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相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相

  “当日太后诞辰,昭宁公主进公贺寿,已然临近产期,可却是跌下了假山,而太后也是因此受惊,一病不起。”

  “夜司暗卫,就算是守卫也是在宫外和御书房,未得禁令,不得迈入后宫。昭宁公主摔下假山,陛下下令彻查,可查到一半,却是发现牵扯近了梁王和瑞王。”

  梁王和瑞王去过假山,也见过昭宁公主。

  可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却是牵扯良多。

  两年前,梁王为讨陛下欢心,揽下了河工一案,可工事行了一半,却是发生了洪暴。

  挖了一半的运河河堤崩塌,淹没民宅,梁王怕皇帝动怒,便是将这件事给压了下来。

  可巧的是,淮南是安国公的老家,安二公子回乡祭祖,而顺带着,这件事情也因此传到了昭宁公主哪里。

  昭宁公主发现府衙受贿,偷工减料,欲问罪梁王,想要参他一本,却是发现了这件事情里也有瑞王的手笔。

  瑞王梁王这几年争斗不休,互相陷害也是层出不穷,可这次的河堤崩塌却并非小事。

  河堤崩塌,洪水爆发,淹没的村庄和耕田无数,百姓流离失所。

  而最根本的源头竟是瑞王刻意引导的梁王收受贿赂,偷工减料,以至于此次的人祸。

  昭宁公主掌握了证据,想要参瑞王和梁王一本,却是在争执间,掉落了假山,引发难产。

  而梁王瑞王自然大惊,在旁的事情上不一定多么的精通,可在祸水东引上,却是出奇的默契。

  两人造出了伪证,而证据,则是直指齐王。

  女儿已经死了,而这件事,又是直指自己的三个儿子。

  五皇子还太小,没有成长起来,而西境那个又是不得皇帝的心,梁王虽是平庸了点,但若是做守成之君,或许也可,瑞王陷害兄弟半分也不手软,却是证明了他足够狠辣,做到这个位子上,必不可少的便是狠辣。

  所以,皇帝只能再给二人一次机会,转而让齐王背了锅。

  毕竟,这件事情若是被朝臣知道,定会生出对二人的不满来。

  而他,能够继承这个位子的,能够在朝中稳住政事的,也只有这两个靠谱一些。

  与女儿比起来,终究是儿子最为重要。

  只是这两年来,梁王和瑞王的争斗越发猛烈,一次比一次过分,所以,皇帝渐渐对二人失望,转而培养起来齐王。

  只是.....培养齐王的道路,也不是那么的顺畅。

  皇帝的心思不可测,但能隐隐的看出,皇帝已然对梁王彻底失望,倒是对瑞王,还存着几分心思。

  若是太过狠辣,可以磨性子,好好教养,可若是人太平庸,还依赖外戚,便是不足为人君了。

  只是,稍微属意归稍微属意,皇帝也不是非他不可,毕竟,他如今也在培养着齐王。

  齐王虽然笨了点,但若是人品上,却是比另外两人强得多。

  学的慢可以慢慢教,可若是从根上便是烂了,便是没有法子了。

  这两位之间,皇帝更属意谁余老四不知道,但明明白白的是,一定不是裕王。

  因为之前西境的暗杀,不少夜司中人是知道的,余老四自然是其中之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他知道,皇帝忌惮裕王,想要裕王死,所以,自然不会把这个位子给他。

  所以,面对着陆明溪这个未来的裕王妃,余老四的心情是很微妙的。

  “对梁王失望......”

  陆明溪咀嚼着这几个字眼,看向了余老四,

  “所以东宁郡王入了政事堂,也是因为这些?”

  皇帝不是瞎子,京中又是耳目众多,东宁郡王与梁王交好这件事情连她都查出端倪了,更何况皇帝?

  既然对梁王失望了,就是借机等着拔除了,而东宁郡王更是眼中钉肉中刺,他连挂在自己名下二十多年都赵劭都容不下,又怎么可能让当初的皇长孙如鲠在喉?

  所以他放任梁王与东宁郡王相交,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等着将野心养大,在一网打尽。

  又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那可不是他无容人之量,而是他东宁郡王贪得无厌,不知好歹了。

  “陆姑娘.....当真聪明。”

  余老四微微扯了扯嘴角。

  “果真是高手过招。”

  陆明溪摸了摸下巴,

  “这个东宁郡王看着不像是安分的,说不定肚子里憋着什么坏水呢,你们可得盯紧了。”

  余老四听着眼角微微一抽,他觉得,比起东宁郡王,面前的陆姑娘更不像是什么安全的人物。

  而且,皇帝似乎忌惮裕王比忌惮东宁郡王多多了。

  “照这么说,太后病倒,也是连带着昭宁公主一事受了惊?”

  陆明溪问道。

  开了头,余老四便也不避讳了,点了点头,沉声道,

  “昭宁公主一事,闹的太大了些,陛下忙着瑞王和梁王的事,河工一案未平,便没来得及彻查”

  但若是真如陆明溪所说,那梁王和瑞王一事,都有可能远不如表面所呈现的这般。

  陆明溪抬头看了看天色,月亮挂着,难得的晴天。

  “好了,我该问的问完了,剩下的,便是你的事情了。”

  她说着,便是彻底的放开了余老四,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来安定侯府找我。”

  陆明溪很是潇洒的摆了摆手。

  余老四听着点头,可下一刻又是一怔,什么叫做有需要去安定侯府找她?

  不是她像他严刑逼供吗?!

  怎么说的倒像是他叛变投敌了一样?!

  可还未反应过来,陆明溪已经走远。

  而后,余老四坐在海棠林里许久许久,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或许,他刚才说的有点多.........

  当陆明溪回到席间的时候,齐王已经被灌得大醉,赵劭的脸色也有些微红,旁边的瑞王,梁王,甚至皇帝的神态也有些迷离。

  陆明溪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皇帝几人正喝的尽兴,东宁郡王亦是举着酒杯,歌颂太平。

  齐王正闹着,齐王妃忙的手忙脚乱,瑞王在给皇帝祝词,皇帝正开心的笑着。

  她很是安静的入席,没有让任何人注意到。

  只是刚刚坐下,赵劭便是觉得一阵寒气袭来,当即握住了她的手。

  触手冰凉,甚至有些冻人,他微微蹙了蹙眉头,将她的手包起来将位子向着自己这边带过来,

  “手怎么这么凉?你一直在外面?”

  他凑到她的耳边,似是喝醉酒一般说着悄悄话。

  陆明溪点了点头,顺势扶住他摇晃的身子,低声道,

  “出了点状况。,没去见裴贵妃,碰上余老四了。”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