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二十章 骨气

第二百二十章 骨气

  潘生极尽所能的展现着自己的智慧,想要吸引陆明溪的注意。

  他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可面上却是要维持从容不迫的笑,与面前之人谈判,可接下来陆明溪的一句话却是似一盆冷水,给他浇了一个透心凉。

  “聪明是好事,可随意卖弄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你怎么知道本姑娘是想要跟你们谈条件,而非闲来无事想要找些乐子?”

  漫不经心的话语从薄唇之中吐出,潘生紧紧攥着拳头,大脑急速的运转着,想着能够活下来的法子。

  他们现在就攥在人家手心里,想要活命,除了割地赔款出卖人格之外还有什么?

  而就这样,人家还不一定能够看得上,毕竟,人家的亲卫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的,他们这点人,这点把戏,根本算不得什么。

  潘生一双眸子扫过城上的众人,一个裕王,两千亲卫,还有一个姑娘,这城中还住着不少的普通人……

  他的优势是什么?他们的优势是什么,他们有什么是可以用作交换的?

  潘生心中正想着,却见面前被困在网中的薛平趁着戚大成等人不趁,一刀砍断了那困住他的铁网,提起气来就是向着那裕王砍去。

  “薛平!”

  潘生睚眦欲裂,他这是找死啊!

  他上赶着去死不要紧,还有兄弟们呢!他还想活呢!

  而下一刻,都用不着万箭齐发,青羽手中的弩箭飞出,当即便是打断了他手中那把刀,紧接着,刺穿了他的肩胛骨。

  人从空中落了下来,也正是赶巧了,正好落到了潘生的脚边上。

  潘生咬了咬牙,也顾不得求苟活谈判,弯下腰来看了一眼薛平,见他还有气,恨不得踢他一脚,可终归是没踢下去。

  陆明溪挑眉,还挺有义气的。

  见到这幅场景,戚大成当即打了个哆嗦,然而还没等他割地赔款的求饶,身后的一众小弟先是认了怂,一个个跪倒在地,纷纷抛却人格和尊严。

  不过话说,都当了土匪了,还有什么人格和尊严可言?

  刀口舔血,他们一个个是不怕死,可也没一个想死的不是?

  面对着这弩箭,下方跪倒一片,尽是求饶声,

  “姑娘饶命,裕王殿下饶命,是小的猪油蒙了心,才来这里找死,还请姑娘和裕王殿下放一条生路,小的愿意效犬马之劳。”

  “对对对,只要裕王殿下饶命,小的定当那个缬草结环,死而后已。”

  “上刀山下火海,小的都愿意,都愿意啊!”

  求饶声此起彼伏,戚大成止不住的咋舌,这群小弟,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陆明溪微微挑眉,还未说话,旁边的亲卫便是嗤笑一声,满满的不屑,

  “就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十个打一个也打不过,殿下有我们在,要你们一群累赘做什么?”

  说话的名叫盛晟,是以前东宫的侍卫,虽比不得青羽亲近,但也是个可信之人。

  他这一开口,不少亲卫都是跟着嗤笑起来,一群强盗,也配为殿下效犬马之劳?想的太多了吧?

  求饶声戛然而止,可顿了不过半刻钟,便是有一个女子开口,

  “小女会做饭,会洗衣服,可以帮殿下和姑娘打杂!”

  这是这群山匪里来踩点的内应,洗衣做饭,这群亲卫肯定不行!

  “小的有力气,可以帮殿下干活,盖房子!”

  紧接着,也有人反应过来,开口喊道。

  打架是别想了,裕王身旁的这些亲卫,一个个都是高手,他们连给人提鞋都不配,可他们会干活啊,那个林师傅的脾气,他们能忍受得了,他说什么,他们做什么也就是了。

  先前的施工队被气走了,他就是借着招壮丁给招进来的,这些亲卫虽然功夫好,可板砖盖房子笨得很,被人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之后除了红脸便是红眼,可他皮厚,不怕这些!

  似是找到突破口一般,众土匪也是一个个说了起来,互相吵嚷着,

  “对,小人上山之前也曾给人盖过房子,体力活,小人都可以的。”

  “小人也是,小人不怕挨骂,力气也大得很。”

  “小人还知道我们老大的钱财藏在哪里,只要大人留一条生路,小人都可以献给殿下!”

  “凉山一带还有好些匪窝,小人知道他们的密道,可以帮大人剿匪。”

  “…………”

  一个开了头,剩下的人争相出卖,戚大成瞠目结舌,他的钱财,他的联盟,全都被卖了?!

  这是什么小弟,说好的兄弟情呢?

  不止戚大成,潘生也是傻了眼,自己身后的小弟也是跪倒一片,一个个毫无节操,割地赔款,将所有都给搭了进去,只为了一条性命。

  能不能别倒得这么快?

  为了自己的小命,戚大成赶忙跟风,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小的也会苦力活,也会盖房子!”

  陆明溪歪了歪头,看向那戚大成,微微挑眉,

  “你的骨气呢?刚才不还是士可杀不可辱吗?”

  刚才那一股拧劲儿去哪儿了?她还以为这窝土贼里还有有风骨的呢。

  戚大成道,

  “骨气与男子气概是一样的,向来是能屈能伸。”

  陆明溪无声一笑,

  “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自夸?”

  戚大成看着她的脸色不冷,当即讨好笑道,

  “这骨气诚可贵,金钱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两者皆可抛嘛。”

  陆明溪瞥了他一眼,

  “这诗是这么念的吗?”

  戚大成笑着,

  “这小的没文化、没追求吗,还请姑娘见谅。”

  两人正说着,身后有几个土匪趁乱向着后门跑去。

  而与此同时,亲卫们手中的弓弩当即射了出去,一股股鲜血喷洒在地面上,让侥幸逃跑的人一个个打了个激灵,当下头磕的更狠了,口中的誓言亦是一个个信誓旦旦的立了出来。

  如戚大成所说,骨气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两者皆可抛,不要不要,什么都不要了,活着就好。

  众人一个个为自己的活命使劲解数,什么话也说了,誓言发的天花乱坠。

  这让赵劭和一众亲卫都有些犹豫,是免费的苦力啊。

  陆明溪看着下方跪倒一片的土贼,微微掀了掀唇角,噙着几分冰冷,

  “说的是有些道理,盛晟,把人都给带下去,缴了兵器,明日交到林师傅手上,有敢作乱的,杀了便是。”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