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讨赏

第三百二十四章 讨赏

  更何况,最近这两年来,东宁郡王在朝中的动作也有些奇怪,而最奇怪的,恐怕就是当朝的皇帝,一个连挂在自己名下的‘亲生儿子’都容不下的人,会容得下一个侄子,还能重用,任他进了政事堂?

  而显然,这位东宁郡王也不是吃素的,明明是这么一个身份,还能在朝中深处高位,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来……

  再者,她可还记得,之前在太后寿宴上,看见他与淑妃的那一举。

  “真是不识好歹,皇祖母对她那么好,她竟然……”

  赵劭说着,眸子里迸出一抹冷意来,若是皇祖母的事情有她的手笔,那么昭宁之死,岂不是……

  “人心不足蛇吞象。”

  陆明溪缓缓地反手握住了他,

  “派人盯着这位昭宁县主和东宁郡王,且看看,他们的葫芦里究竟都还有什么药。”

  赵劭听着点了点头,陆明溪又道,

  “还有......裴贵妃,现在能见吗?”

  她是昭宁公主的母亲,最是疼爱昭宁公主,而且,她还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执掌六宫这么多年,总不会是那么轻易的被打到的,若是昭宁公主之死有猫腻,那么她一定是查过什么的,也是知道些什么的。

  赵劭点了点头,低声道,

  “能见,但不是现在。”

  裴贵妃如今在华阳殿吃斋念佛,不掌六宫权柄,但并没有过错虽然失宠,但皇帝也给了她一份清净。

  出入华阳殿容易,可....甩掉身后的眼线,却是要费点事。

  自从回到这盛京,就有不少眼线一直盯着他,更何况现在是在宫里。

  现在两人身后都跟着不下三个人,若是去了裴贵妃的住处,不合礼数恐怕不说,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陆明溪顿了顿,

  “过会儿夜宴,你帮我争取一下时间。”

  她暗中出去,走一趟,应该不是问题。

  华阳殿,她之前去过,记得在那里。

  蛊门的事情,不是小事,这次都敢把手给伸到宫里来,还是太后身上,谁知道下一次,又会出现什么纰漏?

  还是尽早解决的好。

  赵劭听着点了点头。

  安阳殿,两人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

  这是皇室宗族的夜宴,皇帝这一脉没多少兄弟,论外家,也不过一个东宁郡王,而剩下的,则是梁王、瑞王和齐王三人,再者,便是皇帝受宠的嫔妃们了。

  看着两人迈着步子走了进来,皇帝微微抬了抬眸子,瑞王笑了笑,率先开口道,

  “三弟来的太晚了,且先罚酒三杯。”

  赵劭听着一笑,走到了自己的席间,倒了一杯酒,

  “那我先敬父皇,祝父皇万事如意,天下太平。”

  皇帝听着一笑,难得的没有生气,

  “这才第一杯。”

  赵劭紧接着又是倒了一杯,

  “这杯敬大哥,祝大哥大嫂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梁王听着也是笑眯眯的喝了酒,道,

  “三弟的嘴,越发甜了。”

  接着,赵劭又是倒了一杯,举着对向来瑞王,笑道,

  “第三杯,二哥,新春大吉!”

  说着,又是一饮而尽。

  瑞王笑着喝了一杯,道,

  “这是三弟你的,怎的,新媳妇不罚一杯吗?”

  他说着,看向了陆明溪。

  赵劭笑了笑,将陆明溪护在身后道,

  “二哥也知道这是新媳妇,不知道第一年过年要给礼物的吗?皇祖母已经送了礼,这父皇和几位兄长,就不表示一下?”

  瑞王听着大笑,看向皇帝道,

  “父皇,你看三弟,这还没娶进门呢,就想着给人要礼物了。”

  皇帝听着一哼,

  “他不向来是这样?”

  赵劭看着皇帝眨了眨眼睛,

  “儿臣如何了?父皇,大哥娶亲的时候,我可是记得您赐的一整套金翎,如今到了儿臣,您可不能厚此薄彼。”

  “瞧瞧,这可是不吃亏。”

  梁王听着也不禁一笑,骂道。

  许是过年的缘故,皇帝心情不错,并不想要与赵劭计较这些,便是摆了摆手道,

  “大过年的,朕不跟你计较,就南疆进公的那座红珊瑚,你拿走吧,也算是给你的新府邸添些喜气。”

  那座红珊瑚也算是好东西,赵劭笑眯眯的接下,又是转向了梁王和瑞王,

  “父皇都给了礼物,两位皇兄,不表示一下吗?”

  梁王听着心头当即怒骂,南疆进贡的那座红珊瑚可是好东西,那么大的一座,荣贵妃要父皇都没给,就这么赐给了他,他到还不知足,算盘打到他身上来了。

  可大过年的,他又不能破了气氛,道,

  “我这可没什么好东西,若是三弟想要,便去库房里挑吧,若是有看得上眼的便是拿走,算是为兄提前给你的新婚贺礼。”

  赵劭听着心中大翻白眼,让他自己去挑,还提前的新婚贺礼,这梁王,还是一如既往的抠门。

  瑞王也是笑了笑,道,

  “既然大哥都开了口,我若不给倒是显得我小气了,记得曾经在御花园听过陆三小姐弹琴,我哪儿新得了一把绿绮,改日送到府上。”

  也不知道瑞王究竟按的什么心思,忽然提起来这茬。

  想起陆明溪的琴声,德妃到现在还觉得牙疼,当年她在御花园里弹得那一曲,简直就是噩梦。

  可碍于如今宫宴,这等场合,她又是不方便说。

  倒是齐王妃颇有兴致,看向陆明溪道,

  “陆三小姐也会弹琴吗?”

  陆明溪听着颔首,

  “略懂。”

  齐王妃听着笑了笑,弯了弯眸子道,

  “那太好了,齐王妃与裕王府离得不远,等陆三小姐嫁过来以后可以找我弹琴。”

  齐王妃看着小巧,实则真的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于琴艺更是有不少研究。

  出嫁前,她还是音韵琴社的社长。

  往常与瑞王妃和梁王妃都说不到一块儿去,听到陆明溪会弹琴,便是来了兴致。

  齐王听罢狠狠地瞪了齐王妃一眼,不是告诉过她吗,惹谁都别招惹这位,她这是怎么想的?!

  记性这么差的吗?

  齐王妃却是不解,在她看来,以琴会友,若是能够配得上绿绮,应该也是个知趣高雅之人。

  齐王巴不得陆明溪拒绝,却是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好啊。”

  陆明溪冲着齐王妃一笑,很是大方。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