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见过的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见过的

  陆明溪一脸坦然,目光坚定,

  “我感觉你说的没错,总不能一直为了钱财去剿匪,这样太功利了,不如让他们自己送上门来。”

  这些悍匪人数不多,但也不在少数,只要略施小计就能攥在手心里,以后有什么脏事儿交代他们去做,总比让这些亲卫去蹚浑水的好。

  盛晟:“……”

  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却是听着好有道理啊。

  被洗脑的盛晟带人离开,陆明溪继续撑着下巴拨算盘,青羽在练兵,准备上剿匪,凉山一带的是清除完了,但是还有西岭,这些都是道路要塞,能清一个是一个。

  不一会儿,一个亲卫来报,昨日被射昏的薛平醒了。

  当陆明溪到了那小木屋的时候,赵劭已经在那儿了。

  他换了一身玄黑色的锦衣,发冠束的随意,但却丝毫不显杂乱,面色淡淡的,居高临下,看着下方狼狈的薛平。

  薛平身上的血止住了,伤口简单的包扎,而双手,则是被紧紧的缚在身后。

  他抬头看着赵劭,满目的敌意。

  赵劭看着他,坐在临时搬过来的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很没正形,可身上散发出的那抹上位者独有的气息却是不容人忽视,

  “怎么,不解释一下,本王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吧,何以对本王有这么大的敌意?”

  薛平眸子里泛着红色的血丝,狠狠的看着赵劭,嘴角噙着冷笑,

  “是没见过,可殿下是否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便极有可能搭上一个没见过的人的全族性命!”

  赵劭听着微微挑眉,一句话决定全族性命,他的确有这个能耐,只是……他说过什么害人全族的话吗?

  母后死前,他不必伪装,一心习武读书,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而母后死后……他的情况是有些危险,到是的确因为几次暗杀,,所以故意拖了几个官员下水,可灭九族,有这么严重吗?

  按照刚才那些土匪所招供的,这人似乎已经跟他们一起在这西境呆了十余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似乎与他没什么交集。

  看着赵劭茫然的样子,薛平忽然仰天一笑,眸子里带着孤狼般的凶狠,似是想要一块块的把他撕碎,然后嚼了。

  “殿下自然不记得我这种小人物,可小人记得!”

  “十五年前,殿下跟着皇后娘娘去云台山礼佛,却是因为贪玩走丢,不知殿下可还记得这件事情?”

  赵劭微微挑眉,并不言语,十五年前,他自然是记得的。

  当年他父皇第一次与母后吵架,整个栖梧宫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母后为了避开父皇,所以以礼佛祈福为由,带他出宫,一待就是半年。

  那年的上元节,还真是难忘的很。

  “那年上元节,殿下因为贪玩走丢,却是苦了一干侍卫。”

  看着赵劭的面色,薛平嗤笑一声,似是嘲笑,

  “皇后娘娘大发雷霆,打杀数十位禁军侍卫,我大哥,就是其中之一!”

  大哥过了武试,才入禁军,做事一向恳切,若非这太子自己贪玩,又岂会摊上这等事情?

  大嫂还怀着孩子,一听到大哥身死的消息,一时情急,竟是难产而亡,一尸两命。

  听到这消息,他娘也病倒了,没多久,也跟着去了。

  宫中彻查这件事情,好好地一个家,死的死,病的病,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可事实呢,几日后太子自己回来了,完好无损,说自己只是因为贪玩走丢了而已!

  他们一家,死去的那些侍卫,不过是异常笑话!

  薛平看着赵劭,满目的恨意,赵劭却是眸中无波,连笑都懒得笑。

  本以为是有什么冤屈,有什么政治上的牵扯,没想到,竟然是这件事情。

  不想继续听下去了,陆明溪转身从木屋里出来,在空地上看见了潘生。

  潘生看见陆明溪,当即走过来行礼。

  陆明溪瞥了他一眼,问道,

  “你跟着薛平这么多年,你们是怎么遇到的?”

  潘生听着微微犹豫,而后道,

  “是十二年前,我带着几个兄弟在北境踩点,结果暴露了,被人追杀,正好碰见了被追杀的他,两伙人不打不相识,所以……..”

  他们跟薛平遇到的情节挺老套的,可时间的事情,大多也就是如此的老套和巧合。

  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土匪的,都是走投无路了才走到了这条路子上。

  他当初也是家里遭难,流放,才入了土匪堆里,跟着这些土匪一起打家劫舍,而薛平也就是这时候碰上的。

  那时他也是被追杀着,他们问他究竟是惹上了什么人,他也不说,只知道他是盛京人士,他身手不错,他们自然是起了招揽的心思,只是没想到这招来招去,竟是让他成了他们的老大。

  其实在潘生眼里,薛平此人还是不错的,很讲义气,至少对他是这样。

  他性子奸猾些,时常使阴招,时常都是薛平在上面给他顶着。

  陆明溪看了潘生一眼,轻声一笑,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给他说好话,你们还真是兄弟情深。”

  她这句话语气未明,不止褒贬。

  可话都这么说出去了,潘生只得硬着头皮道,

  “姑娘,薛平此人比我们都有底线的多,也时常制止弟兄们做脏事儿,他这次刺杀殿下,想必是脑子一时的不清明,还请姑娘给他个机会。”

  短短半天的功夫,潘生就已经摸清了,这位裕王殿下,当真是很听这位姑娘的话。

  薛平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一只蝼蚁而言,无关痛痒。

  所以,拼尽全力,他也是想让薛平活的。

  陆明溪并未回答他,只是敛了敛眸子,看向远处,淡淡道,

  “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殿下并非弑杀之人,只是这前提是他识趣。”

  旁人不知道,可陆明溪知道,十五年前,云台山,上元节,哪里只是贪玩走丢那么简单?

  让当朝太子命悬一线,那薛平的哥哥和那十余名侍卫,又岂是玩忽职守这么简单?

  那几名侍卫,死的一点也不冤........

  当年她和师父游历,正准备北上去锦州,途径云台山,正好碰上上元节的灯会,便是多逗留了几日。

  却是没想到,卷进了那么一桩事情里。

  之前一直没有认出来,却是没想到,今日那薛平一提,陆明溪想起来了。

  她曾经是见过赵劭的,就是在五岁那年.......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