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祸福相依

第二百一十三章 祸福相依

  “这件事阿昌也不是故意的,大哥你就别怪他了。”

  罗堃的二弟罗煜从屋外走了进来,开口劝道。

  他身上的甲胄还未卸下,看上去,好像是刚刚巡防归来。

  罗堃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太师椅上。

  罗煜看着那马匪头子狼狈的样子,微微蹙眉,开口问道,

  “大哥,咱们与那裕王又没有什么交集,你又何必费这些功夫去试探他?”

  罗堃听着长舒一口气,沉着眉目道,

  “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

  “这裕王来到裕阳便是没一天消停,打猎游玩不说,还跟凉山上那窝土匪杠上了,现在又在莫桑湖畔大兴土木,建了座坞堡,引进花木,酒池肉林,一点被贬黜的样子也没有,谁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罗煜听着也是蹙了蹙眉,道,

  “大哥是否想多了,我听闻这裕王原先还是太子的时候便是个不靠谱的,只顾吃喝玩乐,一时间来到裕阳这苦寒穷困之地恐有不适,追求奢靡生活,也在常理之中吧。”

  毕竟曾经是太子,整座盛京城乃至整个天下都有可能是他的,锦衣玉食,本就是过得人上人的日子,来到这里自然也不可能委屈在平民窟里,建座城堡寻欢玩乐似乎很是正常,若是他事事躬亲,那才让人觉得奇怪吧。

  罗堃听着点头,但眸子里依然带着几分沉思,

  “你说的有道理,但多知道些什么,与我们而言,总归是有利无害的。”

  身处高位,罗堃想到总归是是比罗煜多一些,井水不犯河水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现状如此,以后也未必。

  一个亲王忽然被派到裕阳来,又是前太子,况且,皇帝这次废太子也是来的突然,让人捉摸不清,他们能多知道些,自然是该多打探一些的。

  罗煜听着也是点了点头,表示了然了。

  下方狼狈的马匪头子开口,意欲戴罪立功,道,

  “狼牙岭里还有些人,要不我……”

  他话刚说一半,便是被罗堃冷声打断,面色上满是不耐,

  “让你的人去做什么,告诉他我还在打他的主意?”

  往常在这西境一带横行霸道,这一到正事上才发现不过废物点心一个!

  罗煜听着微微沉思,道,

  “凉山上应该还有好些未剿尽的山贼吧,他们被裕王困在山上不短的一段时间,想必已经弹尽粮绝了,而凉山脚下裕王的城堡中又是有着大量的米粮肉畜……”

  他说到一半,罗堃便是听懂了他这个弟弟的心思,随即道,

  “找人去把裕王建立这座城堡的消息给散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只要不是傻的,听见有这么一座城堡建了起来,便能知道这裕王的地界有多肥。

  这西境可不止裕阳这一处有山贼马匪,土匪可是多着呢,狠人更是大有人在!

  ...........

  有着牛俊生这个裕阳郡守在,莫桑湖畔的工程算不得艰难,虽然亲卫们很受林师傅嫌弃,但好在施工队够用,不过四个月的时间,一座完整的主城便是大体的落座了。

  可有了大的房子,这紧接着,裕王殿下又是不满意了,因为这里风景虽美,可实在是荒芜。

  为了吃上新鲜的牛羊肉,裕王殿下派了专门的人前去采购牛羊、鸡鸭等活畜,专门在城堡里圈养起来。

  而为了讨美人欢心,更是花费万金买了数百种适宜在此地生长的花草的种子和植株,在莫桑湖畔播下种,亦或是移植过来,将整座主城打扮的像是仙境一般。

  夜幕来临,两三个亲卫正在城堡四周巡防,看着这莫桑湖畔的美景如画,其中一个不禁啧声感叹,

  “你们知道吗,当初被选中跟着裕王殿下来着裕阳,我心里那叫一个拔凉,觉得来这儿铁定吃苦,是被我那继母给害了,可这一来方才觉得还真是来对了,这要是让她知道我现在过的日子,怕是要气死!”

  他那继母可是为了让他吃着苦头,最好是在这动乱穷困之地落上一个尸骨无存,这才是好的。

  可现在,跟着裕王殿下,有吃有喝,还不用担心有人背后出阴招,这才是人间仙境!

  另一个伸了伸懒腰道,

  “谁说不是呢,跟着裕王殿下,有吃有喝有玩,主子还是个大方的,平时也没什么架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他们三个在盛京可都是氏族里被排挤的,一朝被流放到此处,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一苦差事了,可如今,怕是神仙都羡慕,谁还想跟他们似的在盛京左右逢源的讨人欢喜,累死累活的任人使唤不说,到最后还有可能让主子给背了黑锅,落个不得好死也是有可能,哪里有这里好?

  旁边那个拿刀的却是不怎么赞同,眸子里隐隐有着几分思虑,犹豫道,

  “别光顾着享乐啊,你们有没有想过,陛下这次,为什么要把殿下废到这里来?”

  他这句话是问到了关键点上,方才伸懒腰的那个男子顿了顿,不甚在意道,

  “管这么多做什么,反正只要能够过上好日子,就算是死我也跟着裕王殿下了。”

  最坏还不就那一个打算?他这被家族排挤爹不疼没娘爱的,自己过得舒坦最重要,跟着这裕王,他日子过得最是舒坦,所以,反正他也差不多孑然一身了,那就跟着呗。

  他这话一出,两人都是有些沉默,却见他挑了挑眉头,

  “怎的,你们两个还有其他打算?”

  这都来了裕阳了,他们也成了裕王的亲卫,是有了主的的人,棋局已定,再怎么不甘心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所谓主仆,还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方才说话的男子没有开口,反倒是沉默片刻,男子碰了碰他的胳膊,

  “怎么了哥们儿,有事儿说事儿啊。”

  他们这从小一块长起来的,又是难兄难弟的一块儿到了裕阳,咋还能生分了呢?

  那佩刀的男子摇了摇头,微微攥了攥拳头,终是叹了口气,道,

  “我娘就我这一个儿子,我想她了。”

  他不像他们两个,早就在氏族里淡薄了亲情。

  他是旁支,父亲早亡,是娘亲将他含辛茹苦的养起来的,好不容易在秋猎露了一手,在皇帝身边露了一次脸,掉到了金吾卫,可谁想到,被人顶了不说,还……还把他贬到了这里。

  纵使这里的日子好,可他终归想着他娘亲……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