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战书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战书

  次日清晨,陆明溪刚刚晨起,便是听见外面一阵阵的吵闹声,不禁打了个哈欠。

  一个小丫鬟端着水过来帮她洗漱,陆明溪接过毛巾,用水净了面,而后由着那小丫头给她绾发。

  “外面发生了什么?怎的这么吵?”

  陆明溪拿起了一根簪子,随意的问道。

  那小丫鬟眸子里带着几分惊恐,似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犹豫道,

  “是死了一个人。”

  陆明溪讶然,

  “死人?怎么回事?”

  那小丫头微微犹豫,道,

  “是西戎的喀什将军,死在了帐篷里,可他的头颅,却是被人挂在了我们月氏的王帐前。”

  ……………

  王帐前,看着被高高挂起的喀什的头颅,归岭王子面色青黑。

  格鲁面色也不怎么好,正带着一群人在哪里讨说法。

  喀什是他的副手,也是西戎的栋梁,可就是这么一个优秀的将军,昨日里被人暗杀,切下了头颅,直到今天早晨才发现。

  而没想到,更让人无法置信的是,他的头颅,竟然就挂在月氏的王帐前,而他来的时候,归岭王子正将这喀什将军的头颅摘下来,随意的丢在地上。

  这是对草原勇士的大不敬!

  格鲁当即便是火了,要求归岭王子给喀什道歉。

  而归岭王子显然脸色也不怎么好,毕竟这好好地,自己的王帐前被挂了一颗人头便是很晦气了,更何况是刚刚摘下来,还未丢出去,便是发现是喀什的人头!

  他跟西戎是同盟,喀什是西戎的勇士,这并不是一个好解的局。

  更何况,痛失兄弟,格鲁此时已经临近癫狂,毫无理智可言,半点也不把他们的同盟放在眼里,口口声声要他赔命!

  月氏和西戎的事情闹得不小,不过半刻的时间,闵翊那边便是收到了消息。

  “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赫兰给闵翊描述了一下大致情况。

  闵翊轻声一笑,眸子里掠过三分冷意,三分趣味,

  “这个女人,当真是聪明的很。”

  之前她说三日里便给他一个答复,让他看到她所能做的。

  她身边有着身手如此高强的表哥,悄无声息的杀一个人自然不是难事,只是,杀的这个人,妙极了!

  喀什是格鲁当做生死之交的人,就这么死了,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偏偏归岭又是个急性子的,让他撞见了这么一幕……这事儿,怕是不是那么好善了的。

  杀一人,毁一盟,令其反目成仇,这一招,实在是用的高!

  赫兰看向闵翊,眉间微微一沉,

  “大汗,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怕是不好掌控。”

  若是一个不小心,这个归岭王子的下场,便是前车之鉴。

  “聪明人,都不是能够让人随意掌控的。”

  比起能够随意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棋子,不得不说,他更加喜欢具有攻击性的东西。

  闵翊眸中含笑,不置可否,

  “她都把战书给下了,本汗怎能不接?”

  “战书?”

  赫兰不明白,闵翊却是轻声一笑,

  “走,咱们也去看个热闹。”

  “啊?”

  这些赫兰更摸不着头脑了,跟了大汗这么多年,他头一次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

  月氏营帐之中,两方人马已经对峙良久,剑拔弩张。

  格鲁一心要归岭王子给自己的副将谢罪,而不知为何被人算计上这么一件事情的归岭王子亦是心中有火,说什么也不肯答应的。

  就在这时,另一方人马来了,并且站在了西戎的那一边。

  不是闵翊的人,而是……雪鹰部。

  归岭王子快要傻了,因为那分明是答应要与他结盟的部落,却是在此时,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王帐的不远处,陆明溪正与闵翊站在一起,两人面色上都风轻云淡的,让人看不清情绪。

  “陆姑娘这一招用的很高。”

  闵翊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因为这周围毕竟是归岭的地盘,而陆明溪身后还跟着一个服侍的小丫鬟,所以两人说的是中原话。

  陆明溪也是笑了笑,道,

  “彼此彼此,让雪鹰部的人来出头,大汗这一招用的也极好。”

  反正雪鹰部早就成了他手底下震慑着的棋子,只要他默认雪鹰部和西戎联手,借机发动动乱,他坐收渔利即可。

  独善其身,却是好处占尽,不愧是闵翊!

  毕竟是归岭的地盘,两人并没有多说,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便是错身而过。

  可就是这几句话的功夫,却是足以让归岭王子的人捕捉到什么。

  更何况,这背后还有人推波助澜呢?

  刚刚将雪鹰部和西戎的人打发走,归岭王子便是收到消息,他的未婚王妃,与闵翊私会。

  归岭王子眯了眯眼睛,他这个未婚王妃除了那一张脸之外实在是无趣的很,他早就对她没了兴致,之所以留着她,不过是因为有着潘先生。

  可如今……她与闵翊,真的只是私会这么简单吗?

  能够如此毫不费力的暗杀喀什,还挂在了他的营帐之上,有这个本事的人不多,而恰好,穆清便是其中之一。

  难道……

  归岭心中正怀疑着,门外便是传来通报声,一个近卫走了进来,道,

  “王子,潘先生求见。”

  归岭听着眉头一沉,压住心中的怒火,道,

  “让他进来!”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群人,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潘生心头微微吸了一口气,从王帐外走了进来。

  半个时辰之前,他还在陆明溪哪里。

  .......陆姑娘说,他们在草原呆的够久了,该走了。

  “王子。”

  潘生对归岭王子施了一个中原的书生礼。

  归岭王子一向宠信他,这些日子倒是从未在意过,只是这一次……他看到他明显的沉了沉眸子。

  潘生心中一个咯噔,姑娘这一次用的招也太险了些,这归岭王子又不是二傻子,恐怕是察觉出猫腻来了。

  毕竟,这西境之内,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掉一个将军的人,实在是不多。

  “先生来此,有何事?”

  还未等潘生开口,归岭王子便是沉声道。

  情绪尽数摆在了脸上,沾上这无妄之灾,他很心烦。

  潘生露出一个笑来,道,

  “潘某,是来恭喜王子的。”

  他这话一出,归岭王子原先还能维持着的面色骤然冷了下来,脸黑的可以滴出水来,

  “本王子最近烦心事很多,今日又是出了这等事情,先生说恭喜,是否对错了人?”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