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三十章 祸不单行

第二百三十章 祸不单行

  搞定了赵劭,陆明溪便是准备着北境之行,将事情全都交到了潘生的手上。

  一听到有事交代,还全权交给他来做,蹲在原地画圈圈的潘生当即活了起来,一双鼠眼里泛着熠熠的光辉。

  裕王殿下不用他不要紧,跟着陆姑娘,他说不定比跟着裕王殿下的好处拿的更多,成就更大。

  以观察来说,这裕王殿下铁定就是一妻管严。

  只是没想到,商队出发不久,西洲便是提前的迎来了动荡。

  月氏大军忽然入侵,宣武军与其交战,玉门关的路暂时不能走。

  陆明溪正与潘生商量着对策,准备从燕山一带环行,谁知祸不单行,走了不到一个月,他们便是碰上了西戎的流寇。

  坐在西戎的囚车里,陆姑娘一手撑着下巴,不禁感叹一声天道好轮回。

  当初她为了北魏边境的安宁,灭了西戎,将那块地划到了北魏的疆土里,残存着的流兵,向来是听到陆星沉这三个字便是闻风丧胆,可如今却是转了个个儿,她坐到了这群人的囚车里。

  潘生拉着一张苦瓜脸,看着陆明溪都快哭出来了,

  “姑娘,殿下会来救咱们吧。”

  他可是听说了,这些西戎人极其残暴,动不动还吃人肉喝人血的,他们这出师不利,刚入了西洲不久就跟这群人给碰上了。

  他们会武的不多,纵使抵抗也是寡不敌众,这陆姑娘愣生生是连出手也没出手,直接缴械投降。

  潘生觉得,陆姑娘向来心中有着谋算,她这是在保留实力,等着裕王殿下来完好无损的将他们带回去吧。

  潘生正把希望寄在赵劭身上,可接下来,陆明溪的话却像是一盆冷水,给他浇了一个透心凉。

  “你家殿下忙着呢,咱们这都走了快一个月了,距离莫桑湖远着呢,他怎么来救?”

  潘生听罢更是哭丧着个脸,

  “可姑娘,我听说这西戎人野蛮的很,动不动就吃人肉和人血的,咱们落到他们手里,不会被他们给煮了吧。”

  陆明溪笑着回道,

  “都是以讹传讹而已,西戎人就在怎么野蛮也不会放着好好的牛羊肉不吃反过来吃人肉。”

  潘生听着微微呼出一口气,似是放松片刻,可陆明溪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又让他一颗心给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也就是凶残了点,喜欢徒手撕人,玩些五马分尸的游戏而已。”

  徒手撕人!

  五马分尸!

  还游戏!!!

  潘生瞪大一双眼睛看着陆明溪,却见后者一脸淡然的靠在木质的囚车上,看着这一路的风景。

  他快要哭出来了,素来听说西戎人凶残野蛮,可就是没打过交道,可如今,落到人家手里不说,还让人这么吓唬。

  “姑娘,您别吓我。”

  一瞬间,潘生怂了。

  陆明溪一脸坦然,

  “我吓你做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潘生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看向陆明溪,

  “姑娘,要不待会咱找机会跑吧。”

  陆明溪微微打了个哈欠,

  “跑,往哪儿跑?你看这些西戎流寇,一个个手中带着弯刀,虎背熊腰的,训练有素,可不是你们之前那一队乌合之众能够比得了的。”

  “可咱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潘生哭丧着脸道。

  陆明溪摆了摆手,

  “急什么,你就不能学一下穆清,聒噪。”

  潘生看了一眼穆清,却见后者极为淡定的抱胸睡觉。

  心中腹诽,穆清这家伙是一根筋,除了自己那柄宝贝剑以外什么时候在乎过别的东西?

  可他不一样啊,他是要保自己的小命,还想要救她的小命好不好,可她竟然还嫌他聒噪!?

  潘生心里委屈巴巴,可转过眼来却是看见陆明溪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这下他更委屈了,鼓起勇气恶狠狠的看了陆明溪一眼,早知如此,他就……呜呜,当初不回来也是死,现在回来了也是死,这位姑娘压根就没给他留别的路。

  他就不该来招惹他们!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只是刚刚瞪完,还没等躲在角落里画圈圈,身旁的穆清便是开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潘生的小心肝当即又是一揪,缩了缩脑袋,低下头画圈圈,这一根筋的眼神也好凶。

  可是……呜呜呜,他怎么说以前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马匪老二,军师般的存在,怎的现在落得如此下场呢?

  清风吹过,本来闭目养神的陆明溪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这途中的道路,忽然开口问道,

  “这是去哪儿的路,你认识吗?”

  这边的路她不熟,可是能看出来,这是在往西南走,那边并不算是月氏的地盘,反而是有些接近......玉龙雪山一带。

  这一年多以来,她没有关心边境的事情,不知道这边的局势变化,可看着这一小队的西戎人,如此训练有素,不像是残兵流寇。

  距离收复西戎那一战,已经时隔三年,那些兵败的西戎人去哪儿了,陆明溪到是没有关心过,可如今看上去,难不成是跑到了西境?

  见陆明溪终于关心这路径,画圈圈的潘生当即丢掉了手中的杂草,抬起头来,道,

  “小人曾走过这条路,当时……”

  陆明溪没心思听他扯故事,打断了他,

  “说重点。”

  潘生微咳两声,简言意骇道,

  “这是去月氏的路。”

  陆明溪扫了一眼后面的那五六车的中原人,

  “月氏,和西戎人有什么来往吗?”

  潘生顿了顿,似是在回想,

  “没多少来往,只是在北魏那位西北王将西戎打败之后,他们就流窜到了这个地带,之前为了抢地盘,还跟月氏起过不少摩擦和争执。”

  陆明溪听着沉了沉眸子,果然是跑到这边来了。

  按傅衍所说,草原八部正在混战,其实西戎也算是其中之一,甚至在几年前,还算是一大强族,只是屡次侵犯北魏边境,被她和林少云给带兵灭了,元气大损,这才让雪狼、契丹等部族有了可乘之机。

  陆明溪的沉默,让潘生心中有些不安,不禁又是说了一句,

  “小的听说这西戎人除了很是残暴,杀人连眼睛也不眨,甚至把人当做猎物,以杀人嗜血为乐,姑娘,这次,不会算碰上了吧。”

  否则,抢了他们的货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他们给抓到这囚车里,还抓这么多人。

  这些人里看上去以瘦弱之人为多,总不能抓去当苦力吧?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