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招事体质

第一百四十三章 招事体质

  赵劭听着点了点头,疲惫的面容上露出一个笑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昨日里事多,还未来得及审问,不过河坝炸开也好,荆州夏日多雨,这一味的堵洪也不是好法子。

  顾昀提出开挖水渠,一方面引流泄洪,另一方面还有助于农耕,我觉得这个法子不错,便是让祁连玉给报了上去。”

  陆明溪点头,

  “这倒是个好法子,虽然工程大,但正好发现了谢家囤的兵粮,这可是白送的物资,再加上这一水患,不少人无家可归,正好借民力挖渠,重新修建村落。”

  若是水渠开挖,正好也给难民们找了一份工作,不用白养闲人,借他们自己的力重建家园。

  凭借着荆南的地理优势,想必不出几年,便是能够重新变得繁荣起来。

  赵劭点了点头,

  “正是如此。”

  两人正说着,程云锦便是跑了过来,

  “陆姑娘,祁大人找你。”

  陆明溪听着微微挑眉,祁连玉找她,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随着程云锦向着那知州府的书房里走了过去。

  自从进了这荆州城,祁连玉便是将这知州府的书房给占了下来作为办公的临时场所,反正那徐知州也是个罪臣,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书房里,祁连玉看着案上的卷宗,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直到陆明溪与赵劭走进门来,方才微微舒开一些。

  “祁大人,有事吗?”

  陆明溪走了进来,开口问道。

  祁连玉抬眸将手中的卷宗交到她手上,

  “你看看。”

  陆明溪抬眸扫了过去,这是谢家多年以来交易的账册,还有徐知州交出来的名单,这些氏族大多在荆州一带,除了谢家之外,其余附庸也已经逮捕归案。

  只是……这还有一笔交易,只能牵扯,却不足以作为证据,是清河的……崔家!

  梁王妃的母族!这可真是块硬骨头啊。

  陆明溪抬眸看向祁连玉,古怪一笑,

  “我说祁大人,怎么你每次查案,总能牵出点不好处理的东西来。”

  崔家虽是个百年世家,但一向清明,有生意往来也不奇怪,可就怪在他交易的是扯上谋反之罪的谢家,可更难办的是,崔家嫡长女崔颖,如今正是梁王的正妃,而此次春闱的前三甲里,也有崔家的人。

  这案子都要收尾了,却是又给扯出了别的东西,这祁大人是招事体质吧!

  祁连玉揉了揉眉头,一脸的苦笑,

  “我也不想啊。可谁知道这事儿就是自己往上窜。”

  陆明溪笑了笑,道,

  “这崔家的事儿不急,等回京给皇上过目让他来决定吧,毕竟不足定罪,还牵扯的到梁王。”

  祁连玉听着点了点头,算是听了陆明溪的建议。

  “一说到梁王我想起来了,他还关谢家的地牢里呢,是不是该放出来了。”

  忽然想起梁王的陆明溪如是说道。

  之前情况未定,怕他出来添乱,所以便是没提这事儿。

  可向来距离出事已经三天了,这三天……还有人给他送饭吗?

  祁连玉:“………”

  赵劭:“………”

  程云锦:“………”

  糟糕,把他给忘了!

  当梁王被从地牢里‘救出来’,已然是饿的半条命都没了,身上一股子的怪味,昏迷了七八天才让人给救回来。

  醒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对着祁连玉感激涕零,扬言等回京之后一定要好好地感谢他,连带着对赵劭都不在针锋相对,冷嘲热讽,弄得两人都是一阵心虚。

  这天,周大夫刚给陆明溪换完药,正欲起身离开,梁王别苑里便是传来声声惨叫。

  紧接着,便是来了两个小丫鬟请人。

  周大夫微微皱了皱眉头,满脸嫌弃,

  “这梁王也老大不小了,不就是断个腿,一天天的,惨叫些什么?还不如你这小丫头。”

  且别说几天前帮那面瘫小伙子接骨,就算前些日子帮着小姑娘缝合伤口,也没见人家吭一声。

  这两个人哪一个伤的不比他重,也没见有他这么夸张!

  陆明溪笑了笑,

  “毕竟是皇子,周大夫您还是受累跑一趟吧。”

  梁王自小养在温室里,前有皇帝罩着,后有贵妃挡着,就算是朝中之事不如意,怕是也没受过这种苦。

  周大夫摆了摆手,

  “罢了,老朽先行一步,姑娘的伤口未好,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忌口的东西,记得别沾。”

  陆明溪笑着应声,

  “大夫放心。”

  周大夫听罢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放心个屁,别以为你卖个乖老夫就不知道,你昨天是不是又吃辣了,今日伤口发炎,别以为老夫不知道。”

  陆明溪:“……”

  这老大夫真乃神医。

  周大夫冷冷一哼,拿起药箱便是离开。

  陆明溪摸摸鼻子,目送周大夫离开。

  距离她离开盛京,已经有二十多天了,今年的雅集早就已经结束,陆明溪本是想要快马加鞭的赶回去来着,只是身体还未大好,这副身子怕是受不住这日夜颠簸。祁连玉便是在往上报折子的时候给安定侯府也送了个信,半真半假的说了一通。

  告知了安定侯她在荆州,只是把自己溜出来说成了遇上拐子,流于荆州,被太子殿下所救,受了些小伤,所以在荆州养伤,请侯爷莫要担忧。

  于是,陆明溪便是安稳的在这荆州住了下来,而祁连玉的折子递上去后,便是安心赈灾,挖渠引水,十几日的光景,原先饿殍遍野也荆州城,已然隐隐有了变化,别的不说,百姓吃个饱饭倒也足够。

  当然,这还要感谢这谢家囤积多年的军粮。

  荆州的事情进行的很平稳顺利,朝堂之上也很快传来了消息。

  祁连玉来此一为镇压,其二便是为了这顾元墨一案,如今案子结束,只剩收尾,皇帝的意思便是召他回去,早日将案子结了,毕谢家谋反,并非小事。

  据说,不日便会派人来接管荆州,而对于这安排,也早在陆明溪几人的预料之中,赵劭毕竟是太子,不可能让他一直在这个地方赈灾,而祁连玉也是临时外派,他的路依旧还是在朝堂,顾昀就更不必多说了,顾元墨一案,他是状告之人,还是直接人证,不可能留下。

  而至于程云锦,虽是状元郎,但毕竟经验少,就算是外派,也不可能将知州这个位子交到他的手上,资历不够。

  所以,这四个人不可能有人能够留下,而至于陆明溪,一个被拐子拐过来的大家闺秀,自然更是不可能。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