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挡灾

第一百六十二章 挡灾

  这几个月来,昭宁公主一直被裴贵妃锁在宫里,直到今日才算是放出来,还未亲口给两人道一声歉。

  毕竟,若非是裴贵妃推波助澜,两人也不会在宫中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更不必这么快便是匆匆订了亲。

  陆明澜与苏萱只是笑了笑,并未怪罪昭宁,裴贵妃是裴贵妃,而昭宁,是昭宁,这些,她们心中还是有数的。

  新娘子的新房里,陆明澜与苏萱不宜留太久,毕竟只是嫁个人而已,又不是以后都不会见到了,几人也没那么伤感,心结解开了,便是皆大欢喜。

  两人分别送上了备好的新婚礼物,留下来祝福,便是离开了。

  陆明澜与苏萱从新房里出来,正要回到女眷的宾客席里,却是没想到,碰到了从男宾席里出来的傅衍与陈望两人。

  傅国公府与安国公府有旧,而陈望又是在朝为官,与安大公子算得上同袍,自然也是前来参加。

  男宾女眷,不宜交流过多,陆明澜便是微微施礼,算是打了招呼,便是与苏萱越过两人,向着女眷的席里走去。

  上巳节那日,她被明溪推到人群里,险些被人踩踏,受伤,是他扶了她一把,救了她,她记得,也自然是认出了他。

  初见还是很美好的,陆明澜长睫微低,只是她现在待嫁之身,不宜与其他男子有过多的交集,只是记着,她欠他一个人情。

  傅衍看着陆明澜的背影,微微张了张嘴,却是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远。

  说什么?两人在这一世,似乎除了上巳节那一日初见,并未有过过多的交集,如今她已然定亲,他……是不是要做的,该做的,只是不打扰而已。

  陈望看了身旁的好友一眼,开口问道,

  “你若是真的喜欢,为何不去争取?”

  两人相交多年,他是知道自己好友的,平日里神色淡漠,可一碰上陆明澜,眸子里总是会出现波澜,只是这种情绪,极为复杂,像是……爱恨交织的感觉。

  他们两个,是有什么交集吗?

  他不是只比自己早回来一个多月吗?与陆明澜竟是会有这么多的交集?

  对于这点,陈望很是不明白,也很疑惑,只是他知道的是,若是真的喜欢,为什么不去争取?

  傅衍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叹出一口气。

  她已经定亲了啊……他又何必再去搅乱她安宁的生活?

  前世不得善终,今生,又何必纠缠。

  世事未知,若是她能离开这个风云诡波的是非之地,他又何必再拦?

  剩下的情意,他心中知晓,已然足矣。

  傅衍的手心微微摩挲着那枚玉环,这是那日上巳节,她慌乱之中丢下的,他一直没来得及还。

  如今看来,已然是没有必要了。

  说起来,前世今生,这么多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慌乱的模样。

  比起那个冰冷的,淡漠的陆明澜,是那样的……可爱。

  曾经,他见惯了她的波澜不惊,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都是那样的从容,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撼动她一样。

  这一世,他有幸见到了不一样的她,只是,再也无缘了。

  苏萱与陆明澜走远,忽然偏头看了看四周,确定四下无人,方才低声道,

  “明澜,你与这傅大公子认识?我方才看他看你的神色好像不太对。”

  陆明澜听着蹙了蹙眉,摇头道,

  “许是你看错了,我与傅二公子并无多少交集。”

  “是吗?”

  苏萱拧了拧眉头,却是总感觉自己没想错。

  陆明澜长睫微低,也是不解,却是很是确定的告诉她,

  “你想多了。”

  “……………”

  陆明澜与苏萱去了新房,而陆明溪坐在众贵女的酒席里,却是一句话也搭不上。

  这些个手帕之交们,一个个谈论的除了胭脂水粉便是诗词歌赋,再者家长里短的,用不着跟人套话的时候,她实在是没什么共同语言。

  当然,也没几个人愿意理她。

  于是,陆明溪借故出去透透风,却是没想到撞见了熟人。

  “祁大人?”

  陆明溪愕然开口。

  她刚刚走到院子里,就看见祁连玉牵着个五六岁的小豆包走在院子里赏花,一大一小,大的一身儒雅,小的机灵可爱,这融合在一起,到是没有半点违和。

  “姐姐。”

  小豆包看见她便是一喜,当即小跑着扑了过来。

  当日是陆明溪和赵劭在荆州城外救了他,还帮他葬了母亲。

  当时,他只道是哪个大家氏族的富贵公子和小姐,却是没想到,救他的,竟然是当朝太子和安定侯府的千金。

  小阿佑年纪小,不知道什么侯爷侯府,但是他知道太子,那是未来的皇帝,是百姓想见都见不到的贵人。

  陆明溪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看向祁连玉,一脸的疑惑,

  “祁大人怎么带着阿佑来赴宴了?”

  当日荆州生变,阿佑跟着他们诸多不便,赵劭便是让夜司的暗卫带到了祁连玉那里。

  而事情结束之后,他也命人查过,这孩子的确是双亲俱亡,找不到亲人,可这去处便是成了问题。

  可东宫显然不是一个可以教养小孩子的地方,而陆明溪将他带回安定侯府显然也不合适,毕竟她还是个未嫁的姑娘,单是安定侯那一关就过不了,更别说府里还有程老夫人和安定侯夫人了。

  所以,这养孩子的差事,自然而然的便是落到了祁连玉和顾昀的头上。

  祁连玉忙于政事,而顾昀却是孑然一身,还有着整个翻云寨的界地,便是把孩子领了回去。

  而小家伙跟他也算是合得来,顾昀也当成儿子来养,反正自己爱人已亡,这辈子也不打算另行她娶,天上掉下来一个聪明孩子,他正好接着。

  祁连玉看向陆明溪,笑了笑道,

  “顾叔父的案子已经翻了,之前荆州的水患之事,他立下不小的功劳,陛下准了阿昀进入翰林院做事,最近事情多,阿佑顽皮,我帮他带几天。”

  “说谎!”

  祁连玉话音刚落,便是被阿佑无情拆穿,

  “祁叔叔分明是要我前来给他挡灾的!”

  “挡灾?”

  陆明溪疑惑。

  阿佑点了点头,一板一眼道,

  “祁叔叔要我叫他爹爹!”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