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好有道理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好有道理

  盛晟听着微微迟疑,

  “陆姑娘,真要留下他们?”

  陆明溪掀了掀眼皮,斜昵了他一眼,问道,

  “不然你带人去帮林师傅干活?”

  一想到林师傅骂人的样子,盛晟打了个哆嗦,当即道,

  “属下这就去办!”

  陆明溪弯了弯嘴角,这盛京里出来的亲卫们呢,一个个功夫没的说,也都是读过书、习过文的,可这做苦工,却是对不上口了。

  特别是金吾卫里挑出来的那些,带着他们上山剿匪一个个两眼放光,比骑射也算得上好手,可一个个娇滴滴的大少爷,哪能让人天天干苦工?不仅手笨,也受不住林师傅的怒吼不是?就算是他们不嫌弃,可林师傅也是嫌弃的。

  两看两生厌,这会影响工程进度的。

  这次抢劫,本就是一场闹剧,等盛晟带人将那些土匪尽数给收押,闹剧便是谢了幕,而原地,只剩下了那潘生,不知死活的薛平。

  赵劭看向陆明溪,

  “这两个,怎么处理?”

  对于这薛平,他很是好奇,他眼底看到他的恨意是哪儿来的。

  而至于这个潘生,他也想要知道,陆明溪留下他的理由什么。

  陆明溪笑了笑,摆了摆手,随意道,

  “一个找死,一个要谈条件,留着无用杀了便是。”

  赵劭听着点头,表示无条件支持。

  潘生听着心间却是一沉,当即跪下求情,

  “姑娘饶命,小的知错,不谈条件,小的愿意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无条件效忠,只求姑娘留在下一条小命。”

  “赴汤蹈火?你有什么资格为我赴汤蹈火?你会什么,有什么本领能为我所用?”

  陆明溪轻声一笑,浑然不放在眼里,

  “可别说有的是力气做苦工,要知道,机会只有一次,我的苦工已经够多了,也不差你一个。”

  机会只有一次……

  潘生看着陆明溪含笑的眸子,又是看了一眼这座城堡,和这裕王殿下来到此地的所作所为,似是想到什么,当即一个激灵,

  “小人读过几天圣贤书,也……”

  他还没说完,便是被陆明溪打断,

  “读书?你可知这亲卫之中有多少是金吾卫里选出来的世家公子,中过秀才的都不在少数,用得着一个你只读过几天的半吊子?”

  “小人走南闯北多年,在这西境也呆了多年,擅用阴私手段,若是姑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皆可以让小人处理!”

  潘生心头紧皱成一团,咬着牙根道,

  “小人可以做姑娘手中的刀,姑娘想要小人做什么,小人都可以处理。”

  听到此处,陆明溪的脸色才缓和了些,嘴角微微上勾。

  潘生知道自己赌对了,可背后亦是一阵嗖嗖发冷,这个裕王果真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果然,陆明溪笑了一声,

  “这倒是有点意思。”

  潘生颤颤巍巍的露出一个笑来,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被人给捉过,可不管是什么境况,总归不会怂的这么厉害,总能想到法子逃脱,可不知为何,一对上面前这个姑娘的眼睛,他就感觉到从心底的打颤。

  瓮中捉鳖的戏码落幕,杀的人不多,也就那两个想要逃走的土匪,而受伤昏死过去的薛平,由于赵劭的好奇心,并没有杀他,被盛晟给安排下了。

  清晨,太阳升起,门外的血迹早就亲卫们给洒扫干净,尸体也早就拖到后山埋了,草地上泛着青草的芬芳,闻不到半点的血腥味儿。

  林师傅手下新来了一群苦力,任打任骂任劳任怨,当即心生欢快的将自己绘制的城墙布防图给拿了出来,开启了新一轮的创作。

  要建立一座完整的城池,单单只有一座城堡是不够的。

  陆明溪左手拿着账本,右手拿着算盘,嘴上还叼着一支狼嚎毛笔。

  盛晟从身旁经过,陆明溪招了招手将他叫了过来。

  盛晟走了过来,问道,

  “陆姑娘,有什么事儿吗?”

  陆明溪右手拨着算盘,抬了抬眸子道,

  “昨日里他们不说山寨里还有些许财物吗?你去走一趟,全都给带回来。”

  盛晟听着一顿,微微迟疑,似是犹豫,

  “陆姑娘,当真要去?”

  陆明溪看了他一眼,自然而然道,

  “为什么不去,你们之前从山上搬赃物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手软啊?”

  盛晟挠了挠头,

  “这不一样嘛,之前搬赃物,那主要的是享受胜利的乐趣,不是单纯的为了财物而去的吗,这连土匪的财物也给惦记上,这不是比土匪还土匪吗?咱成什么了?”

  他可是东宫的侍卫,还是侍卫头领,在朝中也算是有品阶的,出身也不算低,之前跟着殿下胡闹扫荡山寨也就罢了,怎么也是为民除害,这要是单纯的为了钱财走一趟,不得不说,盛晟这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有些脸红。

  陆明溪微微挑眉,反问道,

  “怎么,看不起土匪的钱财,土匪的钱财就不是钱了?”

  盛晟被她这戏谑的目光一堵,张了张嘴,还没等说出话啦,就听见她说,

  “圣人都说过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不比盛京,咱们又是建房子又是买牛羊的,你家殿下手里都快没余粮了,你这还端着做什么?”

  陆明溪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账本。

  他们这几个月以来,一方面为了建房子,一方面为了打掩护,用掉的也都是极好的,付的工钱也是不菲,花钱大手大脚,这也是为什么会引来土匪和强盗的根源。

  他们在这边暂时没有产业,所以,纵使陆明溪和赵劭带的钱财再多,也总有花完的那一天。

  盛京的产业虽多,有顾昀和那老管家在,虽是经营着,但线一时间也铺不到这里来,要想维持下去,只能先借这群土匪的钱财先用上一用。

  当然,免费的苦力也是必不可少。

  听着陆明溪的一个个谬论,盛晟感觉颇是无奈,但不知为何,却是感觉越听越有道理。

  “好,那我带人走一趟。”

  盛晟终是点了点头道。

  陆明溪听着颔首,又是道,

  “对了,还有,找人把裕王殿下在莫桑湖畔建城堡的消息散出去。”

  盛晟不解,

  “为什么啊?”

  这样不会树大招风,引人觊觎?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