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归岭王子

第二百三十二章 归岭王子

  整整五六车的囚车,加起来有个七八十人,大多是衣衫破烂的流民,也有普通衣衫的平民,如樵夫和猎人,当然,稍多一些的还是锦衣的商旅。

  流民们眼中满是恐惧,瑟瑟发抖的挤在一域的角落里,平民们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有几个扒着囚车的中年男子,并不认命,似乎想要找机会逃跑;还有几个锦衣的旅队老板,身上带着些许狼狈,但精明的眼珠并没有停下转动;

  当那归岭王子在看到陆明溪的时候,微微顿了顿视线,停在了她的身上,美丽的中原女人。

  这囚车里不是没有女人,可像她这长得这么漂亮的却是没有,更何况还衣衫如此整洁?

  “格鲁将军,您的手下也太过于暴殄天物了吧,这囚车里,怎么还有这么美丽的姑娘?”

  归岭王子忽的出声道。

  长相这样精致的中原美人儿,就算是城中最好的瓦窑里也没有,王宫中的舞姬也比不得,怎能拿来当做猎物,随意射杀?

  格鲁听着沿着归岭王子的视线看了过去,眸色之中划过一抹轻视,随意道,

  “王子若是喜欢,拿去便是。”

  归岭王子虽然喜欢,但却是觉得格鲁的语气不对,疑惑道,

  “格鲁将军,不喜欢这等女子吗?”

  格鲁看着陆明溪一脸的鄙夷,

  “我们西戎部落以强者为尊,喜欢有野性有力量的草原女子,而非柔弱中藏着阴毒的中原女子。”

  “柔弱中藏着阴毒,此话怎讲?”

  归岭听着不解。

  格鲁满目冷意,甚至是淬了毒的厌恶,

  “中原女人看似柔弱,实则阴毒,狡诈,善变,哪有我草原儿女的爽朗和正直?”

  归岭听着格鲁如此描述,还将中原女人当做蛇蝎一般避之不及,不禁失声笑道,

  “格鲁将军,你如此痛恨中原女子,莫非是曾被中原女子伤过?这天下女子千万,万万不能以偏概全啊!”

  这归岭王子似是有点直肠子,心中怎么想的便是说了出来,却未料格鲁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沙皮狗一般跳了起来,一脸怒意,

  “归岭王子,我自有我自己的道理,无需你来评判,只是在下奉劝一句,中原女子,没一个是好东西,不管是看起来桀骜不驯的还是柔柔弱弱的,都不是好东西,他们全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鬼,野狼!”

  格鲁说完便是拂袖离开,一脸铁青之色。

  “这格鲁将军是怎么回事,本王子不过问了两句便是翻脸?”

  归岭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解,随即又是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在本王子看来,我草原上的女儿虽好,但终归比不得江南女子有味道。既然格鲁将军不喜,那本王子却之不恭了。”

  “来人,把那个漂亮的中原女子给本王带出来!”

  托这归岭王子的福,陆明溪没有去助那猪圈般的牢笼,反而是刚刚入城便是被请到了这归岭王子的王帐。

  王帐里很是豪华,脚下铺着的是纯羊毛的地毯,帐顶镶嵌着成人拳头般大的夜明珠,金盏玉杯,好不奢靡。

  陆明溪旁若无人的在这王帐之中转悠着,那归岭王子喜欢中原文化,知道姑娘们喜欢翩翩公子那一套,并没有强求,反而是跟陆明溪玩起了才子佳人的游戏。

  看上去,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在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陆明溪的运气好,可穆清和潘生就不这样幸运了。

  狭窄的牢笼里,现如今关押着上百号人,阴暗,潮湿,拥挤,还有着一股股的怪味儿,这都让人无法忍受,更何况是过了半个月老爷日子的潘生?

  就在穆清用内力护着自己闭眸养息的时候,潘生却是捂着鼻子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穆公子,怎么办,陆姑娘被那归岭王子给请去了,咱们该怎么办啊!”

  “陆姑娘在那归岭王子那儿,尚且可以保得一条性命,咱们过两天可就让人家给当成猎物打猎了。”

  “不对不对,保全性命归保全性命,那归岭王子看上的是陆姑娘的美色,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潘生在穆清耳朵旁说个不停,每句话后面都会加上一个怎么办。

  终于,在听到羊入虎口这四个字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口中吐出一个字来,

  “等。”

  终于听到穆清开口,潘生稍稍一愣,

  “等?”

  穆清颔首,方才陆明溪下车前对他打过暗号,那他等着即可,她会解决一切的。

  至于潘生所说的羊入虎口,穆清觉得,用黄鼠狼进鸡窝这几个字来形容更为贴切。

  潘生:“.........”

  王帐里,侍者端上了草原上独有的美味,烤全羊和马奶酒,还有些许乳酪点心。

  那归岭王子做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隔了一块烤羊肉放到了陆明溪面前的银盘里,脸上带着笑意,口中吐出生涩的汉语,

  “这些日子都是手下人不懂事,让姑娘受委屈了吧,要不要先尝一尝我草原上的烤全羊,很是美味的。”

  “多谢王子。”

  陆明溪对着那归岭王子礼貌一笑,并未多做修饰。

  就像是汉人看胡人一般,感觉个个都是人高马大,没什么区别。

  同理,胡人看汉人也是如此,不管是汉人女子再怎么棱角分明,性格不同,在他们眼中,都是如弱柳扶风般柔弱,像是江南的烟雨一般。

  更何况,如今的陆明溪,还顶着这么一张人畜无害的皮?

  归岭王子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而后,陆明溪很是不客气的用银筷夹起一整块肉,咬了一口。

  羊肉烤的外酥里嫩,一咬开,肉汁沁在唇齿之间,的确是美味。

  除了上一次军粮短缺,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白菜萝卜,很是大胆的用米面跟正在交战的契丹部换了烤全羊之外,再也没有吃过这么纯正的烤全羊了。

  更何况,还有这马奶酒。

  看着陆明溪优雅的吃相,归岭王子弯了弯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姑娘是哪里人?怎么会流落到这里来?”

  陆明溪听着微微叹了一口气,面不红气不喘的瞎扯,

  “小女本是蜀中人士,家里经营茶庄,今春刚刚采了第一批雨前龙井,正要送往关外,没想到刚走了一个多月,便是在关外遇见了西戎流寇,便是被捉了。”

  归岭王子听着讶然,

  “你们中原人不是说女子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姑娘怎的还外出经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