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零七章 你做的

第三百零七章 你做的

  连续下了近半个月的雨,盛京的天空总算是放了晴,一纸奏章传来,宣武候带兵拿下了平沅一带,圣上龙心大悦,论功行赏。

  裕王深入敌后,以身做饵,拿下月氏叛军一事也是在京中传的沸沸扬扬。

  “听说了吗,这裕王殿下在前线立了功。”

  “裕王殿下?就是之前的废太子?”

  “是啊,就是那位殿下,之前被瑞王和梁王陷害的那一位,这次终于争了气,在前线立了大功,皇上可是开心的很呢。”

  “是吗,不都是说皇帝害怕臣子掌握兵权的吗?怎么这裕王擅自插手军务,皇帝反倒是开心?”

  有人提出疑问。

  皇家这些事儿,可是亘古不变的。

  另一人很是耐心的解答,

  “咱们陛下和历史上那些昏君能是一样的吗?当父亲的,哪一个不盼着自己儿子出息?当年先皇后病重,最不放心的便是裕王殿下,陛下也最疼裕王殿下,当然是盼着他能有个正形,像个好男儿一般顶天立地。”

  “是啊,再者说了,裕王这次也不算是插手军务,胡人来得急,连宣武候都在雪难之中被困,西境军人手紧缺,裕王殿下这才挺身而出,带的还是自己的亲卫,哪里有夺取军权这些事情?”

  “哇,这等时刻挺身而出,裕王殿下果然是真男儿。”

  一个女子听罢忽然开口道。

  “可不是吗,什么叫没正形,自从两年前裕王殿下便是开始好好的了,没听过之前荆州水患,梁王被困,还是裕王把他救出来的呢。”

  “是啊,若非秋猎之时有人暗害,陛下怎么可能把裕王殿下送出去避难?”

  又是一个女子接道。

  有人暗害,这四个字可是有着几分意味了,若是个文人,指不定弄出什么文字狱来,可她是个沽酒的女子,菜市场的人可不会与她计较这些。

  “你就小声点吧,这可不能乱说的。”

  一个在旁边扫地的书生小声劝道。

  女子却是不领情,

  “怎么了,我说句话你也管,你家住海边啊!”

  女子吼的那书生一阵缩脖子。

  另一女子接话,

  “是了,不过这一次殿下立了这么大的功,陛下既然龙心大悦,总该要把他召回来了吧。”

  “这肯定的,陛下那么疼殿下,怎么舍得他继续在外受苦呢?”

  “是啊,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多危险啊。”

  一个小家碧玉捂着自己的心口,一脸的惊恐。

  “这不正是彰显了裕王殿下的英武吗,带兵打仗的男人,可比那些只知道寻欢作乐的软脚虾好多了。”

  另一少女眼中冒着崇拜的光芒开口道。

  一想起当初裕王殿下那张倾城绝世的脸,盛京城内瞬间刮起了一阵名为相思的风,传得沸沸扬扬的,连酒楼里的说书先生也忍不住编上两段裕王殿下战场之上的英武事迹。

  为什么呀,因为来听书的姑娘明显多了,还能多卖出几分瓜果和糕点出去,他的分红啊,蹭蹭的往上窜。

  这位离开盛京三年有余的裕王殿下,一瞬间,成为了各大酒楼说书先生的新宠。

  而简陋的小摊旁,木桌上是两笼盛记灌汤包,两碗豆浆,师兄弟两人坐在木凳上吃着早饭。

  任谁也想不到,一位是位高权重的京兆尹,一位是工部的新宠,这两人竟是凑在了街边摊吃包子。

  清晨的风还是很凉爽的,只是可惜的是,纵使是清晨,依然是有着几声关于裕王殿下的讨论声。

  祁连玉听着耳边大龄中年美女犯花痴的声音,慢吞吞的吃掉盘中的最后一个灌汤包,

  “你做的?”

  顾昀喝了一口豆浆,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慢吞吞道

  “祁大人,这可不能乱说。”

  祁连玉看着他这副模样便是知道怎么回事,倒也没继续问下去,当即甩了他一个白眼,做都做了,这时候倒是跟他装起怂来了。

  也是,皇帝怎么会想到,在工部画河工图的小吏,竟是背后给他添堵的人?

  顾昀摸了摸鼻子,他只是按照陆姑娘所说的做的,可没想到最后会传成这样,只能说三姑六婆太过强大,正值春心萌动的少女更是主力,书生的八卦之心不比老太太差。

  舆论这个东西,控制不好还真的是要命。

  傅衍坐在茶楼上,听着这一阵阵议论声心中舒畅,连去齐王府教文化的明先生也是不由得嘴角上扬

  看来有些事情,用不着他多操心了,只需要让事情变得更加顺理成章一些便好。

  御书房里,听着外面传来的一阵阵言论,皇帝气的胸腔起伏不断,眼前一阵发黑。

  没想到,那小子已经成长到这等地步,夜司的刺杀失败,而昨日奏章传回来,也是不少大臣上书,复议论功行赏,给他请功。

  江如海看着皇帝气的不轻,不由得上前给他顺气。

  只是还未说话呢,便是听见外面传来了通报声,荣贵妃带着五皇子来了。

  听到是荣贵妃和五皇子,皇帝的面色微微缓和。

  如今朝中尽是不舒心的事情,唯一让他心中有些安慰的,也就是他这个小儿子了。

  “传。”

  皇帝按着额角开口,江如海退了下去。

  荣贵妃推门进来,小皇子便是一阵蹦跳的窜进门来,大喊着父皇,

  “父皇,抱抱。”

  小皇子跑得太快,一下子冲进了皇帝的怀里。

  皇帝将他一把抱住,反倒是险些被这冲劲给冲倒,踉跄了几步。

  “让父皇看看,暄儿是不是又长高了。”

  五皇子笑着露出几个刚长出来的虎牙,带着浓浓的小奶音道,

  “父皇,暄儿不但长高了,还背会了一篇新的文章呢。”

  “哟,还会背文章了?”

  皇帝听着笑了笑,

  “背的那篇文章?”

  五皇子道,

  “是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儿臣喜欢他的文章,长大了也想要像他一样,以文会友,做一个大书法家!”

  皇帝听着一笑,

  “朕的暄儿有志向,那你先把兰亭集序给朕背一遍。”

  五皇子张口就来,奶音朗朗,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