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国师谋朝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贪得无厌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贪得无厌

  “好,我配合,不过有个条件。”

  嘉成县主顿了顿,

  “我要荣贵妃的命。”

  温琼听着似是思索,

  “荣贵妃啊,你与她有什么仇怨吗?”

  嘉成县主笑了笑,理所当然道,

  “没什么仇怨,只是她挡了我的路。”

  温琼听着微微挑明,点头道,

  “好,没问题。”

  “你就不考虑一下?”

  嘉成县主有些狐疑,杀一个宫里的贵妃,可不是易事,这背后的牵扯,广着呢。

  温琼却是轻轻一笑,毫不在意,

  “对于我而言,随手的事情而已。”

  话这么说着,嘉成县主心中虽是怀疑,可不由得对她又是忌惮了几分。

  温琼看着她眸中敛着的神色不由得一笑,

  “县主,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嘉成县主问道。

  温琼摆弄着棋局,随意道,

  “太后该死了。”

  嘉成县主微微一顿,

  “为什么?”

  温琼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道,

  “因为有人不许陆明溪嫁给裕王。”

  有人钻了牛角尖,不许陆明溪嫁人,所以,她就要阻止这件事情。

  拆人姻缘,她可没做过这等事情,想来想去,还是让太后帮上一忙的好。

  毕竟太后死了,裕王就得守孝期了,至少得两年呢,而或许用不着两个月,陆明溪就不会呆在这里了。

  “有人不许陆明溪嫁人?”

  嘉成县主疑惑道。

  温琼轻声一笑,眸中划过一抹流光,眉梢微挑道,

  “我想,县主是听错了重点。”

  “可就因为这样,就要太后去死?”

  嘉成县主微微皱了皱眉头,为了这颗棋,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就因为这样就要弃掉,她可不舍得。

  温琼笑了笑,

  “因着这一颗绝命蛊,县主已经讨到了太多便宜,贪得无厌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一年以来,靠着这颗蛊虫掉着那太后娘娘的一条残命,她近身伺候,看上去是孝心之举,可实际上捞到多少好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嘉成县主听着,微微顿了顿,

  “可太后身上有绝命蛊,若是死了,必然会现出异像来,若是如此,岂不是打草惊蛇?”

  夜司的奇人异士不少,一国太后也不是什么小事,若是死成那个模样,纵使皇帝不会声张,但也总会派人去查。

  这些年她帮她们隐在这里暗自活动,可不是因为她的能耐真能只手遮天,而是皇帝并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也没差人查过。

  一旦夜司出马,彻查此事,就算做的再怎么谨慎,也总会惹来麻烦。

  而且是不小的麻烦。

  她的棋局还未布置好,若是皇帝此时盯上这件事,可就不好了。

  “放心,这件事情我早就想好了。”

  温琼笑着拿出一个瓷瓶来,放到了嘉成县主的对面,

  “我们养蛊人养蛊,总会留下一只母蛊,你将这只母蛊放到太后的身上,它自然会将太后体内的子蛊引出来,届时绝命蛊一解,便是大罗神仙也吊不住太后那一口气,身体会从内脏开始腐烂,外貌上并不会改变太多,想要将宫中的人糊弄过去,也就不是难事了。”

  只要不让皇帝察觉到异像,便不会让夜司的人来查,只要别惊动夜司那些人.......

  哦不,是除了夜司之外还有一个人。

  温琼想着,嘴角微微弯上一抹笑意,她怎么险些忘了她呢......

  嘉成县主拿起那只瓷瓶,抬眸看向温琼,

  “我可是听乌拉说,养一只母蛊可是比养上千只子蛊都要耗费心血,没想到,姑娘竟是这么大的手笔。”

  “没办法。”

  温琼摇了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

  “毕竟他的要求,我是一定要做到的。”

  他的要求,嘉成县主微微挑了挑眉梢,似是想要在试探几分。

  他.....是谁?

  不想要陆明溪嫁人,是因为安定侯府的牵扯,还是别的什么.....

  因为温琼的语气太过暧昧,不由得让嘉成县主多想了几分。

  嘉成县主有些想不明白,总感觉这样的人.......总不会有什么恶俗的三角恋关系。

  温琼暗自将嘉成县主细微的表情变化给收到眼底,微微弯了弯嘴角,但并不说透,藏一半露一半才有意思嘛。

  “好啦,我今日的目的也达到了,这件事情,还请县主尽快去办,我会暂时住在盛京,有需要的时候,会与你联系。”

  她说着,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快的几乎让人以为那只是错觉。

  嘉成县主喉咙里的话还未说出来,可人便是已经不见了,她拿着手中的瓷瓶,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个女子,给人的感觉太过于危险,而她,并不喜欢这种危险的事物。

  而她背后的人,与陆明溪又是有着什么牵扯呢?

  马车在路上缓缓的前行着,马车内的一番交谈甚至连马夫都没有察觉到,雪落了一地,将所有的痕迹尽数淹灭,唯有屋顶上那一闪而逝的白影,在月光下,一不小心留在了更夫的眼中。

  盛京已经是偏南方了,鲜少有时候下这么大的雪,而像是今年这样,整个年关都在下雪的,更是不多见。

  屋里的地龙烧着,陆明溪依旧要守着炭盆看卷宗,嗯,是了,炭盆里还扔着两个红薯,而旁边的檀木桌旁,还有着一麻袋。

  炭火噼里啪啦的燃着,火盆里的红薯被烧得流出焦糖,香气弥漫在空气之中,琉画微微咽了口口水,伸着爪子向着炭火上的红薯伸去。

  啪的一声,戒尺打在了她的手上,陆明溪微微抬了抬眸子。

  琉画抬眸看向陆明溪,一副哀怨的神色,尾音拖得很长,

  “小姐……”

  陆明溪斜睨了她一眼,

  “用手拿,不嫌烫?”

  她这句话话音一落,便见琉画的一脸哀怨顿时换成了欢喜,拿起桌旁铲碳的小手夹便是勾出一个红薯来,欢快道,

  “谢谢小姐。”

  她还以为小姐不许她吃呢。

  红薯一掰两半,香气四溢,琉画吃的很是欢喜,陆明溪斜睨了她一眼,心中腹诽,一上午烤了十一个红薯,她吃了一个,炭盆里还有一个,而毫无疑问……有九个都进了这小丫头的肚子里。

  这红薯个头大得很,一个得一斤半,这小丫头,不嫌撑?

  :。:

看过《国师谋朝》的书友还喜欢