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剑痴传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剑痴传人

  毕竟,那个男人愿意这么被啪啪打脸?

  且不论她安定侯府三小姐的身份,就说现在,两人的身份。

  他现在算是祁大人的徒弟,而她与祁大人,仿若是好友一般,这让程大状元心中很是憋屈。

  可憋屈归憋屈,毕竟这太子殿下和祁大人都是将这姑娘看的重的很,特别是太子。

  昨天他可不是没看见他见她受伤那生气的样子,仿若都要把夜司众人给活剥了似的。

  而自己,总归还没有正经官职,自然是要对着陆三小姐恭恭敬敬的。

  就算是她要挖苦他,他也必须得受着,大丈夫能屈能伸!

  想到此处,程云锦微微吸了口气,强扯出一个笑来,一脸的视死如归,

  “陆姑娘,有何事?”

  陆明溪到是没猜他心中如何想的,只是觉得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她早就把这一页给揭了过去,只是问道,

  “昨日里抓着的那两个人在哪儿,带我过去。”

  没想到她开口问的是这事儿,视死如归的程云锦心中一阵懊恼,一瞬间不禁想要打自己一巴掌!

  真是的,他都想到哪儿去了!

  人家来这荆州,为平叛立下的功劳可比他多多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女子,怎么会抓着他不放?

  “就在知州府的大牢里,由夜司的人看着呢,姑娘要去看那两人吗?”

  陆明溪点了点头,道,

  “麻烦你找人带我过去。”

  昨日里穆清被捉,郭先生自是逃不了,这位文人贪生,还不舍得去死,用过一次假死药,夜司暗卫也比当时防范着,只是最后是祁连玉处理的,她不知道在哪儿。

  程云锦听着一笑,颇有几分不好意思,

  “祁大人让我留守知州府,我左右无事,我带姑娘过去吧!”

  戍守大牢的大多数是祁连玉带来的士兵,他们怕是不认识她,那郭先生又是重犯,想要见他,并不容易,还是他亲自跑一趟的好。

  陆明溪点了点头,对着他一笑,

  “如此,那麻烦了。”

  程云锦看着她也笑了笑,连忙摆手,

  “不麻烦不麻烦。”

  两人一路走向了荆州的大牢,程云锦一路上观察着陆明溪,时不时的两人还能说上几句话,有意无意的提了两句荆州案情,陆明溪倒也平和,将一些主意尽数说了出来。

  也怪不得祁连玉之前为他求情,这位状元除了傲了一些,喜欢卖弄装X之外,才学上的确说的过去,对于水患一事也有独特的见解,谦虚好学,倒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陆明溪也不是记仇的人,她既是将那一页揭了过去便是不会再提。

  第一印象虽然不好,但今天听他说这案情,见解到是不错,算是个可造之材。

  幸好也就是人傲了点,性子上带着几分男人们那些传统的臭毛病,虽是还带着几分争强好斗,但好在根子上没烂透。

  当陆明溪心中对程云锦稍稍改观的时候,程云锦却是心中打着小鼓偷偷的打量她。

  他虽不知道这安定侯府的三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于祁大人之前所说也曾有着几分怀疑,甚至曾恶意的揣摩这陆三小姐是被太子殿下拐来的无知女孩儿。

  可当听到她对于这谢家案情处理与着荆州水患的见解之时,程云锦这次是真的不敢东想西想了。

  陆三小姐,绝非一般女子!

  不行,以后绝对不能惹,不能惹!

  当两人到达大牢,程云锦这张脸挂在这里,这荆州城内,除了赵劭和祁连玉,他便是三把手的存在,狱卒和士兵自然不敢懈怠,赶忙打开了狱门,放了陆明溪进去。

  穆清被人用了药,单独的锁在了一间牢房里,当陆明溪走进去,他第一时间便是冲了出来,脑袋卡在两条铁栏杆前,一双乌黑的瞳仁盯着陆明溪,一字一字的急切道,

  “与我一战!堂堂正正,你师父,答应过!”

  陆明溪微微顿了顿步子,看着他一笑,

  “我师父是答应过,可我还没说答应呢。”

  穆清听着一顿,复又盯着她道,

  “那你,怎么,才会答应!”

  陆明溪微微挑眉,不答反问,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有为什么会来救他。”

  她说着,看向了另外一间牢房里的郭先生,

  “是他把你带过来的?”

  穆清听着低下头,似是思索,程云锦却是先开了口,

  “我知道我知道,之前祁大人让我查过,这小子是那郭先生从难民堆里带回来的,据说是看见他的时候已经好些天没吃饭了,灰头土脸的,好像脑子还不怎么好使,是这郭先生一直养着他,给他一口饭吃。”

  他说着,对着陆明溪一笑,一副讨功的模样。

  可穆清听着却是猛然抬头,眸子里似是淬了寒冰一般,死死的盯着程云锦,盯得他直发毛,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这眼神,跟孤狼似的,凶狠极了,仿佛再等一会他便是会在牢房里冲出来,一把将他给撕了。

  良久,穆清冷冷吐出几个字,

  “你脑子,不好使!”

  他是呆了一些,可是并不代表听不出来他说他坏话!

  程云锦:“............”

  陆明溪听着笑出声来,剑痴这个弟子到是跟他不太像,剑痴是痴于剑道,而他这个徒弟,天分似是比他更高一筹,只是....怎么这么呆呢?

  “混在难民堆里,那你师父呢?”

  陆明溪又是冲着他问道。

  一开始对对着他她的确是没认出来,只是觉得这少年人剑术极高,出招之快,能与重生前的她不相伯仲,只是随着看青羽与他的打斗,她认出了他的剑招,也认出了他手中那柄长剑。

  当年师父带着她漂泊之时,虽是时不时的窜出几个仇家来,但是都能被师父三两下的便是除去,唯有一个身穿道袍的邋遢老头最是难缠,一柄太阿剑,出招凌厉,还老是缠着师父比武,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直到她七岁那年,师父带着她在洛阳定居,那身穿道袍的邋遢老头又是缠了过来,那时师父已经被魏文帝召入朝中,正忙着西北战事,没空搭理他,便是给他丢了一句话,说自己已经封剑,若是想要打败他,直接找她这个徒弟便是。

  那邋遢道人也算是一代宗师,自是不会跟她一个七岁的小姑娘比试,便是丢下一句话,自己回去便要收徒,十年之后,自己的徒弟一定会胜过她!

  她师父不想麻烦,摆摆手便是应了下来。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