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摊牌

第一百五十二章 摊牌

  不管有什么蹊跷,哪里用得着她一个姑娘插手?

  以前纵着她胡闹,是因为在盛京的女学里,都是些高门贵女,可面前这个,可是个危险人物,更何况,还是个男子,终归是男女有别。

  谁家的女儿,有她这样胡闹的,纵着她一次,倒还得寸进尺了!

  也幸亏安定侯是个武将,性子里带着几分不拘小节,这要是其他人家,单是看见侄女大半夜的跟男人在屋檐上,就得打断她的腿,哪里还容许她参与这样的事情?

  可惜,陆明溪必须要得寸进尺了。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幽幽道,

  “大伯,这个黑衣卫的案子我从清凉寺开始就被拖进来了,刚设计捉到一个,你让我现在回去,不好吧。”

  她这句话出来,祁连玉等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还是前排吃瓜比较好。

  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

  果不其然,安定侯那里平地一声雷,像是丢下了一颗炸弹一般。

  “什么!?”

  他的声音明显有些提高,不自觉的抬起手里,指着陆明溪,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什么时候.....你一个姑娘家,你……”

  他是觉得她出现在这儿,还跟太子殿下走得那么近有些蹊跷,不过觉得也只是觉得,从来都没怀疑过什么。

  可这死丫头,竟然说她从清凉寺开始就插手了。

  不过,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为什么一点也不吃惊?

  就像是早就知道这丫头有什么瞒着他一样!

  陆明溪揉了揉眉头,颇为苦恼,

  “大伯,我本来是不想瞒你的,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怎么说呢?她是陆星沉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说的,而借尸还魂也是说不得的,这要是说出来,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变故?

  只是.......插手这个事情,也的确需要一个好的理由。

  “……”

  安定侯看着陆明溪正在思索的模样,他眸子里带着前所未有的怒意,

  “还不想瞒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原原本本的说清楚!”

  看上去,这死丫头又是在想着编造理由!

  陆明溪看着暴怒的安定侯,眸色微微犹豫,终是吐出一口气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

  她极其简单的将事情给安定侯说了一遍,从清凉寺开始,到荆州这些事情都说了,当然,该省的也省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不是被拐子拐到这里来的,去雅集也只是借口?”

  安定侯看着陆明溪,满目的不可置信。

  陆明溪点了点头,坦白道,

  “算是吧,在我之前的计划里,雅集结束之前本来是能够回去的,只是没想到受了伤。”

  “你……”

  陆明溪坦白,安定侯却是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

  “陆明溪,你好得很!”

  他说着,便是不顾这当场的一众人,拂袖离去。

  看上去,他是真的生气了。

  陆明溪苦恼的挠了挠头发,可这件事,究竟该怎么解释呢?

  已经是三更天了,安定侯一个人蹲在驿站外的土包上吹风,心中很是郁闷。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自己这个侄女了,难道真是女大十八变?

  可再怎么变,终归是个女孩儿,怎么能插手这么危险的事情?

  偏偏这死丫头还…一点也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回回拿自己当诱饵不说,还刻意的瞒着他!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侄女儿究竟瞒了他多少事情。

  本来觉得自家闺女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已经够多的了,可没想到这个侄女更是深藏不露。

  一个两个,分明是女孩子,可…心思咋就那么多呢?跟他夫人似的多好?

  正思考着人生,身边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不打招呼的坐了下来,跟他一样撑着下巴。

  没错了,这就是他那个欠揍的侄女儿了。

  “不查你的案子了?跑这里来做什么?”

  安定侯斜倪了她一眼,憋着那一肚子的气冷冷开口。

  没错,这货气还没消下去,方才一拳给这草地轰出好几个坑来,方才发泄了心中的怒意,可这气儿,没那么好消。

  “夜司奇人异士无数,我读的书可没他们多,自然也太子殿下操心,我等结果便是,何须事事亲为?”

  虽然她也很想跟那家伙套套话,可权衡之下,还是感觉先哄安定侯比较好。

  就算是这几个月来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可自家侄女儿忽然扯进这么大一个案子里,估计他也是会有些接受不了。

  果然,安定侯冷冷一哼,眸子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瞪着她道,

  “你还知道你没他们厉害,那进来瞎掺和!”

  “各有所长,这些东西他们是专业的,我的确没他们厉害,可我也有我的专长,总能起到作用。”

  陆明溪在这件事情上,显得异常坚定,丝毫不后退半步。

  她缓缓开口,似是想要陈清利弊,

  “大伯,你有没有想过,这群人来历不明,自称前晋的人,却是四处兴风作浪,之前在清凉寺的连环计,还有如今的荆州,都有他们的手笔。这一桩桩一件件,若非处理得当,都是会在我大楚引起巨大祸端的。若是再不顺藤摸瓜的把他们揪出来,谁知道这些人隐于暗处,还会弄出什么风波来。

  当日我在清凉寺后山,亲耳听到那个曲先生口口声声,说要乱世再临,届时,又是多大的祸端?”

  四十多年前的乱世,贼寇四起,兵戈遍野,生灵涂炭,百姓食不果腹,家国不安,甚至胡人北下,中原大地,一片泽国。

  若是真让他们继续蹦跶下去,受苦的,终究会是百姓,就如今日的荆州一般!

  难道安定刚刚不过四十年,便又要重回当初?

  不可能!可如今不可能,却是不代表以后不可能。

  如今北境胡人猖獗,以雪狼部为首的草原八部虎视眈眈,若是让他们继续在两国之内为祸下去,四处挑起狼烟纷争,最后,谁知道会不会是渔翁得利?

  这天下落到谁手里,总归是会治国安民的中原人,可草原的胡人不一样,他们凶悍,善战,强者为尊,习惯了掠夺和压榨,甚至还奉行着几百年前的奴隶制度。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届时,整个中原大地,必然是比蝗灾过境还要惨淡。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