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战报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战报

  路中间的小孩子在拥挤中被绊倒,可战马却是已经临近,此时再拉缰绳,似乎已经来不及。

  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已经半个身子扬到了天空之中,径直越了过去。

  常年征战的士兵,对于战马的控制是很熟练的,小孩子并没有被伤到,可因为惯性,亦或是战马疾驰数个时辰,又是天寒地冻,体力下降,马上的将士却是急急的向下跌去。

  本是疾驰,若是就这样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废。

  一抹青色的身影如鹰隼一般从拥闹的人群之中跃了出去,将士兵扶了一把,两人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这边的状况不小,不少人都以为那个小孩子必死无疑,生生惊叫,还有老人的嘶吼,早就将刚刚出庙门的丰楚轩给引了过来。

  丰楚轩在前面走着,罗纤纤在后面跟着。

  青羽接着那将士落地,战马的缰绳被他攥在了手里。

  丰楚轩却是一眼认出了那个满身鲜血的将士,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

  “林副将,这是怎么回事?”

  林副将对于能在这里碰见丰楚轩显然也很惊讶,当即半跪在地,

  “少将军,月氏扣关,偷袭铁门关,黎将军战死,铁门关危在旦夕,还请侯爷派兵支援。”

  丰楚轩满目的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

  铁门关危在旦夕?这怎么可能?!

  不止丰楚轩,赵劭和陆明溪眸子里亦是满满的惊色。

  铁门关易守难攻,前面还有个落星坡挡着,怎么可能有此危报?

  “回府!”

  发生了这等事情,众人自然也没有继续逛下去的兴致,丰楚轩当即下令,打道回府。

  罗纤纤在后面做马车走,而丰楚轩则是直接上马,与林副将疾驰而去。

  铁门关之事,晚不得。

  陆明溪陪着罗纤纤,而赵劭则是跟着丰楚轩一同回去了,青羽紧跟其后。

  一行人纵马疾驰,回到上谷戍军之地,不过半个时辰。

  丰楚轩也顾不得其他,当即带着林副将去了主厅。

  主厅里,宣武候正在摆宴,准备年关犒劳三军,孙淮也在。

  丰楚轩带着一身血迹的林副将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宣武候当即瞳子一缩,站起身来,问道,

  “怎么回事?”

  作为将领,看着这血迹他便是能够明白。

  “月氏来犯,落星坡失守,铁门关危在旦夕,黎将军战死,还请将军,派兵支援!”

  将领半跪在地,呈上军报。

  宣武候心中一沉,落星坡是个小关,时常有拉锯战在哪里展开,争来夺取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在怎么,铁门关都没有被拿下过。

  草原八部忽然聚集在了西洲,这件事他一直都有留意,几个月前几个部族刚刚内乱过,闵翊又是在大漠受了重伤,半死不活的回到流云城,刚刚整合起来的各部又是一次反乱,流血良多,自顾不暇,哪里抽得出人手前来入侵中原?

  特别是这月氏的人,损失最为严重,当权者早就被闵翊给砍了,剩下的更是不足为惧,哪里来的兵力扣关,还能攻下铁门关?

  宣武候的右眼皮不停的跳着,拿过军报一扫,眉间更沉了,闵翊命大,没死成,醒过来之后看见草原的乱状,当即提刀血洗,重新整合各部,而扣关的这些,尽数是从流云城逃出来的散兵流寇,其中以月氏的大王子冉嗤为首,黎将军在外巡防,中了埋伏,所以才……

  出了这事儿,谁还有心思过年?

  宣武候当即看向孙淮,

  “外寇扣关,本将就不多陪,还请孙大人自便。”

  打起仗来,孙淮自然也不在意这些东西,当即点了点头,

  “战事要紧,侯爷不必顾及我。”

  宣武候颔首,当即去了校场点兵。

  丰楚轩也是跟了过去,宣武候看向丰楚轩,道,

  “楚轩,你在此守关,守住上谷,陈副将,随我点兵。”

  派兵支援,刻不容缓,容不得他们懈怠。

  “爹,铁门关,你要亲自去?”

  宣武候点了点头,眸子微沉,似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严重,

  “铁门关不是小事,一旦铁门关失守,下一步便是上谷,西边是右军那群废物,根本不怎么顶用,在这里我们还需要防范着南疆那边的诸部,草原上又是情况未明,北境的不少部族都被赶了过来,闵翊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需要小心应付。

  西境这边牵一发而动全身,南疆诸部最近也不怎么老实,你要记得防范。”

  丰楚轩听着记下,颔首道,

  “父亲放心,孩儿记得了。”

  宣武候又是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是带兵离开。

  年关征战,一瞬直接便是紧绷起来,雪中似是也带了阴霾,一瞬间没了过年的气氛。

  出去打探消息的斥候一波又一波,可雪却是越下越大。

  陆明溪回来的时候,宣武候已经带兵走了。

  征战是常事,宣武候府里的人并没有多少紧绷的气氛,反倒是丰楚轩等人加紧练兵,多了几分跃跃欲试。

  当今皇帝顾虑太多,而战争一旦打响,便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陆明溪也曾为统帅,而作为一个统帅心中所思所想,和最渴望的是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有一点她没想明白。

  “月氏扣关……草原上那一战,归岭已经死了,月氏的其他王子都不成气候,应该都是能够任闵翊拿捏的,他们粮草不足,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不占,闵翊怎么会如此冒险?”

  陆明溪喃喃道。

  以她对闵翊的了解,不该说这时候才对。

  赵劭看过军报,自然是知道一些,便是解释道,

  “不是闵翊,是他被逼过来的残兵。说是闵翊在沙漠受了重伤,回去昏迷了半个月,八部听到消息,一个个趁机反了,想要将契丹给吞掉,可谁也没想到,九王子闵善扛了起来,而闵翊醒后大怒,紧接着便是草原上血流成河……”

  闵翊的野心远比众人想象中的大,经此一事,试探出了自己手下的那些墙头草,血洗草原,将所有的人尽数收到麾下,成就绝对的契丹部。

  而扣关的那些,说是月氏,实则是逃出来的诸部联合,他们被闵翊逼到了这里,又逢天灾,冻死了无数的牛羊,一群残兵,饥寒交迫,自然铤而走险。

  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落星坡也就算了,这些残兵,能让铁门关危在旦夕?

  哪怕是生存之战,被逼到死敌绝处逢生,可铁门关的地势在哪儿摆着,还有守关的大将,也不是善茬,五万残兵,该能够应付的过去才对.......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