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赢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赢面

  这事儿其实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毕竟单单是右军里清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就够他记一大功的了。

  卖这宣武候一个面子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这裕王和宣武候的关系。

  这两人......

  这裕王他不是没打过交道,他可不是什么真纨绔,可在这宣武军中……

  这两方的态度实在是太默契了,请陆明溪叙旧?与丰楚轩不合?

  孙淮又不是傻子,这些话他半个字都不信!

  只是裕王的身份太过敏感,而宣武候又是手握重军。

  “难道他们早就合谋在了一起,想要谋反?”

  小徒弟脑瓜一亮,开口说道。

  而紧接着,啪的一声,便是打在了他的脑门上。

  “瞎说什么,宣武候已经是手握重军,再往上对他有什么好处?谋反,右军是实力非凡,淮河沿岸的水陆两军也不是吃素的,这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放弃安逸富贵,去冒这险,何必呢?

  可小徒弟揉了揉脑门,一脸的委屈,

  “不是啊,老师,你看那个陆三小姐不就是安定候的侄女儿吗?她日日跟在裕王身旁,两人过的跟夫妻一般,谁知道安定候是不是早就投了裕王。”

  这样的话,这南楚的六十万大军,可就真的全都握在这裕王手里了。

  孙淮听着当即一个激灵,是啊,在别人看来,就算是陆明溪孤女一个,可他倒是知道,陆霄是多么的疼自己的这个侄女儿。

  若是陆明溪执意跟着裕王,陆霄此人虽然刚正,可难免不会徇私。

  现下朝中情况未明,瑞王和梁王争得你死我活,一片乌烟瘴气,双方实力消耗的严重,也隐隐的引起了皇帝的厌弃。

  反倒是这个裕王,虽然被发派到了这裕阳来,看似远离,实则接触到了边境军权。

  朝中的文官虽重,可谁不知道,军权才是根本。

  若是这裕王已经不知不觉的把南楚这六十万军权给拿捏到了手里,岂不是已经拿下了半壁江山?

  难道,宣武候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想要谋一个从龙之功!?

  谋逆自然是大罪,可说到底,这位裕王殿下才是正宫嫡出。

  情况未明,这几个皇子都是有机会的,自然包括这个裕王。

  谁知道几年过后,不是换一个天地?

  !!!

  想到此处,孙淮不禁一个激灵。

  若是真的如此,那他这一趟,来的倒是值了。

  “老师,那我们接下来是要戳破这裕王殿下与宣武候勾结的阴谋吗?”

  小徒弟又来劲了,一想到这等大功,当即双眼里装满了星光。

  戳穿皇子谋逆,可是护驾的大功!

  瞧瞧,又是瞎精神了!

  孙淮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小徒弟的脑袋上,

  “瞎说什么,那可是裕王殿下,皇帝的儿子!”

  他现在真的是无比的想念程云锦那个不孝徒,至少聪明奸诈起来与他如出一辙,深得他心。

  再看看这个,差距!

  小徒弟揉了揉脑袋,一脸的委屈,

  “老师,就算是裕王是皇子,也应该谨言慎行才对,毕竟您才是身负皇命,他应该心虚,怕您查到他才对!”

  “正是因为他是皇子,才有这这个嚣张的资本!”

  孙淮翻了个白眼,都快懒得与笨徒弟解释了。

  若是气势一弱,不正是说明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心虚了吗?反倒是趾高气扬的,嚣张一些,才正常一些。

  一个皇子,一个亲王,身份摆在这里,凭什么对一个臣子礼让?这才是丢了身份。

  显然这裕王,看的很是清明。

  “等雪停了,路好走些,派人去凉山那边打探一下,看看这裕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孙淮忽的开口道。

  小徒弟听着颔首,可眸子里却是带着几分疑惑,

  “您不是说,这裕王不心虚吗,怎么还要查他?”

  孙淮翻了个白眼,直直想要把小徒弟的脑瓜给敲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不心虚并不代表没猫腻。”

  小徒弟道,

  “是啊,可是就算是有猫腻,我们也不一定能够查出来,抓不到证据,也是费力不讨好,老师你不是说了,咱一切以功名为主,不做那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嘛。”

  啪的一声,又是脑袋上挨了一下,

  “看看裕王的实力而已,我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记得,做事就不能灵活一点吗?”

  孙淮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个笨徒弟给气死,这样的书呆子,是怎么考上功名的?

  偏生自己还欠了他家里人的人情,要带着他教他。

  他这辈子就没有带过这么笨的学生,迟早要被这笨徒弟给气得折寿。

  笨徒弟不明白,为什么自家老师不打算为难这裕王,还要去查他。

  可老师说了,多做多听多学多想,那他就多学学,老师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小徒弟领了命下去了,西境这边,一下雪,路就封了,去凉山一时间是去不了了,但中午到了,他还是要给老师备饭的。

  孙淮坐在炕上思索着,眉间带着几分笑意,打探裕王,他自然是要打探。

  现下朝中一片乌烟瘴气,梁王和瑞王两个人争得你死我活,他就是因为没站队,这次才被推到这么一个差事上,遭了殃。

  梁王冲动易怒,瑞王又是个隐私狠辣的,两人重用外家,尽数依赖外戚,身上的裙带关系重的狠,且别说这两个皇子自己的能耐,就算是跟着这两个人成了,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好处,得到重用。

  反倒是这个裕王,看起来要比两人强的多。

  裙带关系,且不算陆霄那边是真是假,就算是有,陆霄一个武将,跟他这个文臣却是不沾边。

  而更重要的是,他与这人共事过几天,知道这人的品性和手段,比梁王瑞王之流强的多。

  别的且不论,就单论独身入荆州,平定叛乱,治汾河水患一事,便是被带着亲兵却被俘虏囚禁的梁王所不能比的。

  而至于与梁王斗得你死我活,难分胜负的瑞王,自然也是不能比的。

  一个连臭棋篓子都下不过的人,能有多能耐?

  所以,看来看去,倒是这位看似流放的裕王殿下,暗自里的赢面大一些。

  一朝天子一朝臣,孙淮可不是一身刚正的死读书的书生。

  他可是深谙这个道理的,从龙之功,莫大荣耀,那个文臣不想要?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