知道那老大夫心中所想,只是听到门口的动静,小心的将陆明溪的头摆正,给她掖了掖被角,转过身来,让那老大夫给陆明溪把脉。

  老大夫将手搭在陆明溪的脉搏上,微微蹙了蹙眉头。

  “她怎么样?”

  赵劭关切的开口,那老大夫却是白了他一眼,

  “这姑娘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还有先天的心疾,往日里应是好好地养着,所以也还说得过去,可此次淋了雨不说,手臂上的伤更是严重,寒气入体,一个姑娘家,发热正常,多喝两副药,好好休息休息也便是。”

  手臂处的伤几乎是穿透性的,又淋了大半夜的雨,必然寒气入体,这等重伤,成年汉子都不一定能熬过去,这姑娘只是发热迷糊,算是便宜了她了。

  不过依着他方才给她缝合伤口来看,这姑娘也是个狠角色,一声不吭的受了下来,要知道若是往日里缝上两针都足以一个汉子叫的跟杀猪似的。

  而这姑娘手臂上来来回回缝合十几针,竟是半点声音都没哼出来,硬生生的受了下来!

  他在这荆州城行医几十年,不是没见过不拘小节的江湖女子,可像这姑娘这么硬气的,到是头一次见。

  而根据脉象,这姑娘自是自小身子弱,多年以来都是用好药温养着,分明是个大小姐的身子,可这性子,到是不像。

  那大夫又是给陆明溪开了两副药,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是离开。

  只是临走前颇为古怪的看了赵劭一眼,沉吟片刻,道,

  “这姑娘伤重还在病着,不宜行房事。”

  他说着,便是带着药箱走了出去,徒留赵劭一人被他这句话砸懵。

  他刚才说什么?谁要行.......

  脑中后知后觉浮现出方才的场景,他那是在扶着她的脑袋啊!

  这老家伙都是想到哪儿去了?!

  心中一阵烦乱,赵劭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躺在床上还睡着的人,却是发现后者一个翻身将被子给踢了下来。

  !!

  算了算了,不跟老头计较,不跟病人计较!

  赵劭抿了抿唇,终是向前一步,将被子给她掖好,将她的左臂给她拿了出来。

  这家伙生病生的迷迷糊糊的,跟个小孩子似的,还是特别难管的那种熊孩子,半点清醒时敏锐果决的影子也没有,更不会照顾自己,只凭心性来。

  ........

  当第二日陆明溪醒过来,已经是中午了,外面天还未放晴,依旧有着阴霾,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春日里的花被雨水打落不少。

  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疼,陆明溪撑着右臂坐了起来,微微带动了左臂上的伤,微微吸了一口气。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昨天那位老大夫带着药箱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已经醒来的陆明溪露出一个笑来,半是调侃半事挖苦,

  “姑娘恢复的倒是快。”

  陆明溪倒是不在意这些,冲着他笑了笑,颇有礼貌,

  “还要谢谢大夫妙手回春。”

  老大夫摆了摆手,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得了,别整这些虚的了,谢我不如谢太子殿下,可是他守了你一夜。”

  本来以为太子是个荒唐的,昨日里想要趁人之危,却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个正人君子,在这里纯属照顾这姑娘照顾了一夜,一直都是合衣靠在床沿上的,直到今日早上这姑娘烧退了才去歇息了一会儿,接着便又下令开仓赈灾,而后又是跟着祁大人去看沣河的灾情去了,看上去,到还是个励精图治的。

  “他守了我一夜?”

  陆明溪讶然。

  “可不是嘛。”

  老大夫笑了笑,

  “姑娘昨日高烧不退,太子殿下可是担心的紧,在这里守了姑娘一夜。”

  他说着,将手拿了开来,

  “姑娘烧退了,只是体内依然有寒气,需要好好养着,莫要再淋雨了,而手臂上的伤最近一段时间不能见水,悉心养上一两个月,每日换药,应该便也无大碍了,只是可能会留疤。”

  老大夫径直开口道,只是看着昨日里这姑娘对自己的那狠劲,想必也不是在乎这些的。

  果然,陆明溪听着只是笑了笑,细细的记下了老大夫的叮嘱,

  “我记下了,多谢大夫。”

  老大夫摆了摆手,

  “医者本分而已,药已经煎上了,待会便会有人端过来,姑娘记得先服下。”

  陆明溪颔首,老大夫又是叮嘱几句便是离开。

  不一会儿,丫鬟将药端了过来,闻着那一碗的苦味,微微皱了皱眉头,而后便是一饮而尽。

  苦死了,难喝!

  要知道以前她好好习武,为的便是不生病,就是因为这药难喝。

  那小丫鬟见陆明溪将药喝下,便是将一包糖递了过来。

  陆明溪拿着那包糖微微挑眉,对着她一笑,

  “你倒是贴心,谢谢啊。”

  似是没想到陆明溪会对她一个丫鬟道谢,小丫鬟微微低眸,红着脸蛋道,

  “奴婢不敢当,这是太子殿下备的。”

  陆明溪听罢眸色讶然,他备下的?

  拿起一块桂花糖塞到嘴里,似是驱散了满嘴的苦味儿,甜丝丝的,还透着桂花香,

  “太子殿下呢?”

  陆明溪一边含着那桂花糖,一边开口问道。

  那小姑娘敛着眉目,仔细道,

  “殿下与祁大人去了沣河一带。”

  陆明溪听罢了然,沣河水患,难民涌入,这荆州一带,估计还有不少事儿等着他去处理。

  厨房的人上了饭菜,口味比较清淡,但陆明溪一向不挑食,用了饭后,便是从谢家走了出去,正好遇见刚从知州府出来的程云锦。

  陆明溪叫住了他,反观程大状元,看见陆明溪却是稍稍一怔,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下意识的想躲。

  不只是之前在大街上怼他的阴影,还有昨日夜里在谢家,他可是听说她用手臂接了一剑,也看见了那伤口深可见骨,半个身子都是血,她却是跟个没事人似的。

  而对于她之前在荆州的作为,虽然压着消息没传出去,可祁大人却是跟他提过的,很难想象到她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子,竟然如此.......

  程云锦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但总归是知道了,当初自己上前去跟人家辩文,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而面对着陆明溪,他也是有着几分自叹不如,当然,也是有着几分羞愧,且下意识的并不想要见到她。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