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孙相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孙相

  穆清的伤好得差不多了,问赵劭讨回了自己命根子似的太阿剑,恨不得整天盯着陆明溪让她练剑,好恢复内功修为有自己比试,好几次都被赵劭给丢了出去,没看见这手臂还废着吗,还练剑!?

  谢家谋反一事也将脉络理了个清楚,只等着回京交由皇帝圣裁,赈灾和治水的事情陆明溪插不上手,便是一直呆在这知州府里养上,一天三碗药闷了许久,终于等到了拆线的这一天。

  周大夫将线给拆了,又是重新给陆明溪换了副药。

  这老大夫在这荆州城行医近四十年,医术很是高明,他给的药也很好用,肉长的很快,只是老大夫告诫,伤口太深,必定会留疤。

  留疤不留疤的陆明溪不在意,只要别伤到筋骨,不影响她活蹦乱跳,怎么都好说。

  这天,雨后初晴,陆明溪闷了十几天,忍不住迈着步子出了这知州府,想要透透气,顺便看一看这灾后的荆州,是个什么样子。

  而身后不可避免的根上了一个面瘫的尾巴。

  他武功高,谁也奈何不了他,还一根筋认死理,倔的跟头驴似的,夜司的暗卫也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他拗。

  而于穆清而言,他师父之前在的时候他只会跟着师父练剑,练剑就是全部。

  师父死了,让他下山找陆明溪,那他余生要做的事情,就是战胜陆明溪。

  而且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因为剑痴将他养大,他前二十年的光景里,听的,都是这一件事情。

  所以,那他是一定要盯住陆明溪的。

  赵劭之前还曾怀疑过这家伙,让青羽盯了他许久,可经过多次武力和智力上的试探,终于得出结论——这家伙的确是个武功高强的死心眼!

  于是,在确定这家伙对于陆明溪暂时没有危害,还可以充当护卫的时候,赵劭也随他去了。

  城门口的鲜血已经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点也看不出半月前这里曾经历过一场大战。

  路旁的难民也尽数被收入了挖水渠的队伍之中,而至于那些老弱妇孺们,在城郊已然搭起了难民营,帮挖水渠的工人们煮煮饭,送送水,还是能够做的。

  而至于荆州城内,沉寂许久的商铺也陆陆续续的开了业,要带动一个地区的繁荣,还需要他们。

  “老板,来两碗馄饨。”

  小摊上,陆明溪朝着老板吆喝了一声,而后在草棚里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夏日的清晨,空气还算凉爽,草棚里冒着炊烟,看到有客人,那老板当即笑的两眼弯弯,

  “好嘞,您稍等。”

  陆明溪抬眸看了穆清一眼,示意他坐下。

  老板端上了两碗馄饨,陆明溪将其中一碗推到了穆清面前,

  “诺,尝尝。”

  穆清舀起一个馄饨,细细的吃着,或许是因着他这张好看的脸,半点江湖莽夫的样子也没有,反倒像是那个富户老板家里带着几分腼腆的小公子。

  “好吃吗?”

  陆明溪问道。

  穆清抬了抬乌黑的眸子,点了点头,惜字如金,

  “恩。”

  陆明溪笑了笑,

  “那就多吃点。”

  这家伙一根筋,对于自己过去的事情也不遮掩,向来是有问必答。

  所以,陆明溪自然而然便是知道,他从五岁之后被自己的师父从乞丐堆里带回去之后,一天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吃饭,睡觉,练剑,直到他师父死,也一直都是这三件事。

  可怜的娃儿……

  陆明溪微微摇头,可刚刚放下勺子,微微抬眸间,却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伯?

  他怎么来了?

  陆明溪此刻就坐在街旁,她看到了安定侯,安定侯自然也看到了她,当即便是从马上跳了下来,瞬间把后面的一大堆人马抛在脑后,向着陆明溪走过来,

  “明溪!”

  安定侯脚下生风,三两步便是到达了陆明溪的身前,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知道她无恙,便是吐出一口气,呵斥道,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之前祁大人说你是遇到了拐子,被拐到了这荆州,还受了伤。”

  “一天天的净瞎跑,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

  “伤哪儿了,好了没,让大伯看看!”

  这刚见面,安定侯便是丢了一大堆问题过来,陆明溪摇了摇头,对着他一笑,

  “伤到了手臂,已经无碍了,大伯你怎么来了?”

  皇帝说会派人来荆州接下荆州的烂摊子,可安定侯是武将,若是镇压还行,可若是治水和带领百姓休养生息,这种事情,还是需文官。

  果然,安定侯瞪了她一眼,道,

  “还不是你,荆州刚刚经过一场大乱,结果你倒是在这儿冒出头来,家里人能不担心吗?”

  陆明溪听罢有些心虚,对着他一笑,

  “对不起大伯,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安定侯听着冷冷一哼,

  “脾气到是比以前好了不少,你能惹什么麻烦,到是这陈学谕,也不知道怎么看的学生,让你遇到这等事,看我回去不扒了他的皮!”

  他说着,眸子里已然出现几分怒火。

  这该死的陈学谕,带个孩子去什么雅集还能给他把人丢了,荆州这么乱的地方,幸亏他侄女没出什么问题,要是有个万一,他让他上刀山下油锅都是轻的!

  陆明溪摸了摸鼻子,没胆子说那陈学谕是不是无辜,便是径直转了个话题,问道,

  “大伯你这次来只是为了带我回去吗?我听祁大人说,这荆州事务还未落定,朝中还会派文官前来接手。”

  她说着,看向了他身后的马车,明显,安定侯带着这么一大堆人马,他也不只是单独前来。

  正想着,马车里的人掀开帘子,冲着安定侯开口,催促道,

  “安定侯,你我还有要事在身,要叙旧还是到知州府在叙吧。”

  陆明溪看向那掀着帘子的中年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一张国字脸,看上去到是颇有几分忠厚的模样,可那双眼睛里,却闪着的尽是精光。

  “孙相?”

  陆明溪微微讶然,她跟赵劭也猜过前来接手的会是谁,可猜来猜去,都该是朝中资历十年左右官员,却从未想过这孙相。

  这位孙相,在政事堂里也算是老一辈的人了,虽是比不得杨次辅,但在众多副相之中,也算是有资历的,出挑的。

  怎么这次,被派过来的是他?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